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9.死了

    一路赶到山下时,他没直接奔西市,而是打算去伍瘸子的地盘总部,把这一罐子饽饽给他。

    所谓的总部,无非也就是一个荒废了的院子而已。

    且末城这种院子虽然不多,但也不少。

    李臻轻车熟路的在巷子里穿梭,接着就来到了一户墙上都长草了的大院门前。

    “伍瘸子!贫道来送你往生极乐啦!”

    这天气是雨夹雪,冷的要死。

    这种天气,叫花子肯定不会出门的。

    而果不其然,他这么一嚷嚷,院子里就响起了一声叫骂:

    “你个龟儿子,大早上起来哭哪门子丧!”

    李臻一乐:

    “哈哈,给你个龟儿子哭丧!”

    说完一脚踹开了门,就看到了伍瘸子正站在满是破洞的大门口,拄着拐杖正看他。

    旁边还跟着几个孩子。

    就是昨天那几个喊着让他早日升天的小崽子。

    李臻一步踏进去,手里的罐子也提了起来:

    “给,加了砒霜的,早点吃,早点死。”

    伍瘸子一愣……

    似乎有些没反应过来。

    可那几个围着他的孩子有俩很机灵,冒着雨跑了出来,一把抢过了罐子,拿开陶罐上面的破布后,满眼的惊喜:

    “爹!是饽饽!”

    “……”

    伍瘸子接了过来,手一摸,就感觉出来了……这饽饽还有余温。

    蓬头垢面之上的双眼是一阵意外:

    “牛鼻子,你发财了?”

    “哈哈~这就不告诉你了。”

    李臻笑的有些得意,又有些恶趣味。

    心说你吃吧。

    等咬上一口了,我在告诉你这里面有老鼠屎。

    然后等你吐出来后,在来一句“逗你玩”……马仨立都没我会逗!

    哈哈哈~

    而伍瘸子果然按照他所想,把那一罐子,约莫有十来个的饽饽一个一个的拿出来,分给周围的几个孩子。

    一边分,一边还嚷嚷:

    “就知道你个牛鼻子有良心!慢点吃,不许抢别人的!”

    见几个孩子吃的狼吞虎咽,他还呵斥了一句,接着才自己拿出来了一个饽饽,捧着陶罐,咬了一口后,咕哝着说道:

    “对了,牛鼻子,和你说个事儿。”

    李臻正打算按照剧本走呢,可听到这话后一愣:

    “什么啊?”

    就见伍瘸子来了一句:

    “老郑太太死了。”

    “……?”

    李臻一懵,脑子里那些恶趣味瞬间消失的无影无踪,下意识的来了一句:

    “谁……谁死了?”

    “郑婆子啊。”

    “……西市门口郑婆婆?!”

    “对。”

    咬着有些粗粝的饽饽,伍瘸子点点头:

    “昨天小崽儿们去要饭,看到的。衙门发现的,老太太去河边给人洗衣裳,脑袋……”

    指着自己的头太阳穴的位置:

    “磕到了。当场就没气儿了……哎哟,那个可怜啊,老郑婆子你又不是不知道,就剩下一个孙女了。家里就那几个铜板,我听小崽儿们跟我学的,说是有人给出主意,让那丫头今天去西市插黄标呢。”

    插黄标就是把自己的脖子后面插根草棍。

    卖自己。

    说白了,就跟后世里电视演的什么卖身葬父是一个意思。

    李臻一听,赶紧问道:

    “那让郑婆婆洗衣服那家人呢?没赔钱?”

    “……?”

    伍瘸子用一种“你疯了吧”的眼神看着李臻:

    “老郑婆子自己不小心,能怪谁?这天那么滑……在说了,你知道是哪家让洗的?她是自己摔倒,又不是别人害她。就算衙门的人找到那户人家了,别人不承认,难不成还上刑?你还不知道吧?据说这几天咱们这来了个大人物,大老爷巴不得一片祥和呢。一个老婆子死就死了,闹大了,他头上的乌纱帽不就要动位置啦。这几日大堂的鸣冤鼓门口都好几个衙役守着,就怕有人闹事……“

    “……”

    听到这话,李臻掉头就走。

    可刚走了两步,抬头看了看天色……

    这会淅沥沥的雨雪还下着呢。

    这丫头……到西市了没?还是说在家呢?

    想了想,他快速扭头看向了伍瘸子:

    “你知道郑婆婆家在哪么?“

    “……哦对,我想起来了,老牛鼻子死的时候,身上那套衣裳还是扒她家老汉的是吧?”

    伍瘸子说着,把罐子递给了几个孩子:

    “爹爹不回来,谁也不准吃!”

    说完,拄着拐棍说道:

    “我和你一起去。”

    “……嗯!对了,你能不能在让这几个小崽子去西市看看?”

    “行。”

    伍瘸子答应的很痛快:

    “儿啊,你们几个去西市,找老郑家那个丫头。要是在,告诉她先回来,牛鼻子要给她奶奶念经超度啦。”

    “知道啦,爹爹。”

    几个孩子听话的跑进了屋,拿着几把不知道从哪掏来的破伞,还递给了伍瘸子一把。

    结果伍瘸子没要,而是看着李臻:

    “牛鼻子,还不赶紧给爷爷打伞!”

    “……”

    李臻无语了,走到了他身边。

    而伍瘸子刚出来,乱糟糟的头发上就滴下来了冰冷的雨水。

    “……你这伞怎么漏了?”

    “要你管?”

    “管不管再说,你能不能把那漏的地方从爷爷我头顶挪开?”

    “赶紧走!再不走一会踢断你的拐棍,让你来个狗啃泥!”

    “哈哈哈哈哈~”

    也不知道是真没心没肺还是咋的,伍瘸子笑的还挺开心,和李臻一起出了这破院。

    而几个孩子出了屋子后则朝着另一个方向走去。

    李臻回头看了一眼,依稀还能看到俩孩子往兜里揣饽饽的动作。

    “别看啦,赶紧的。”

    伍瘸子催促了一句,同时扭头看了一眼后,说道:

    “下次你再多拿点啊,这一罐子饽饽最多够那小崽子们吃到今天晚上。万一这几天雨雪不停,明天可就要挨饿了……”

    “……你还真拿自己当亲爹了?”

    “废话!”

    一瘸一拐的在巷子里面走,伍瘸子脸上是一种很奇特的表情。

    说不上来是什么样。

    但却很暖。

    “喊一声爹,那我一辈子都是他们的爹爹……一会看吧,郑家那丫头模样还不错,实在不行,也跟我来要饭。等在过几年岁数大了,给找个好人家卖了,没准能卖一两银子呢。在那之前,我保她不死。”

    “……伍大爷果然是盖世英雄。”

    “哈哈哈~”

    雨雪之中,一个破落道士,一个瘸腿叫花子渐行渐远。
新书推荐: 最强骚操作 帝国重器 我真没有喷人啊 我在忍界搞咒术回战 重生之繁花似水 我在坟场画皮十五年 我的人生可以无限模拟 掌控时光之龙 诡异:我能模拟命数 武侠:开局龙象般若大圆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