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侠仙侠 > 大隋说书人 > 067.深夜之邀

067.深夜之邀

    “……”

    “……”

    “……”

    在听到了这个声音的一瞬间,商怒、红缨、枳鸾全都面露错愕、不可置信、茫然的神色。

    而李臻的感知之中,那个“静止”也真的安静了下来。

    声音再次自四面八方回荡:

    “嘻嘻嘻嘻,我就说,飞马宗的少宗主出门,竟然只找了雷虎门的一群冒姓外门弟子和两个丫头……若不是那个臭道士横插一脚,这次的任务早就完成了呐~原来是您老人家在啊。”

    “呵呵呵~”

    苍老的声音笑的很是温和,似乎并没有一丝一毫的恼怒:

    “此物事关重大,你与那金刚叟、猎狼子不明不白的掺和了进来,一个丢了一只耳朵,一个被老夫捏碎了他的狼魂珠。我与你师父有旧,便不为难你了。退吧,血雾书院那边知道老夫来了,自然明白其中利害,告诉你们院长,什么时候若坐骑不趁手了,修书一封来飞马城,老夫派人与他一匹。”

    “嘻嘻嘻嘻~多谢孙长老不杀之恩,那我就走啦~……臭道士,我记住你啦,下次在找你玩呐~”

    在“找你玩”三个字出现时,声音已经飘远了。

    可李臻却眉头一皱……

    因为在他的感知之中,那“静止”的刺客还在马车旁边。

    “……”

    时间过了大约两三秒钟的功夫,那静止不动的刺客便忽然消失了。

    天地之间一片和谐。

    显然,对方也没暴露全部底牌。

    而就在他思考之时,就听得“吱嘎”一声。

    那架马车的门,被从里面推开了。

    孙伯符跳下车来,对着空气与同样跳下来的枳鸾、收好了短刃的红缨、以及商怒一起对着空气躬身:

    “见过爷爷/长老。”

    接着,马蹄声声,一匹白光之马就这么从虚空之中踏步而出,来到了孙伯符面前口吐人言:

    “枳鸾。”

    “……长老。”

    枳鸾的脸上有些慌乱的神色一闪而过。

    “回到城中后领收丹之罚,期限一月。”

    “……”

    听到这个“收丹之罚”,枳鸾的脸立刻就白了,仿佛面对什么大恐怖一般。

    可却不敢反对分毫,点点头:

    “是。”

    白光之马晃动着马头,对商怒说道:

    “危机已除,还不查看同门伤势!”

    “……是!”

    商怒下意识的就要跑。

    可这时就听到白马又说道:

    “狼患为小,以阵势而为即可拦住攻势,而你却又犯了骄傲自大的毛病。那金刚叟所言非虚,虽然只是三流,可他闯荡江湖时你尚不知在哪。竟然妄想以一人之力抵挡。今日若不是守初道长,你可知,你早被别人拍碎了脑袋!”

    “……”

    商怒猛然哆嗦了一下,头埋的更低了。

    李臻也嘴角一抽……

    好家伙……这位大爷到底什么来头?

    这是跟了多久了?

    接着,白马又看了红缨一眼,似乎在找对方的不足……

    但没说出来话。

    李臻琢磨了一下,凭心而论,这位红缨姑娘刚才的表现,可比那个女孩枳鸾以及商怒可靠多了。

    果不其然……

    白马最后把目光集中到了孙伯符身上。

    可语气却异常柔和:

    “出去这几个月,你母亲想你想的厉害。你姐姐那也折腾的够呛,家里是鸡飞狗跳。今夜便不休息了,争取在天明之时抵达千夫山,那边自会有人接应。放心,这一路的贼子皆以授首,无需担心。”

    孙伯符听到后立刻点头,恭声说道:

    “是,爷爷。”

    “嗯……”

    白马应了一声,最后目光落在了站在骡马之间的李臻身上。

    “多谢守初道长相助之恩。”

    李臻一愣,赶紧站直了身子,抱子午印:

    “福生无量天尊,贫道不敢当此夸赞。”

    “呵~无妨,守初道长若不嫌弃,便跟着伯符一起来飞马城吧。飞马宗扫榻以待。”

    “多谢居士。”

    道了一声谢后,再次抬头时,白马已经消失的无影无踪。

    “……”

    这到底是什么手段?

    ……

    商怒检查队伍的速度很快。

    几乎不到一炷香的时间,队伍便再次出发了。

    这些人受伤都不重,狼群虽多,但终究是走兽。

    在加上那位神通广大的“孙长老”捏碎了那什么……猎狼子的眼珠子还是什么玩意的……似乎这些狼是被控制的,没了控制,在面对这群“凶神恶煞”的人类,自然跑的飞快了。

    所以最倒霉的一个,无非便是胳膊被狼咬下了一块肉。

    而在李臻看来……光是这一点就足够危险了。

    毕竟狂犬病这种东西可不是闹着玩的。

    但看着那群护卫就跟没事儿人一样,他目前对这个世界的所知甚少……也不可能对别人说狂犬病毒什么的,只能去提醒一句“居士还是要小心些”的话语。

    可那护卫却满脸不在乎,反倒对李臻好一通道谢。

    态度比之前恭敬了不止一倍。

    无奈,李臻只能祈祷咬他的那只狼嘴巴干净点……

    而这时,正打算骑马的他被商怒找到,听到了一声邀请:

    “道长,我家公子请您入马车相谈。”

    “呃……”

    李臻心说我骑马的新鲜劲还没过呢。

    可商怒却以为李臻担心他的马,拱手说道:

    “马交给我们就好,请。”

    “……好吧。”

    李臻点点头,一路穿过了骡马队伍,来到了两辆刚刚套好的马车旁。

    路过那被毛毡包裹的马车时,他还好奇的看了两眼。

    接着,另一辆马车后门打开,烛火的光亮中,一个在一股很好闻的香气中夹杂的声音响起:

    “道长,请上车。”

    “……贫道失礼了。”

    说着,他一脚踩在了凳子上,坐上了马车。

    上车的一瞬间,他就看到了坐在上首位置的孙伯符,以及正抱着他胳膊……眼角还有泪痕,满脸委屈的枳鸾。

    以及那个终于不在跟防止被老鹰捉的母鸡一样,把孙伯符护在身后的红缨。

    三人都盯着他,满眼的好奇。

    可李臻的鼻子却动了动……

    这股味道……真的太好闻了。

    说不上来是什么味道。

    但又给他一种很熟悉的感觉。

    不是这一世的熟悉,而是上一世……

    上一世……他应该闻过和这种类似的味道。

    可偏偏就是想不起来了。
新书推荐: 最强骚操作 帝国重器 我真没有喷人啊 我在忍界搞咒术回战 重生之繁花似水 我在坟场画皮十五年 我的人生可以无限模拟 掌控时光之龙 诡异:我能模拟命数 武侠:开局龙象般若大圆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