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4 齐天寿甲

    剑光一现,人却先至。

    但见来者竟是位年岁过百,须发皆白的威严老者,面带惊异,手中握着一柄宽身木剑,正紧皱眉梢,看着李沉渊。

    来人赫然便是当今武林中盛传已久的神话,天剑,慕容烟雨。

    故友相逢,却无寒暄,只有茫然、惊异、迟疑。

    若他所记不差,当初魔世入侵中原之时,眼前这位好友已随“古岳派”一同覆灭,眼下却为何又重现面前。

    “别看了,老子已经死了!”

    李沉渊没好气的说道,但脸上却是笑意,能见故友,活着也好,死了也罢,只要如此,已是无憾。

    但他很快又想起什么,“老匹夫,你认错人了,快些离开!”

    慕容烟雨却没动作,“我早已从闵月那里得知你尸体被盗,莫非,其中另有隐情?”

    李沉渊心知自己背后之人是何等手段,自然不愿故友以身犯险,只得骂道:“婆婆妈妈,都说你认错人了,快些离开!”

    慕容烟雨闻言眸光一闪,手握木剑斜阳,“断你阳峰,这么多年还是不改臭脾气,来来来,且来与我先战过一场,我可是苦等多年了!”

    李沉渊正欲再言,不想耳畔飘来一句轻淡话语,“既是故友相邀,何不随他心愿!”

    一语落罢,李沉渊已提剑出招,毫不犹豫。

    反观苏青这边,他抚着琴,琴声幽幽,不想身下山石乍动,转眼功夫,已悄无声息的裂开一道门户,像是直达幽冥地府一般。

    “来吧,我带你们瞧瞧天允山的真面目。凡人看山是山,可肉眼凡胎又怎能窥破沧海桑田,九霄之上有天,殊不知九幽之下亦有地,若有人跻身为天,你们猜猜这脚下的山脉是否也是活人所化?”

    瞥了眼天边正在激斗酣战的慕容烟雨和李沉渊,苏青收了古琴,长身而起,领着默苍离,萧无名步入门户之内。

    却说眼前光影乍变,不知行了多久才到尽头。

    原来,这天允山下,竟然另有洞天,是一处偌大地穴,幽深晦暗,一颗颗发光的奇石忽明忽灭,点缀在山壁上,而那地穴深处,但见一张言语难以形容的面孔正看着他们,这脸上的血肉多已石化,像是与山石融为一体,又仿佛这山就是他。

    就连默苍离初见之下也不禁眼露异色。

    “天?”

    “这世间当真有天?”

    三人尚未开口,那石化怪人却已嘶声问道,原来之前几人的谈话皆被他听的一清二楚清楚。

    苏青缓缓踱步过去,“若有呢?”

    “若有?”

    那怪人先是一怔,而后整个地穴,连同他们脚下的大山都跟着纷纷震动起来。

    “若真有天,我定要问问它,我这一族究竟何错之有,为何被安上‘叛天’之名,人人不得善终,生不如死……”

    恨怒交加,群山悚然。

    苏青又问,“只是如此?”

    “不,不够,我要偿还这千年来饱受的痛苦折磨!”

    怪人凄厉的低吼道。

    苏青止步,看着这个和山石地脉合为一体的身躯,轻声道:“既如此,何不成魔?”

    “成魔?”

    怪人气息一窒。

    苏青眼中似有晦涩奇光一闪而过,他摩挲着自己的双手十指,说话的语气更轻了,“苍天弃吾,吾宁成魔!”

    八字魔音,回荡在这地穴之中,如泣如诉,若有若无,飘忽不定。

    怪人沉默良久,终于似是下定了决心,“不错,天地凡人,皆无情,既然如此,我根本不稀罕什么善恶之名,倒不如……成魔,以证‘叛天’之名!”

    “然也然也,现在,我便助你逃脱这千年束缚!”

    苏青右手并指一立,左手掌心立见多出一道血痕,鲜血渗出,竟飘散着一股摄人心魄的异香,仿佛是这世上最精纯的造物。

    那竟是一团淡金色的血水,再仔细一看,原来金色的并非是血水,而是这血水泛着金光。

    神血。

    这副身躯原本是为了接引苏青降临准备的,但如今九界归一,兴许,他能直接以本尊踏足这一方世间。

    不说不言,苏青抬手便按在了怪物的天灵之上,血水缓缓淌下,那些早已与地脉山石合一的躯干,而今居然渐渐重回生机,自石壳变成血肉之躯,重塑肉身,尽夺天地造化。

    “你若想与天一会,还需再做一件事!”

    怪人沉声道:“什么?”

    苏青慢慢收回了左手,伴随着食指一拭而过,掌心的血痕转瞬消失,他道:“你既然为这人间地脉的一部分,应当知晓六绝禁地的妙处,毁去六绝,九界归一,便能一会苍天!”

    怪人闻言,眼中精光大盛,而后缓缓从那禁锢他千年的地脉中挣脱出来,走了出来,他看着自己重新恢复的血肉之身,伸展着四肢手臂,蓦然狂笑起来,癫了起来,也疯了起来,最后更是掩面嚎啕大哭。

    若非为了延长寿命,他又怎会散尽肉躯,与地脉相连,化作“天允山”,千年来不人不鬼的活着,生不如死的煎熬与折磨。事实上这些都不重要,但直到他听到“天”这个字,这世上竟然有“天”,如此,千年光阴所经受的一切,都在此刻化作一种无名的恨怒。

    “叛天族?悲哀的宿命!”

    默苍离似是知道些什么。

    “宿命?从现在开始,我觉不相信命,更不相信天,我只信我自己,齐天寿甲!”

    先前的石人,如今已化作一个青袍瘦削的冷冽中年人,面上神情像是有道不尽的怒意。

    说罢,转身一晃,已消失不见。

    苏青眼皮一颤,沉吟片刻才说,“我怎么感觉自己好像救错人了?”

    默苍离却道:“我突然觉得和你同行有些不明智!”

    苏青笑了笑,也不说话,却是看向面前的地脉,抬手一划,左臂立断,可那断臂没等落地竟然飞快的衍生着血肉,化作一副完好之躯,刹那间,地穴中便多出另一个苏青。

    “你要如何?”

    默苍离像是察觉到什么。

    却见断臂长成的苏青古怪一笑,竟然朝着先前齐天寿甲所在地方,躺了下去,一时间地动山摇,地脉中的气机猝然涌出,刚刚躺下的苏青,转眼间化作一具石人。

    “待九界归一,若九霄有天,那我,便是这个人间大地!”

    70250sy
新书推荐: 最强骚操作 帝国重器 我真没有喷人啊 我在忍界搞咒术回战 重生之繁花似水 我在坟场画皮十五年 我的人生可以无限模拟 掌控时光之龙 诡异:我能模拟命数 武侠:开局龙象般若大圆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