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侠仙侠 > 大隋说书人 > 057.观扎营而窥一斑

057.观扎营而窥一斑

    李臻其实挺想来一句“你哪只眼睛看出来我手无缚鸡之力的”,但考虑到“敌我”双方的人数差距,闹不好这句话说出来,人家就得给自己小刀刺(la)屁股~开开眼了。

    于是就没敢。

    虽然他没同行的意思,可俗话说伸手不打笑脸人,这位一看就身份挺高的,荒山野岭的因为拒绝个大爷就被埋土里实在是犯不上。

    于是再次抱拳拱手,用表达尊敬的子午印感谢道:

    “多谢这位公子美意,那贫道就却之不恭了。”

    “哈哈~”

    这贵气逼人的公子哥看起来确实挺不错的,听着李臻说话客气,爽朗的笑了两声,挥挥手:

    “无事,商年。”

    刚才留给李臻那匹老马的护卫立刻恭声回应:

    “公子。”

    “便让道长跟着你吧,顺带教教他……道长怎么称呼?”

    “贫道守初。”

    听到李臻的回答,这公子哥点点头:

    “嗯,便教教守初道长如何骑马。”

    “是,公子!”

    被叫做商年的护卫答应了下来后,那公子哥便点点头,一左一右俩妹子陪着离开了。

    而等这公子哥离开,那大胡子统领才说道:

    “整顿行李,启程。”

    周围所有护卫同时抱刀颔首:

    “是!”

    ……

    “无事,你无需担心,只管骑就好了……放松,腿。注意腿,不要夹的那么紧。”

    “……????”

    骑在马上的李臻一脸的问号。

    哥们你不太对劲。

    可商年却一本正经的那着刀鞘不停的在纠正他的姿势。

    首先就要求他放松,在这种缓步前行的时候,人是要跟着马的力度去走的。

    其次就是姿势,什么地方该放松,什么地方该怎么弄……

    对方似乎对骑马极为精通,并且很有教学天赋……当然了,也不排除李臻学的快。总之,在行进了大约一炷香的功夫,李臻就已经能熟练的操控这匹老马了。

    而因为要教李臻骑马,商年自然和李臻一起落到了队伍的最后面。

    等亲眼看着李臻来了个“走,停,跑,停,走”的动作后,他点点头:

    “不错,道士你学的倒挺快的。”

    “哈哈~还是居士教的好。多谢居士~”

    礼貌的道谢,他和商年继续并排走在队伍的最后。

    这只商队的行进速度是由骡马决定的。

    骡马上驼的东西都用油布盖着,李臻看不出是什么。

    但他没多问,包括这群人的来历。

    人家不主动说,自己要主动打听的话,很容易让人想歪。

    不过倒也不至于什么都不能聊。

    比如现在:

    “居士,刚才那些……是什么人啊?”

    “他们?”

    商年岁数其实也不大,就是皮肤偏黑,所以显得老气了一些。

    听到李臻的话后,他嗤笑了一声:

    “要么是马贼,要么是装成马贼的探子。”

    “装……成马贼?”

    李臻一愣。

    商年摇头:

    “没师兄或者公子的命令,我不能和你说太多,劝道士你也别打听。”

    李臻点点头:

    “理当如此,贫道也只是问问。”

    “嗯,那就好,道士你遇到我们,其实也算遇到贵人了。”

    “哦?此话怎讲?”

    “因为如果你这么走下去,这一路可就真不太平了。公子心善,不忍你被无缘无故的抛尸荒野,所以才捎带你一段罢了。不过嘛……你还是别多问,懂吧?“

    “……”

    李臻想了想,若有所思的点点头:

    “明白了,嗨……贫道也只是个穷道士,打听那么多对我也没用啊。不过……这救命之恩,贫道没齿难忘。多谢居士了。”

    “小事。”

    商年随意的挥了挥手。

    白茫茫的官道之上,商队一步一步的朝着远方走去。

    ……

    这一走,便是一整天。

    按照商年的说法,若按照这个速度走下去,在有大半天,就差不多能到千夫山了。

    不过夜晚行进太过危险。

    所以在日暮西斜之时,整只商队便开始扎营了。

    李臻这时候才颇有些后知后觉的感觉到了这支队伍的不同之处来。

    其实倒不是说他反应迟钝,只是有些时候某些事情你不亲眼见着,你根本无从揣测。

    按照他的理念,扎营这种事情要么是寻个驿站之类的遮风挡雨,要么就是搭个帐篷那种。

    但这群人不同。

    老规矩,圆形散开。

    马车依旧在最中间。

    有两个护卫从马车地步抽出来了两根枕木,在马车的架子上一撑,固定住了那两架马车的平衡后,便解开了套了一天车的骏马。

    而骡马则依旧围着马车一圈,有护卫不知道从哪拿出来了一个个皮制槽盆,往里面倾倒着混合着盐巴、草梗、豆子的饲料。骡马各个头向外,背上的行李就放在身边,一个挨着一个,转眼间便形成了一道高矮错落的防护墙。

    接着才是护卫们。

    护卫们分成了三波人,一波人在得到了休息的命令后,便两人一组的开始在夜幕中朝着远方奔跑游荡。

    就像是在侦查一般。

    而另外一拨人就是喂骡马草料的那些人。

    最后剩下的一拨人,包括李臻和商年在内,则取了大锅开始生火灶饭。

    饭食没什么可说的,干饼配雪,放锅里一起煮,在拿出不知道是什么的风干肉往里面烩。

    味道还挺香。

    而真正让他在意的,是这些人用来睡觉的帐篷。

    以马鞍为屋脊,一侧扯出来了一层毛毡,直接用木楔子钉进了雪地之中。里面在铺上一层兽皮。

    这一层被从马鞍上固定好的毛毡就像是拴住马的那根绳子,把马钉在了原地。

    有几个干活比较快的护卫在等待饭食的功夫,已经直接躺进了里面。

    几声呼哨,他们的马便或者跪倒,或者侧躺。

    就这样,人和马睡在一起,马的体温便在这冰天雪地提供了非常良好的供暖效果。而毛毡和兽皮锁住了温度……光看着都知道,一定很舒服、暖和。

    看着这一切,李臻心里逐渐有了一层浅显的认知。

    这群人……实力不论,首先应该经常以这种方式和马匹共同生活,不然不至于如此默契。其次……他们应该是具备一定的军事素养,无论是防御,侦查,还是分班工作,都磨合的相当成熟。

    这群人……

    不简单。
新书推荐: 红楼之凤兮归来 [排球少年]西谷同学求我移情别恋 月光之下 他不是问题学生 钻石的正确打磨方式 马甲怪和玩家同临的世界有救吗 第三次冲喜她嫁了个纸人gl) 濒死动物拯救中! 我逼对象吃软饭[快穿] 快穿:给病娇花神吃颗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