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重生之繁花似水 > 第295-299章 坦白:二女对峙,来自小妤的疑问(五合一万字大章)

第295-299章 坦白:二女对峙,来自小妤的疑问(五合一万字大章)

    第二九五章我接我闺女,还得经过你同意?

    商场里的餐厅,基本大同小异。

    唯一的好处就是环境好,所以有好多情侣挽着胳膊走进餐厅,唐文娟看看他们,又偷偷的瞄了旁边的盛唐一眼,多少还是有些尴尬的。

    唐文娟点了四菜一汤, 菜上齐了,她端起茶杯说道:“小盛,今天的事…应该是从买房开始,我都得谢谢你,今天我以茶代酒,敬你一杯。”

    “唐姨客气了。”

    盛唐笑着点头, 还不忘摆手说道:“唐姨不用干了, 小心烫着。”

    “……”

    唐文娟抿了一口,有点不好意思道:“等以后有机会,我再真正敬你一杯。”

    放下茶杯,她又好奇道:“你买了我们东户的房子,没打算什么时候住吗?”

    “没呢,我就是做投资,没跟我爸妈说,再说我现在上学,也没空来住。”

    盛唐先把话说死,以防唐文娟直接把家具拉到他家,那他的努力白费了。

    其实今天他买家具并不是单纯为了讨好唐文娟,因为选床的时候,荆婧和唐绣思的床,盛唐提供了很多意见, 所以, 其实他是送唐绣思的。

    唐文娟又端起茶杯说道:“这一杯, 是敬你帮我保守秘密的。”

    “唐姨,荆婧也没告诉过我你们的楼号,万一哪天我去自己的房子碰见荆婧的话,到时候咱们得统一口径, 说一切都是巧合啊!”

    唐文娟听了,马上点头。

    其实当初在知道盛唐买了7栋14层东户时,如果唐文娟坚持,完全不用必须买西户的——又没签合同,大不了麻烦一点,换个合同嘛。

    不过又一想,跟他住对门其实是最安全的,毕竟如果他真跟荆婧有什么的话,住对门是最容易发现端倪的,而且也能实时监控他们。

    这个时候的唐文娟,是怎么都不会想到,盛唐的目标并非荆婧…

    两人吃着饭,聊天氛围也很轻松,多数还是唐文娟在问,问的也是三为书屋的事。

    而盛唐原来只知道唐文娟是体制内人员,现在才清楚,她是jn市工商局,市场科科长。

    说到盛唐创业的事, 唐文娟还是很佩服的。

    “你这么小的年纪,现在要管理这么多人,有没有觉得很辛苦啊?”

    “还好吧,人虽然多,但也不是我一个人在管理,荆婧现在还管着工艺美那边的学生呢。”

    盛唐笑道:“唐姨在体制内工作,肯定也清楚这个道理,哪有什么好不好管,有不听话的,教训一下就行了。”

    “怎么,你平时还经常打人啊?”

    “看唐姨说的,我这人从来都是以理服人,当然了,以理都服不了的,就只能用其他手段了。”

    看着盛唐,唐文娟抿嘴笑,因为她也听荆婧说过曹大志的事。

    这时,盛唐又问道:“唐姨,上次买房时遇到的你那个同事,估计就是你手底下非常不服管教的那类人吧?”

    唐文娟点头:“你看出来了?”

    “唐姨,只要不是傻子,都能看出来。”

    “……”

    盛唐继续道:“以我的判断,她在单位肯定没少挨你批评,所以那天才想借机针对你,只不过她没想到我会出现,英雄救美。”

    “又瞎说!”

    唐文娟拿筷子敲敲盘子,表达不满。

    “就那种人的性格,上次没得逞,回到单位肯定没少编瞎话中伤唐姨吧?”

    “……”

    这次,唐文娟惊了,因为胖女人回到单位之后确实又冷嘲热讽的说她多有钱,都能全款买得起中海名苑的房子,她也没有辩解,以至于单位好多人都在偷偷议论,有说她被包养的,也有说她收礼的,反正靠她自己,肯定买不起房。

    这事她谁都没告诉,盛唐能猜到,这确实够神奇的,怪不得他能创业成功,太聪明了!

    唐文娟叹了口气道:“嘴长在别人身上,他们想怎么说,我还能封住他们的嘴不成?”

    听到这话,盛唐知道自己猜对了,昨天唐绣思发短信说唐文娟最近心情不好时,盛唐分析了一下,就得出了这种可能。

    “嘴是长在别人身上,不过如果她们管不住自己嘴的话,那就打到她们记住。”

    “怎么,你自己打人还不行,现在还要教我打人是不是?”

    虽然这个话题有点沉重,不过唐文娟说起来还是挺轻松的。

    “唐姨,我说的这个打不是动手打的打,而是用证据打,让她们知道自己是错的!”

    盛唐解释道:“我不用问也能清楚,她们造谣无非就那么几种,今天咱们都过户了,手续合同都有,谁再造谣,你就把那些手续全摔在她们的猪脸上,看她们还敢瞎说不。

    当然了,有些死鸭子嘴硬,这种干脆不用摔她脸,直接起诉,告她们一个造谣诽谤!唐姨如果不认识律师,我可以给你介绍一个,保证告的她们不敢再瞎说!有些人就不能惯着,不然她还以为你好欺负呢!”

    “……”

    唐文娟听完恍惚一下,问道:“你今天找我过户是不是就为了这事?”

    盛唐笑道:“过户这是必然事件,难不成唐姨还不打算把房子给我呀?当然了,过完户能帮唐姨打某些人的脸,何乐而不为呢?”

    “谢谢。”

    唐文娟再次道谢,同时十分感慨,自己也一把年纪了,竟然被一个学生教育了…

    吃完饭之后,唐文娟问道:“你怎么回去?你那位司机来接你了?”

    盛唐知道她说的是李强,摇头道:“没,他还忙着送书呢,我就没让他过来,等会我自己打辆车回去就行了。”

    “我送你回去吧!”

    “不用不用,我自己回去就行!”

    盛唐连忙摆手:“省得唐姨多跑一趟!”

    唐文娟笑道:“送你是顺路,我正好去把荆婧接回家,明天送家具的时候也让她看看!”

    “好吧…”

    唐文娟开车进大学城的时候,才给荆婧打了电话,荆婧听到唐文娟过来还是很惊讶的。

    随后荆婧又给盛唐打电话请假,等盛唐挂断电话,唐文娟看着他道:“以后我接我闺女,还得经过你同意啊?”

    “……”

    ————

    第二九六章二女交锋

    第二天早上,盛唐先去了商业街。

    叫着孙胖子一起来到了东升书店。

    因为东升书店原来的市场基本被孙胖子吃下了,而鑫星书店的规模太小,有点吃力,所以他跟盛唐提过想盘下东升书店的想法。

    上次搞吕维权之前,盛唐已经跟王翔进行了非常“愉快”的商量,王翔也同意了。

    大家目标明确,所以生意做起来很快,东升书店连店加书,全部被王翔吃下,付完钱后,王翔直接派人把东升书店的牌子摘了,换上了他们鑫星书店的招牌。

    至于原来的鑫星书店,则做了仓库。

    盛唐又问了王翔几句,吕维权最近找没找过他,王翔现在怕盛唐怕的要死,一个劲摇头。

    看来吕维权也是聪明人,直接怂了。

    今天是周六,大家都没课,所以李强上午就来商业街送书了,盛唐正好遇到陈曼歌和郭欣茹过来,就陪着她们一起,十点半左右就完事了。

    “师弟,中午有没有空?”

    “本来是没空的,师姐请客就有空。”

    盛唐笑嘻嘻说道。

    “我不请,有人请。”

    “……”

    盛唐一愣,就知道她说的是谁了。

    “怎么,童子要来吗?”

    “昂,上次吃饭,你不是帮他省了二百多块钱吗?他一直惦记着这事,不过你之前那么忙,也没时间,我看今天你也没事,不如今天吧?”

    “哦,那现在告诉童子,他也不赶趟了吧?”

    现在都十点半了,如果赵子童刚从汉师往这赶,过来得十二点之后了,吃午饭确实晚了。

    “除非,童子已经在路上了?”

    “昂…”

    郭欣茹脸一红,说道:“是啊,他今天也没课,已经在302上了。”

    “哦~”

    盛唐故意拉着长音,郭欣茹脸更红了。

    看来,赵子童现在经常跟郭欣茹私下联系,两人关系的进展比盛唐想象中要快得多。

    因为荆婧回家,所以这次吃饭的就只有他们四个了,在商业街最南面等了二十分钟,赵子童就来了。

    “童子,你现在可以啊!”

    盛唐调侃一句,赵子童还木木的问一句“什么可以”,而郭欣茹的脸上早就绯红一片了。

    “童子,这次打算请我们吃什么呀?”

    “要不还是徐鲜生吧!听说中午便宜,一个人只要60呢!”

    “厉害,你远在汉师,对我们大学城商业街的饭店都能如此了解,是不是背后有高人给指点?”

    “……”

    这次赵子童懂了,因为徐鲜生中午便宜18块钱的事确实是郭欣茹跟他说的,今天赵子童早上说过来的时候,郭欣茹就盘算了一下,荆婧昨晚刚回家肯定赶不回来,所以只有他们四个。

    上次去吃徐鲜生,因为“打五折”的缘故,最后省了220,今天四个人是240。

    这样就能把上次的钱花的一分不剩,不然赵子童心里肯定老惦记着,而且添20块也不多,只能说,郭欣茹把这个账算的明明白白。

    “那还不是因为徐鲜生环境好…你就说想不想去吧,怎么问题那么多?”

    赵子童不满的瞪了发小一眼。

    盛唐笑嘻嘻道:“去,怎么不去?”

    ……

    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

    四个人往青年城走,快到青年城的时候竟然又碰到了刘思妤。

    跟上次一样,刘思妤身旁还是那两位师姐。

    “师姐,好巧啊!”

    四个人都认识刘思妤,除了盛唐之外,其他三人都热情的打着招呼。

    “是啊,真巧,你们是去吃饭吗?”

    赵子童答道:“是啊,还是去吃海鲜。”

    然后他又像上次一样,热情的客套一句:“师姐要不要一起?”

    按照赵子童的想法,客套是必须的,尤其是刘思妤还不吃海鲜,她肯定不会答应。

    可他万万没想到,刘思妤竟然答应了!

    “好啊!赵师弟都喊我两次了,如果我再不去的话,那也太不给赵师弟面子了!”

    “……”

    赵子童愣了一下,马上道:“哦…好,好呀!”

    “……”

    盛唐恨不得一脚踢死赵子童,该说话的时候不说,不该说的时候瞎逼说!

    如果他自己,那跟刘思妤随便吃,可是今天还有陈曼歌…盛唐多少还是有点心虚的。

    刘思妤又非常无情的甩了两位同学,还被那两位师姐用“嘘”声调侃了一下,不过刘思妤这次的心情跟上次完全不同,所以只是笑笑,说等回去请她们喝奶茶。

    随后拍了盛唐一下:“你怎么不说话?不欢迎我吗?”

    “我不欢迎,你就不跟着了?”

    “做梦!”

    “那不就得了?”

    “……”

    这顿饭,盛唐没有感到多少快乐。

    为了照顾赵子童和郭欣茹,自然还是他们两个坐在一起,而盛唐则跟上次一样,继续享受着左拥右抱的待遇,左边还是陈曼歌,只不过右边则从荆婧换成了刘思妤。

    这个配置,盛唐有点欢喜不起来,只能说如坐针毡,如芒刺背,如鲠在喉…

    形成鲜明对比的则是郭欣茹和赵子童,他们两个的关系早就突破了最开始那种尴尬期,所以吃饭的时候,赵子童还会像模像样的把烤好的肉夹给郭欣茹。

    虽然脸有点红,但郭欣茹欣然接受,也时不时的会为赵子童夹一些菜。

    盛唐捂了捂眼:“哎呦,这饭吃的我好酸!你们两个能别秀了吗?”

    “……”

    郭欣茹脸红不说话,赵子童则瞪他一眼,劝他不要多管闲事。

    陈曼歌也笑着给他夹肉:“别酸了,吃肉都堵不上你的嘴吗?”

    盛唐笑了两声,安逸的夹起陈曼歌亲手烤制的肉吃了,边吃还不忘夸奖“好吃”,而旁边的刘思妤见状,很快就用实际行动做出了回应。

    她也夹了一块烤肉,并没有马上给盛唐,而是夹回去用生菜仔细包好,才递给盛唐。

    “喏,尝尝好不好吃。”

    “哦…”

    盛唐塞进嘴里,心里苦笑,早知道就不特么嘴贱了,这不是自找苦吃?

    看他吃完,刘思妤问道:“好吃吗?”

    “好吃,太好吃了。”

    “好吃那你不知道说吗?”

    刘思妤瞪了他一眼,咬牙说道。

    ————

    第二九七章我跟陈师妹聊聊

    从徐鲜生出来,盛唐吃的很撑。

    但他没有感觉到快乐,只想快点回去。

    打了辆黑面包回到学校,换成原来,盛唐肯定让赵子童去送郭欣茹,好让他们增进感情。

    不过今天不行,盛唐觉得自己很难在陈曼歌和刘思妤之间周旋,只能牺牲发小,可是不等他开口,赵子童进了学校就主动说道:“老盛送师姐们回去吧,我送郭师姐回宿舍!”

    “那个…”

    盛唐在心里骂了赵子童两句,说道:“郭师姐和陈师姐宿舍挨着,童子不用送了,你直接跟我回宿舍吧!”

    “这个…”

    赵子童隐蔽的瞪了盛唐两眼,仿佛在说“兄弟你怎么回事”?

    而郭欣茹则接话道:“我不回宿舍,我得去超市买点东西。”

    赵子童一听忙道:“嗯,我跟郭师姐一起。”

    “……”

    说完也不顾盛唐,直接跟郭欣茹走了。

    盛唐在心里大骂赵子童见色忘友,因为他们是从北门进的,所以盛唐对刘思妤说道:“那我们先走了,你回家吧!”

    “干嘛?”

    刘思妤皱眉,恨不得吃了盛唐。

    盛唐指了指家属楼,“你不是到家了吗?”

    “谁说我要回家的?我要回宿舍!”

    说着,刘思妤的眼神在盛唐和陈曼歌身上来回扫了一眼,她现在是又生气又委屈。

    单凭盛唐刚才那句话,她就知道,在他心里自己的重要程度是比不上陈曼歌的,要不他怎么会选择送她回去,而不是送自己?

    “怎么,是不是觉得我耽误你送陈师妹了?那你直说就是了,我自己走总可以了吧?”

    刘思妤气冲冲说道。

    其实她知道,当着陈曼歌的面,她不应该这么闹的,哪怕她真想闹,那也应该等陈曼歌走了之后,她再跟盛唐闹——家丑不可外扬嘛!

    可现在,她实在忍不住了!

    虽然不想面对,但不得不承认…

    她喜欢盛唐,喜欢到他一轻视自己,她就会很委屈很生气!

    这种喜欢是从野营那次被他偷看开始的…

    那个时候她也不确定,还觉得自己是因为被他看去清白,不得不让他负责的…

    可盛唐说负责的时候,刘思妤自己没同意。

    因为她知道,盛唐当时是迫不得已,而她不需要他不情愿的负责,自己想要的,她会争的!

    而她跟盛唐之间的关系,也在后来一次次的相处中,变得越来越融洽,她也开始觉得,慢慢的他们就能顺其自然…

    可哪里想到,时至今日,她在他心中的重要性还比不上一个陈曼歌啊!

    这时候,刘思妤生出一种轻敌的感觉,之前她一直觉得长得最好看的荆婧才是她的最大竞争对手,至于陈曼歌,虽然身材很好,但是长相嘛只能说一般好看,跟她或者荆婧是比不了的。

    但她万万没想到,就是一个她没重视的人,最后竟然偷袭成功了!

    所以今天,她要争一争!

    ……

    “哎呦,哪有的事?你怎么想的?”

    盛唐没想到刘思妤的反应那么大,说完之后去看陈曼歌,发现她一直在浅笑,这才放心些。

    “要不你去送师姐吧,我自己回宿舍就行!”

    陈曼歌落落大方道。

    “……”

    刘思妤张了张嘴,有点懊恼。

    这一局,是她输了。

    陈曼歌的态度很从容,不争不抢,而她则太着急了——男人不都喜欢那种小鸟依人的性格?

    虽然她觉得,陈曼歌肯定是装出来的——哪个女人遇到这种情况,不会跟自己一样着急?

    谷胅

    而陈曼歌这种淡定的态度,只会出现在古代一夫多妻的时代,看到自家男人身边出现其他女人才不会着急,可这是现代啊!

    所以刘思妤根本不相信陈曼歌不急。

    不急?

    那就是装出来的!

    可这种情况下,她却无力反驳。

    盛唐看看气呼呼的刘思妤,又看看浅笑嫣然的陈曼歌,他已经有了主意。

    “嗨,反正是顺路,我先送陈师姐,完了再送刘师姐就是!”

    “呵呵,你知道叫师姐,不叫小妤了?”

    刘思妤咬牙切齿道。

    “……”

    盛唐无奈,他觉得刘思妤这么说,可能是想表达他们之间曾经的“亲昵”,但又说明她现在有多么愤怒!

    她是真生气了啊!

    这个时候,他的手机突然响了,盛唐心里大喜,心说无论是谁打的,必须重谢啊!

    这电话跟救命稻草似的!

    拿起手机一看,竟然是郭欣茹的,盛唐有些好奇的问道:“喂,郭师姐有什么事吗?”

    “我在二餐南门的超市这边,你过来一趟!”

    “……”

    说完直接挂了电话,声音有点着急,还带着点愤怒,而她刚才说的话也被刘思妤和陈曼歌都听去了。

    “你赶紧过去吧!”

    陈曼歌说道。

    “去吧,我跟陈师妹正好聊聊。”

    刘思妤也说道。

    “……”

    盛唐大惊,他有点怕了。

    他怕自己走了,陈曼歌和刘思妤打起来…

    “嗯,去吧,我也好久没跟刘师姐聊天了。”

    陈曼歌对着盛唐眨了眨眼,那眼神仿佛在安慰他,让他放心一样。

    对陈曼歌的性格,盛唐现在很了解,而且也清楚她确实不争不抢,要不然,她早就表明她跟自己的关系了,而不是在外人面前藏着。

    点了点头,赶紧走了。

    ……

    来到二餐南门,盛唐就看到郭欣茹和赵子童在那站着,郭欣茹双手环胸,满脸气愤。

    而赵子童在她旁边站着,手足无措。

    “郭师姐,怎么了?”

    “怎么了?还不都怪你!”

    “……”

    盛唐刚一开口,郭欣茹就把枪口对准他,把火全发到他身上了,弄得他摸不着头脑。

    看郭欣茹气哄哄的,没有说话的兴致,盛唐只能转头去问赵子童:“童子,到底怎么了?你怎么把郭师姐惹生气的?”

    赵子童摊摊手说道:“上次我给郭师姐买手机不是没买成吗?后来我就问你,你说买那么贵的手机,郭师姐肯定不喜欢,还说就算要买也要买郭师姐喜欢的才行。可是我也不知道郭师姐喜欢什么样的,所以我就听你的,刚才给了郭师姐两千块钱。”

    “……”

    ————

    第二九八章内人外人

    听赵子童说完,盛唐笑了。

    这货…太特么直男了吧?

    直接送钱可还行?

    如果郭欣茹是拜金女,估计早就对他投怀送抱了,可郭欣茹不是,她是一个德智体全面发展并且拥有正确三观的新时代大学生,所以直接送钱那不是侮辱她吗?

    郭欣茹如此生气,也很好理解了。

    不过,盛唐在乐完之后,发现了一丝不对。

    “童子,你瞎说什么呢?什么叫听我的?我什么时候让你给郭师姐送钱了?”

    盛唐不满问道。

    “你还说!他自己肯定做不出这种事,都是你教的!你说你是什么意思,故意恶心我是吧?”

    “……”

    郭欣茹瞪着盛唐,咬牙说道。

    盛唐服了,钱明明是赵子童送的,恶心也肯定是他恶心的,怎么郭欣茹不骂赵子童,专骂自己呢?这偏向的实在太明显了!

    “童子你快说说,我让你送钱了?”

    “……”

    见盛唐被郭欣茹骂了,赵子童也有点不好意思,遂闷声闷气道:“老盛,上次我问你,郭师姐喜欢什么样的手机,你不是说,两千块左右的手机就行了?可是两千块钱的手机有很多啊,我哪里知道郭师姐喜欢什么?干脆就给郭师姐两千块钱让她喜欢什么买什么,你就是这个意思吧?”

    “我可真是谢谢你了!”

    盛唐有点无语,看向郭欣茹:“郭师姐你都听到了吧?这跟我有一毛钱关系?”

    “一毛钱关系没有,有两千块钱的关系!”

    “老盛,下次我不能听你的了,你看听你的把郭师姐惹的多生气?”

    “……”

    盛唐看看赵子童,又看看郭欣茹,心里直呼好家伙,感情这俩人没啥事,借助自己提升他们的感情、消遣自己呢?

    “好,都赖我,跟我有两千块钱关系是吧?”

    说着一把拿过赵子童手里的两千块钱道:“这两千块钱没人要,我收了。”

    盛唐拿完就走,郭欣茹推了推赵子童,跺脚道:“你还愣着干嘛?把你的钱拿回来啊!”

    “……”

    钱最后还是赵子童要回去了,走的时候盛唐骂了句“狗曰的”,然后踹了他一脚。

    但盛唐没有生气,谁让这是他发小?

    而且还挺高兴,赵子童这家伙开窍了啊!

    往回走的时候,盛唐有点纠结,虽然知道刘思妤和陈曼歌肯定打不起来,不过就刚才那种情况,两个人在一起…想想还是挺紧张的…

    盛唐掏出手机来,手指在刘思妤和陈曼歌的号码上来回移动,就在这时,一条短信来了。

    【我到宿舍了,安心。】

    短信是陈曼歌发的,盛唐刚想回,这时候刘思妤的电话打了进来…

    ……

    刘思妤今天很受伤。

    被盛唐伤了一次。

    刚才跟陈曼歌聊天,又伤了一次。

    陈曼歌比刘思妤想象中要大胆,刘思妤也被她一句“我喜欢他,师姐也喜欢他吧”给震住了。

    随后陈曼歌又说,她喜欢盛唐,而且这种喜欢不会因为别人的意见而转移,简单来说就比如刘思妤她可以喜欢盛唐,也可以不喜欢,对陈曼歌来说没有任何区别。

    当时刘思妤都傻了,她反复观察陈曼歌,虽然她神色轻松,但眼神里却带着一股丝毫不会妥协的决绝,并不像是撒谎。

    刘思妤还是觉得不能理解,问她,如果盛唐又喜欢上别人了呢?

    陈曼歌听到这话笑了,她说刘思妤还不明白她的想法,她的喜欢不会随着别人如何而改变,包括哪怕盛唐不喜欢她了,不要她了,她还是会依然喜欢他。

    当然了,陈曼歌说盛唐不是那样的人,而且她也不在乎盛唐身边有其他人,因为她知道自己永远不会是跟盛唐一起站在聚光灯下的那个…

    直到跟陈曼歌分开后,刘思妤还能清楚记得她说这句话时,脸上的灿烂笑容。

    她是真的这么想啊…

    她也很漂亮的,她应该有光明的前途,应该有美好的爱情,应该做一个精致高傲的女人…

    可她怎么就能卑微至此,喜欢一个人,就要躲在他身旁,哪怕这个人身边有了别人,哪怕不爱她了,她依然甘之如饴,爱他如初?

    就为了…盛唐?

    刘思妤觉得她不能理解,可是又愣了,因为现在的她不也这么爱着盛唐吗?只不过跟陈曼歌相比,她的爱似乎更理智一些…

    她本来憋得慌,觉得必须找陈曼歌聊聊才行的,可谁知聊完之后,她更难受了…

    左思右想,她还是打了盛唐的电话,因为她觉得有些话如果不问明白的话,她睡不着…

    ……

    盛唐是一路小跑来到操场旁边的。

    这个时候是中午,阳光正好,学生们要么在吃饭,要么回宿舍休息,路上人不多,操场上更是一个人都没有。

    看着盛唐有些气喘吁吁的模样,刘思妤撇嘴说道:“那么着急,是怕我把她撕了?”

    “……”

    盛唐无语了,今天这些女人都怎么了,怎么都跟吃了枪药一样?

    只能苦笑道:“小妤,看你说的这是什么话?你俩无冤无仇的,你撕她做什么?再说小妤是什么样的人,我可太清楚了,做不出来的。”

    “呵呵,小妤?”

    刘思妤修长的眉毛轻挑一下,冷笑道:“现在知道叫小妤了?刚才不还刘师姐么?”

    盛唐尬笑一声,说道:“小妤,之前咱们不都说好了吗?没有外人的时候,我就叫你小妤,不过有外人的时候,我还是叫你师姐,这样你不是也有面子吗?”

    “面子?面子都让你给我叫没了!”

    刘思妤依旧不忿,随着呼吸上下起伏的胸口有些晃眼,随即又冷哼一声:“外人?我看陈曼歌在你心里应该是内人吧?倒是我,在你们俩之间才算那个外人!”

    “……”

    盛唐直接愣了,因为现在的刘思妤,哪里还有之前跟他在一起时的师姐风范,倒像是…争风吃醋的女朋友?

    盛唐又偷偷瞥了双手环胸、气鼓鼓的刘思妤一眼,心说之前有些事,能逃就逃了,可看今天这架势,怕是逃不掉了!

    ————

    第二九九章你还想脚踩两条船?

    午后的阳光有些炽热,晒的盛唐不敢抬头。

    虽然这个点操场上没人,不过操场北侧就是宿舍楼,两个人如果在操场上拉拉扯扯的话,还是会被人看到的。

    为了以防万一,盛唐去拉刘思妤的胳膊。

    “干嘛?”

    现在的刘思妤很敏感,盛唐一碰她,她就往后退了一步,甩开了盛唐的手,满眼警惕。

    “这里太晒了,咱们去主席台那边。”

    “……”

    刘思妤看着他,不说话。

    盛唐也不管她同不同意,这次直接牵起她的手,把她拖到了主席台一侧。

    刘思妤倒也没再反抗,只是等她跟着盛唐来到主席台旁边的小棚里后,直接问道:“陈曼歌喜欢你,你知道吗?”

    “知道。”

    知道…

    刘思妤没想到盛唐回答的如此干脆,她还以为,就算知道,他也会假装说不知道的,毕竟今天一起吃饭的时候,是看不出他们谈恋爱的。

    她已经担心下一个问题的答案了,可是不问又不甘心,最后握紧了拳头,声音略带颤抖。

    “那你…喜欢她吗?”

    “喜欢。”

    “……”

    盛唐斩钉截铁的回答,让刘思妤心都碎了。

    刘思妤把身子转向一边,肩膀轻微耸动。

    她现在觉得自己很可悲,又很可笑,尤其是刚才对盛唐和陈曼歌的态度——人家两个明明互相喜欢,只有她一个人是小丑啊!

    刘思妤轻轻仰头,但却挡不住眼泪直流。

    她摆了摆手,声音带着些哭腔:“我走了。”

    说完就想快点离开这里,不过她连一步都没走出去,就被盛唐拽住了。

    下一刻,盛唐手上用力把她往后一拉,刘思妤不受控制的跌进盛唐怀里。

    “你…你做什么?”

    刘思妤再也忍不住,哭着喊出来。

    明明都喜欢别人了,还来撩拨我做什么?

    笑话我,还是…可怜我?

    我不需要啊!

    “你…放开我呀…”

    她挣扎着想从盛唐怀里出来,奈何他的力气很大,刘思妤根本挣脱不了,最后她就想,抱就抱吧,反正原来也不是没抱过,再说,可能这次抱了之后,以后就再也没有机会了。

    这么想着,她放弃了挣扎,任他抱着。

    盛唐抱起刘思妤,一直走到小棚后面的台阶处坐下,把她放到了他的腿上。

    刘思妤不想看盛唐,也不想让他看到自己哭的样子,不过盛唐却捧起她的脸,小心翼翼的用手把她的眼泪擦干净,柔声说道:“小妤,我喜欢陈师姐,跟喜欢你是一样的。”

    “……”

    刘思妤的眼睛马上瞪大了,随后很气愤。

    “你还想脚踩两只船船?”

    “小妤,你先别急,听我说,其实陈师姐挺可怜的…”

    于是,盛唐就把陈曼歌的父母情况、以及她对爱情的迷茫和自卑都跟她说了。

    刘思妤听完,看着他认真道:“所以,你对她的喜欢是出于可怜和同情,是吗?”

    盛唐摇摇头,又继续说了起来,这次他把陈曼歌为了他被人打晕的事告诉了刘思妤,刘思妤听完,心里叹息一声。

    就凭这一点,她输了呀!

    如果换做是她遇到危险的时候,有个男人愿意挺身而出,其实她的心理,大概会跟现在的盛唐一样吧?

    出于同理心,她觉得自己败的一塌糊涂。

    但还是咬牙道:“既然如此,那你还说喜欢我做什么?逗我玩,觉得好笑吗?”

    盛唐也不着急,继续捧着她的脸,说道:“喜欢是一件很主观的事,你觉得我能控制得了?就像你喜欢我一样,你能控制得了?”

    “谁…谁喜欢你了?”

    刘思妤把头扭向一边,不看盛唐。

    “喜不喜欢我,你心里清楚,我心里也清楚,就像你清楚,我喜不喜欢你一样。”

    “……”

    刘思妤纠结了,因为她确实觉出来,盛唐是喜欢她的,要不然周放说要给她介绍男朋友的时候,盛唐也不会那么抵触了。

    可是…那又有什么用呢?

    刘思妤闷声说道:“喜欢又有什么用呢?还有,你们两个既然互相喜欢,那你们怎么不直接公开啊?”

    她的想法是,如果盛唐和陈曼歌提早公开他们在谈恋爱的话,那她怎么会傻乎乎的去找陈曼歌对峙呢?

    所以,都怪盛唐!

    盛唐笑道:“咱们两个也互相喜欢,怎么,你要跟我公开吗?”

    “我——”

    刘思妤一阵气结,冷声道:“这一样吗?她都明确跟你说了,喜欢你,也知道你喜欢她,那你们不谈恋爱,还想害多少人啊?”

    毫无疑问,刘思妤觉得自己是受害者。

    盛唐捧着她的脸,把她转过来,深情的眸子看着她道:“刚才不是跟你说了?因为陈师姐的家庭生活并不幸福,她对婚姻其实是抵触的,就算我想公开,她也不愿意啊!”

    “她岂止是不愿意啊!”

    刘思妤又想起陈曼歌的态度,冷哼一声:“我看她还巴不得你再谈其他女朋友呢!你说她这是图什么呢?明明那么喜欢你,却不想得到你,反而还鼓励你去喜欢其他女生?”

    “这个…我也不清楚啊…每个人的想法都不一样吧?”

    盛唐讪讪道。

    “那你到底怎么想的?喜欢她还是喜欢我?”

    “我都喜欢。”

    盛唐诚恳道,这个问题,他确实撒不了慌,就算能一时撒谎,还能一直撒谎?

    他第一次当渣男,也没什么经验,所以首先想到的是坦诚相告,能接受就处,接受不了的顶多骂他一句“渣男”…

    算是首先合并同类项了。

    盛唐说服自己当渣男也没几天,其实他还准备再学习一下的,可刘思妤这事来的实在太过突然,他只能硬着头皮上了。

    不过也好,刘思妤不是那种扭捏的性格,有什么事就直接说出来了,不会憋在心里,盛唐正好能在她身上练习一下,增加些经验。

    刘思妤听他说完,直接从他身上站起来了。

    “你真是…色狼!”

    刘思妤想了半天,才想出这么一个词来形容盛唐,随后又啐道:“想脚踩两条船,做梦!”

    “……”

    ————

    (感谢凯特尔大佬的200币打赏,感谢春来无处不春风大佬的1500币大额打赏,原来大家常说重楼短,币都花不出去,今天不短了吧?那些花不出去币的大佬,赶紧都打赏了吧,哈哈哈哈*^_^*~

    好了,晚安。)
新书推荐: ch 万木春 一鸣惊醒琵琶语 HP向日葵 永远的守望 又被白月光嫌弃了 病弱皇子他被迫要下嫁 绿茶系女友 白月光掉马后总裁喜提火葬场 [原神乙女]全员单箭头下你被玩家攻略了 [HP+一人之下]异人 火影从一条蚯蚓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