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1.叩门

    与前世参加过,或者“自己死”时候的葬礼不同。

    这个时代的丧葬文化还是偏向道教的。

    虽然都是装裹入殓这一套,但没有什么“西方正路”这一说,那是佛教的说法。在道门这边的白事,在细节上还是有所差别的。

    比如现在。

    李臻作为道士,有他在,那么别人便无需操心。

    他会操持这位苦命人的葬礼。

    伍瘸子走了,去买棺材,而这乳名唤作“娥女”的女孩头上已经缠上了白布。

    白布就是李臻的那块手绢。

    道门说清静无为道法自然,处始观寓意尽处即始。

    这手绢本就是白幡儿上扯下来的,如今也算是从哪来回哪去了。

    但也因为娥女是女孩,所以没法像孝子那样头带孝帽。只能缠绕一根白绸子,手绢剩下的,李臻给她绑在了腰上,同时还拴上了一根草绳。

    老郑婆子没什么亲戚,夫妻俩都是当年从关内来这边讨生活的苦命人。但好歹也在这且末城一些年头了,亲戚无法到来,可周围的邻居应该不介意来送这苦命的老婆子一程。

    “娥女,贫道带你去请人。”

    “嗯……”

    女孩弱弱的应了一声,见李臻把手伸出来,她便搭了上去。

    从这一刻开始,李臻便是她家中长辈。

    一路走出了院子,他就看到了那几个小乞丐,吩咐了一声:

    “看着点,莫要让什么野狗老鼠之类的惊扰到尸体……”

    话还没说完,看到这几个小乞丐面露惊恐之色,明白他们还是害怕。

    于是摇摇头:

    “那便守好门,等你们爹爹回来,知道吗?”

    几个小乞丐这才松了口气,点点头。

    “嗯,走吧。”

    李臻拉着娥女就往旁边一户人家那走去。

    来到了门口,他吩咐了一声:

    “一会见到人了,就给磕头,知道么?”

    “嗯!”

    娥女应了一声,李臻上前了一步,敲响了对方的房门。

    正常来讲,敲门应该是用骨节敲,节奏是“咚~咚~咚~”,又或者是怕里面的人听不见,用拳头砸门。

    但节奏是相对固定的。

    就是“咚~咚~咚~”。

    可李臻却没有。

    他是用手掌拍的。

    “啪啪啪!”

    声音急促,响亮。

    这种急促的敲门声是报丧之用,一般来讲是不兴拍的,因为这么拍太得罪人,除非是家里死人了,否则绝对不能这么拍。

    是大不敬。

    大家也都懂……因为当时李臻买完棺材后,孙掌柜也是这么吩咐的。

    可以说是大隋约定俗成的一种规矩。

    果不其然,当李臻快速的拍响房门后,里面立刻传来了一阵急促的脚步声。

    房门打开,一看到李臻和头戴白绸子的娥女后,这户人家立刻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了。

    门全打开,人跨过了门槛走了出来。

    不是自己家死人,这种事儿不能在家里听。

    得出门听,把晦气挡在门外。

    而见这汉子走出来后,李臻看了娥女一眼。

    小女孩噗通一声跪在了泥水地当中。

    这叫孝子头。

    一是谢邻居的开门之恩,二是为了父母在生前所犯的过错赎罪,若有得罪这户人家的地方,娥女替郑老太太磕头,以求原谅。

    而都是邻里邻居的,开门这汉子也知道了老郑婆子走了。

    看到女孩跪,上前一步把女孩搀扶了起来,用力的点点头:

    “知道了,一会就去。”

    “福生无量天尊。”

    李臻稽首道谢,拉着娥女那脏兮兮的手继续下一家。

    照例,挨家挨户的磕头,挨家挨户的请。

    有的人是答应,有的人则直接看到娥女后关上了门。

    关门就是不去。

    这其实也没法计较……可能老郑婆子生前和人不对付,死了不去也正常。

    李臻也不多言,每户答应的他都道谢,拒绝的人他也行礼。

    此刻他的手上已经全是泥了。

    这天上的雨雪越下越大,万幸那把伞很给力,不至于把俩人都浇湿。

    一路前前后后走了四条巷子,全都拜访完后,李臻看着满脸泥水与泪水的娥女,柔声问道:

    “还有什么人没告诉吗?”

    娥女摇头。

    也不知是不知道还是没了。

    李臻见状,直接拉着她往回走。

    等回到老郑太太家的时候,他看到院子里已经多了不少打着伞的汉子或者妇人,还有几个老头老太太。

    都是刚才通知过的。

    同时,伍瘸子,孙掌柜,以及几个腰缠黑布的抬棺八仙正站在屋子里,旁边还放着一个薄皮棺材。

    棺材旁边是两袋子黍稷。一包已经打开,盆里正冒着黍稷燃烧后的青烟。

    见李臻回来,伍瘸子便点点头。

    多余的话没说。

    而等李臻进了屋,就看到了有俩刚才自己拜访的妇人正守着灶台,灶台也在冒烟。

    应该是在蒸五谷饭。

    “福生无量天尊,贫道代苦主多谢各位善男女来送她一程。”

    说着,他从怀里又掏出来了几枚铜钱。

    数了数,拿出来了七文。

    因为他已经看到了有一户邻居已经带着锣来了。

    一枚,他给了娥女。

    剩下的六枚,他给到了那位带着锣来的邻居。

    邻居见状,点点头,收了铜钱后,分给了旁边站着的一个汉子三枚。

    “咚!”

    锣声响起。

    李臻看着娥女,低声说道:

    “跟着锣夫,让他们带你去买水,买到了什么水,就把钱给人家,知道吗?”

    “嗯。”

    娥女点点头,跟着俩邻居走了出去。

    所谓的买水,就是走出门后遇到的第一口活水……不管是井还是河,把钱投到里面,打水出来。

    这水是用来给死者净身用的。

    俩锣夫一边敲锣,一边领着娥女走了。

    李臻呢,则坐在了尸体旁边,继续念诵《太上洞玄灵宝救苦妙经》。

    而这次念的时候,他的声音显得庄严而肃穆,没多久,整个院子里似乎都是他的念诵经文之声。

    犹如洪吕大钟,响彻云霄。

    众人无不心中凄然……

    不多时,五谷饭蒸好了。

    李臻这才停下,把饭装在了一个碗里,又倒扣到了另一个碗上面,形成了一个山包的弧度后,亲自点上了三根清香。

    点香之时……他忽然想到一件事……

    今日……怕是去不成同福居了罢?

    他微微摇了摇头。
新书推荐: 帝国重器 我真没有喷人啊 我在忍界搞咒术回战 重生之繁花似水 我在坟场画皮十五年 我的人生可以无限模拟 掌控时光之龙 诡异:我能模拟命数 武侠:开局龙象般若大圆满 我的娱乐王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