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侠仙侠 > 大隋说书人 > 047.我要保他

047.我要保他

    抬眼望去,小道士的双眸一片平静。

    “你……”

    本能的握住了李臻的胳膊,鲜血与口水顺着丘道人的嘴滴落在了他那满是水泡的手臂上。

    丘道人似乎还想说什么,可在察觉到了李臻抽手的动作后,忽然,他露出了狰狞的笑容,一把抓住了李臻的胳膊:

    “同去!!”

    李臻脸色一变,两把飞刀瞬间飞来。

    可在那之前,临死之际的丘道人已经把他的身子朝着身后的地脉空洞给带偏了。

    “唰唰!”

    七寸薄雾瞬间切开了丘道人的两条胳膊,可李臻下坠之势已经不可避免。

    甚至,他已经看到了地下近在咫尺,黑红黑红蠕动的熔岩流。

    一股炙热直扑脸上!

    我……要死了?

    第二次?

    在向下坠的时候,他脑子里忽然闪过了这个荒唐的念头。

    而原本警戒在那名为“净空”的僧人面前的雾气人影也瞬间消失,化作了丝线朝着李臻勾去。

    可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有一道白影比雾气的速度还快,瞬间冲入了孔洞之中,勾住了李臻的腰。

    “不!!!”

    砸到了熔岩流之上,瞬间引得红色岩浆翻涌的丘道人发出了一声绝望的呼喊,然后就被一捧鲜红的熔岩呼住了脸庞,沉了下去。

    而这时,一个金光灿灿的东西从熔岩之中飞出,一闪即逝,钻进了李臻的体内。

    什么东西……

    李臻还没反应过来,忽然意识一黑……昏了过去。

    白色的尾巴忍者疼痛,把李臻从孔洞之中拉了出来。

    满身烧焦痕迹的狐狸终于再也支撑不住,跌倒在了一旁。

    金光与白雾同时消散的无影无踪。

    ……

    “咯哒咯哒咯哒……”

    机关齿轮之声响起,狐裘大人和薛如虎在机关落地后,看着自己面前横七竖八倒了一地的狐狸与乞儿,薛如虎问道:

    “大人,这些妖族该如何处理?”

    “无妨。”

    狐裘大人说了一句,从怀里掏出了一个瓷瓶,一指那生死不知的陆存净说道:

    “喂他吃了,封住他的窍穴,他还有用。”

    “是。”

    薛如虎立刻走到了陆存净身边,而狐裘大人则径直朝着里面走去。

    刚才木鸟被风火所毁后,接下来发生的一幕狐裘大人并未看到。而走到了地下空间后,上坡,看着眼前的一切,他似乎并没什么意外。

    扭过了头,看向了那闭目盘坐的净空和尚问道:

    “丘存风呢?”

    “阿弥陀佛,见过特使大人。”

    净空和尚起身,双手合十,冲狐裘大人行礼后,恭声说道:

    “被那位施主打进了地脉之中,业火灼身,不存于世。”

    “哦?”

    狐裘大人看着还被一条狐狸尾巴卷着的李臻,又问了一句:

    “刚才为何不出手帮丘存风?”

    “回特使大人。”

    净空低眉颔首:

    “了尘寺上下奉禅院之命,前来此地为天君观炼丹遮蔽天机耳目,除此之外,一切之事与了尘寺无关。出家人六根清净,诸恶诸因果自不沾惹。”

    “哈~”

    听到这话,狐裘大人轻笑了一声。

    笑声里满是讽刺:

    “还真是四大皆空啊……可说到底,你们修的还是自己。无论这丘存风抓妖族幼崽活祭,还是捉小乞儿入药炼丹,在你们看来,都不算什么,对吧?”

    “阿弥陀佛,一切有为法,因果轮回,自有定数。”

    “荒唐。”

    狐裘大人嗤笑了一声:

    “也就骗骗自己罢了。难怪那些天竺来的番僧说你们是小乘佛法,只能修身无法成佛,我看这话倒也不错。净空和尚,如此大恶之人在你面前行如此之事,你竟然还能无动于衷,当真是厉害至极。“

    “阿弥陀佛,有生皆苦,有念皆妄,灭尽无余,不受后有……”

    “自欺欺人。”

    言语之中,狐裘大人用蔑视的语气刚说完,薛如虎从后面追赶了上来,恭声说道:

    “大人,窍穴已封。”

    说完,他看着眼前的一切,又看了看旁边默念经文的净空和尚,皱眉问道:

    “下一步该当如何?”

    说这话时,他是盯着那砸在一旁的炼丹炉盖问的。

    狐裘大人一伸手,薛如虎赶紧把那瓶丹药双手奉上。

    只见狐裘大人先来到了昏迷不醒的李臻面前,从瓶子里拿出了一颗丹药塞到了他嘴里。

    接着在薛如虎那意外的目光中,来到了那只卷着李臻的狐狸身边,掰开了獠牙兽嘴,又丢了一颗丹药进去……

    薛如虎目光里充满了不解。

    救那道士也就算了。

    救这俩狐狸……是做什么?

    可狐裘大人不解释,他也不敢问。

    接着,狐裘大人便走到了那地火孔洞前,看着下面重新化作了黑红的熔岩,似乎发起了呆。

    约莫一炷香的时间,狐裘大人忽然开口:

    “行了,醒了就不要在装了。”

    薛如虎听到这话后,直接扭身,长槊横摆在身前。

    果然,卷着李臻的那条狐狸在听到这话后,睁开了眼睛。

    先是看了一眼依旧昏迷不醒的李臻,它默默收回了狐尾,清冷的声音响起:

    “你想做什么!”

    “哦?还是条母的?”

    狐裘大人的话语让狐狸本能的呲起了獠牙。

    可这时,却听狐裘大人继续说道:

    “别紧张,我只是想和你聊聊。或者说……送你一桩天大的功劳。“

    “……”

    听到这话,狐狸眼睛一眯,警惕的后退了一步。

    可看着就在狐裘大人那一侧还昏迷不醒的同伴,它停住了脚步,清冷的声音里饱含警惕的说道:

    “有话直说。”

    这时,狐裘大人缓缓转身,面向狐狸:

    “追回族中丢失的幼崽,摧毁了人族一处地脉丹房安然而退,顺带斩杀了一名红衣法师。这功劳,够不够大?“

    “……”

    听到狐裘大人的话,狐狸的眼睛再一次眯了起来。

    尾巴微微摇摆了几下,说道:

    “你要保这个道士?”

    “青丘狐族乃妖族智囊,传闻越是女子便越是聪慧。看来这传言倒是真的~不错。”

    狐裘大人斗笠上下微动,指着李臻:

    “我要保他。”

    “所以,你保了他,红衣道士不顾盟约掠夺我族小辈,我们报复本是理所应当。可到你这,这炉子里的丹药被毁,恐怕也要算到我们头上罢?人族,你倒是好算计!”

    听到这话,狐裘大人简单明了的问道:

    “所以,成交?”

    “……成交。”
新书推荐: 最强骚操作 帝国重器 我真没有喷人啊 我在忍界搞咒术回战 重生之繁花似水 我在坟场画皮十五年 我的人生可以无限模拟 掌控时光之龙 诡异:我能模拟命数 武侠:开局龙象般若大圆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