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7.实验

    众人听的心神一紧。

    心说这老头刚才还是一副要死的模样,怎么这会就图穷匕见心生歹意了!?

    果然,江湖险恶!

    人心不古!

    可就在这时,李臻忽然拍了一下手:

    “啪!”

    众人被这一声动静吸引了全部注意力,目光都集中到了李臻的身上。

    就见这道士脸上的狰狞消失不见,神色清朗微微一笑:

    “预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

    众人一懵。

    这……

    没啦!?

    ……

    从打说书开始,李臻就能感觉到一股热流自他的体内翻滚不休,游走同时,又传递在那冥冥之中的李老六身上,接着在从李老六那边反馈给自己。

    这是体内的“星光”在增长的预兆。

    之前,商冲递过来了一锭碎银子,李臻没要。

    他本就是为了试验的。

    因为他有些闹不清楚自己说书增长“星光”的原理是什么。

    一开始他以为是客人的多寡。

    可狐裘大人那天说完之后涨了一大截,但,在给郑婆子出殡之后,再次回到同福居说书时,人数其实和那天一点都不少。

    增长的却非常缓慢。

    这让他排除了“人多人少”这个可能性。

    而刚才他没收钱,也是为了论证“不收钱”会不会增长的猜测。

    接着在说书时,体内那股翻滚的热流,让他明白,这应该跟收不收钱也没什么关系。

    体内的星光依旧在增长。

    关于这些说书积攒的星星之光,李臻的猜测就那几个。

    一是人。

    二是钱。

    三是说书时间的长短。

    四是说书对象。

    第一第二个可能性被他否定了,因为就在刚才,他已经验证过了。

    确确实实,哪怕不收钱,体内的星光也会增长。

    接下来就是第三第四种可能了。

    而他之前在同福居说《九头案》的时候,平均一段书约莫是半个时辰左右。

    就在刚才,和商冲商年他们聊说书时,他就开口说给大家伙只说一个小段。

    其实就是为了验证时间长短。

    按照道理来讲,说书的扣子是不兴这么留的。

    因为你开篇都没讲什么东西。

    拢共这书说了最多一炷香的时间。

    一开始您老人家“废话连篇”的介绍老李家的事情,又巴拉巴拉介绍了一下李寻欢。

    又呜呜啦啦的介绍了马、车、还有我们大师哥……

    最后夸了我们少宗主什么“风流倜傥”之类的……

    结果好容易等进到了故事里面,从李寻欢出场,到好心救了一老头,再到老头不知道怎么就心生歹意,别人救你命,给你衣,请你酒……你个糟老头子还他娘的要杀人?

    可太不是个东西了。

    但就这么一个节骨眼……

    怎么你忽然就不说了?

    这不扯淡呢么?

    天底下说评书的要都这么干,那干脆也别叫什么说书先生了。

    改叫缺德先生吧。

    按照评书的规矩,是不兴这么乱来的。

    但李臻之前就说对大伙说了,就说一个小段。

    他也是为了验证自己体内那股金星的增长方法,所以特别把扣子留到了这。

    没办法。

    但他看到了这些人脸上那股无语的表情后,也自信哪怕刚开始的故事只说了一点点,却也能拿的住大家伙。

    因为他一开始抛的悬念足够多。

    也因为这个时代,还有没什么“评书”。

    真要论起来,虽然不清楚这个世界以后会发展成什么样。

    但就目前为止,他在这里应该能论上一个“评书祖师爷”的。

    我是祖师爷,我就是规矩嘛。

    更别提,他心里也明白自己这么做有点断章挖坑不地道,所以打定注意,一会在验明了情况后,便找个机会由头继续说。

    从千夫山这里到飞马城,至少要走五天左右。

    不怕没机会。

    所以,说完后,见这些人是满眼的无语,他冲着大家伙拱拱手:

    “各位,这故事,暂时就说到这……不知各位听的可还觉得有趣?“

    这话一出口,围坐在火堆最前面的商冲率先点头:

    “有有有!好听!这个故事真好听!……道长,你再多说点啊,行么?这……我们还没听过瘾呢……那个……我给你钱!”

    他又摸出了那些碎银子:

    “我们也知道这是道长的本事,我们不白听,我们给钱!”

    这话一出口,李臻感动的眼泪差点出来。

    好家伙……

    这可真的是亲观众啊!

    亲的都不行了!

    主动掏钱……可太捧了。

    不过……

    “商居士。”

    他摇摇头:

    “你我乃袍泽之情,莫要提什么钱不钱的了。非是我不愿多说,只是红居士与商怒居士在这等我多时了。更何况,也到了贫道做早课的时候。这会儿,便先说这么多,一会儿吧,或者是晚上……这一路不是太平了么?我在给大家伙好好说,可以吧?”

    他一番话说的很诚恳。

    而商冲商年这些人也不是什么蛮横不讲理之人。

    一看红缨和商怒确实是站在了一边,加上人家道长说要做早课,也就点点头。

    虽然遗憾,可却不勉强:

    “行行行,没问题!那道长先去忙,我等等着!”

    “嗯!多谢诸位捧场了!”

    李臻客气了一声,起身后走向了商怒和红缨:

    “福生无量天尊,二位居士找贫道可是有事?”

    “呃……”

    商怒看了红缨一眼,又看了看李臻,往驿站的方向一指:

    “道长,天寒地冻的,道长又说了这么久的故事,不若……去驿站里面喝壶茶水解解渴?”

    听到这话,李臻笑着摇摇头:

    “多谢二位居士美意,不过……想必刚才二位也听到了,贫道这会儿该做早课了。原本应该是今日早些时候做的,但一时耽搁,这眼看就要正午,若在不做有对三清不敬之嫌,还请二位居士理解。”

    说着,他一指那个正在吃草料的老马:

    “二位居士,少陪。”

    抱拳拱手作揖后,径直朝着老马那走去。

    接着,就在二人的目光中面对老马席地而坐,摆出了一个五心朝元的模样,闭上了眼睛。

    “这……”

    商怒有些犯难。

    可红缨凝视了李臻片刻后,叹息了一声:

    “唉……罢了。”

    说着,她扭头就要走……但马上又扭过了头来:

    “一会儿若是道长又开始说故事了,记得通知我一下。若公子休息,我定过来。”

    商怒点点头:

    “是。”
新书推荐: 帝国重器 我真没有喷人啊 我在忍界搞咒术回战 重生之繁花似水 我在坟场画皮十五年 我的人生可以无限模拟 掌控时光之龙 诡异:我能模拟命数 武侠:开局龙象般若大圆满 我的娱乐王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