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侠仙侠 > 大隋说书人 > 002.《九头案》

002.《九头案》

    且末县城是防御妖族来犯的一座边城,因为四周地势高起,有瞭望之能,常年有边军驻守,故久而久之一些和边军做生意的人便在此地安家落户,慢慢的一座城镇就在这极西之地起来了。

    至于妖族什么样……

    别说李臻没见过。

    估计问十个人,十个人都得说不知道。

    据说它们被大能赶走之后,很多年没出现过了。

    这个世界虽然有点类似自己穿越来之前的隋朝,但一些细节根据他的了解还是有所不同的。妖族来犯这种事情……对他来讲还是太虚无缥缈。并且,他也没兴趣见。

    快饿死的人了,谁关心妖族会不会来?

    妖族要真来了有边军挡着,边军若是挡不住,还能指望指望塔大。要是塔大在挡不住……大不了死呗。

    躺平这种读书人的事儿,不寒碜。

    第二天一早,一路裹着破烂的道袍哆哆嗦嗦的下山,李臻来到西市这边的热闹街道。

    街道口一个驮着背,手还没了一只的老婆婆看到他后立刻“双手”合十,看起来是要给李臻鞠躬参拜。

    没办法,驼背,见谁都得弯腰。

    “李道长。”

    “诶,郑居士,吃了没呢?”

    李臻应了一声。

    “……啊?”

    老太婆显然有些没适应这种现代人的称呼,并且古人说到底还是单纯的,虽然这位李道长说话有点古怪,可人家毕竟也是道士。

    听到李臻的话,以为他要化缘,仅剩下的一只手哆哆嗦嗦的从怀里面拿出来了一个破手绢,没剩几颗的黄牙一咬,也是豁出去了,把手绢展开后,里面是半块看起来还有一些麸皮的饼子。

    “李道长,拿去半块吧。今天生意不好……”

    李臻心说您那就是半块。

    虽然口水分泌,但还是摆摆手,颔首回礼:

    “居士的心意我领了,我吃过了,腹中不饿。”

    这郑婆婆也是个苦命人,也是少数还迷信自己那处女观里捐点香火钱,来世能投个好人家的人。孩子被狼给掏了,老伴去报仇,顺带给儿子收敛尸骨,又白给了。只留下了她一个苦命人领了个孙女,靠着给边军浆洗衣裳赚几个大子儿。

    但现在也是淡季。

    熬不熬得过这个冬天还两说呢。

    孤苦伶仃的,他在饿也真下不去嘴。

    并且……师父死的时候,身上那身干净的衣裳还是穿人家老伴留下来的。

    实在是不好逮住一个人往死里薅了。

    而这会时间也差不多了,他直接对这位郑婆婆说道:

    “婆婆,先这么着了啊,改天请您吃饭……呃……福生无量天尊,郑居士,贫道还有些凡尘琐事,就此别过。”

    说着,他点点头,快步朝着西市里面走去。

    ……

    西市内,门可罗雀。

    天,越来越冷了。这会是个人都不愿意出门,这时候出门的要么是一些商贾富户肯出来喝杯酒,看看那些冰天雪地还在土里苦哈哈刨食的人寻些优越感,顺带找点乐子……

    要么就是兜里有点闲钱,在家实在憋着无聊的闲汉。

    没办法,且末这地方……或者说这个时代,对于这座小城来讲,娱乐方式实在是太过单一了。

    冬天就只能喝酒,逛窑子,可逛窑子还要给那群边军大爷让路……搞不好还会被打掉一颗门牙光屁股跑出来那道半掩门……在说了,白天你逛什么窑子?不嫌冻屁股?

    而也正是这种独特的季节,自己要去的那家酒楼老板才会“开恩”,半信半疑的让自己去那说半天书。

    自己得抓紧了。

    不然万一迟到了,搞不好都不用明天,今晚他就得饿死。

    李臻裹紧了衣服,快步朝着西市挨着城墙的酒楼处走去。

    话分两头。

    且末西门门口,两个衣着朴素的中年妇人很低调的商议着。

    其中一个面容虽然谈不上丑陋,但也不咋地的妇人观察了一下形势后,指着一家名为“同福居”的匾额,对另一位其貌不扬的妇人低声说道:

    “姐姐,来这酒楼打探下消息?”

    而另一位妇人抬头看了一眼后,点点头:

    “找个无人之地,换一身男人的皮在去,低调些,昨晚差点被人发现,我们有任务在身,莫要惹是生非。先打听清楚这城中状况,今晚再探!”

    “嗯嗯~”

    那中年妇人声音清脆,但一闪即逝:

    “知道啦。”

    “收声!走!”

    另一位妇人拉着她快步朝着巷子走去。

    ……

    “嘶~真香。”

    刚进酒楼,李臻就闻到了一股面条……不对,汤饼的味道。

    那味儿可太香了啊……

    “咕咕咕~”

    饿的咕咕叫的李臻低头看了一眼自己那破烂道袍,在心底又叹了口气。而店小二一看到李臻后,也赶紧跑了过来:

    “李道长来啦。”

    “福生无量天尊。”

    李臻颔首回礼:

    “贫道应曲掌柜之约而来。敢问曲掌柜可在?”

    “掌柜的没在。”

    小二摇摇头:

    “昨儿晚一伙边军来喝酒,今天上午酒不够啦,掌柜的去李烧锅那买酒去了。但走之前也吩咐过了,桌子也给您搭好了,喏。”

    随着店小二指的方向,李臻便看到了摆在通往厨房那条必经之路上的一套小桌椅。

    “掌柜的说了,按照和道长的约定,从道长开始说故事起来算,卖出去的炒豆子的钱,有道长7成。茶水的钱3成。酒不算,肉菜不算,汤食也不算。道长说完,我可以帮你走一圈,要是有客官肯赏钱,咱们五五分账,中午管您一碗汤饼,对吧?”

    “对。”

    李臻点点头,扭头看了一眼那套桌椅……

    位置可够差的。

    这屋子里最冷的地方,就是厨房这道门附近。

    因为要上菜,时常开关,根本存不住什么热气。

    但也没办法……

    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

    于是也就不在多说,只是盼着一会客人能多一些才好。

    一碟炒豆子一文钱,只要有三桌客人点了,自己就能赚两文。

    中午要是能吃饱,就靠这两文钱,明天还能多活一天。

    于是他对小二点点头:

    “那我先坐那整理一下,一会我觉得差不多了就直接开说。”

    “道长自便,我去后面帮忙去了。”

    店小二对李臻没什么好感,也没什么恶感,听吩咐办事而已。

    这会还不是上人的时辰,赶紧去后面忙活一阵,免得掌柜的回来说自己偷懒。

    ……

    坐在椅子上,李臻把手摸向了怀里,拿出了一卷白布。

    这是从师父葬礼的幡儿上面扯下来的。撕吧撕吧当个手绢,没办法,物尽其用嘛。

    而手绢里面包的是一块观里的醒木。

    醒木这东西不只是曲艺行里的人要用,其他行当的人也要用。

    最后,是两根树枝,一头用草绳系在一起,另一头缠着一块白布,勉强拼接成一个没扇骨的扇子。

    而这白布……

    别问,和手绢是一个妈。

    没钱买扇子,自己diy了这么一个。

    不管怎么样,有了这三样道具,自己这书算是能说了。

    而摆弄好后,他左右看了看……起身从柜台那拿了个不知道干净不干净的陶碗,找了一把茶壶,从里面倒了一碗水放桌边儿上。

    这就算齐活了。

    全程,那两桌人对他都毫无兴趣。

    仿佛当这个穷道士不存在。

    李臻呢,也不直接开说。

    同福居一共两层,上面都是雅间,这会没人。

    就算有人也未必是来听书的。

    请客吃饭嘛,门一关,聊点自己的事情。

    所以不是他的主要潜在用户。

    而那两桌客人也不是。

    喝酒只敢抿,还是最差的浊酒。

    菜也不点多,一碟炒豆子俩人吃,另一桌除了炒豆子,也就要了一个和炒豆子一样价钱的苦菜。

    未见的会在花钱。

    更何况,“说书人”这个职业,目前的大隋朝没有。

    万事开头难,他不指望别人打赏,只是希望赶紧有客人进来,点菜的功夫,自己开说,不管咋地也能先赚“0.7”个铜板。

    而说来也巧。

    就在他坐在这被冻的哆哆嗦嗦的时候,打门口进来了俩人。

    顿时,李臻精神头来了。

    打量了一下这俩人……虽然普普通通,但至少能点个炒豆子吧?那玩意可是下酒神器。

    于是赶紧正襟危坐,同时帮忙喊了一嗓子:

    “小二,来客人了。”

    “嗳~~~~”

    听到了动静,手还湿漉漉的店小二赶紧从后门跑了进来,看到俩人后热络的说道:

    “客官,里面请。快请坐~”

    俩人没接话,只是环视了一下环境后,直接顺着店小二的指引,坐在了一张靠窗的桌子上。

    “二位吃点什么?瞅着眼生,我们同福居的酒可是不错……”

    他话还没说完,忽然就听“啪”的一声!

    这动静很突兀,这一屋子人瞬间就把目光集中到了李臻的身上。

    只见那道袍上还打着补丁的年轻道士正襟危坐,目不斜视,手里还抄着一块黑漆漆的醒木舌绽春雷:

    “难难难。”

    “……?”

    “??”

    “????”

    “……”

    一屋子客人都傻了。

    这人干嘛的?

    吃饭喝酒呢,放个牛鼻子进来干什么玩意?

    可就在这时,就听李臻继续说道:

    “道德玄。”

    “不对知音不可谈。”

    “对了知音谈几句……”

    “不对知音是枉费~~~”

    醒木抄起,在众人错愕纳闷的目光中,他不轻不重的落在了桌子上面:

    “啪!”

    “舌尖!”

    “……”

    “……”

    “……”

    一片安静。

    最开始的那两桌客人都听傻了。

    这什么玩意?

    说什么呢?

    你干嘛的?

    可是,最新进来这两个客人却不约而同的对视一眼,眼里面是一抹警惕的神色。

    而对于这一切,李臻是不知道的。

    他说完这定场诗后,便按照习惯,低头把醒木挪了一下位置,和扇子与手绢平齐。

    再次抬起头,他看着错愕的众人笑着说道:

    “吓着各位了吧?各位别慌,也别忙。是不是在想我一个臭道士大清早的在这絮叨一首酸诗,我算干嘛的?哈~没关系。”

    对着众人他摆摆手:

    “这话啊,要说起来,可就小孩没娘,说来话长了。不过咱们还得往回说。姑且~~就先说说我是干嘛的吧。”

    他微微一笑:

    “各位别看我是个道士,可我今儿个啊,一不算命,二不给人看风水,今天啊,您各位算是来着了。我啊,是个说书的。”

    说完,他下意识的就想拿起来扇子……

    可动作一僵。

    不行,这扇子现在也忒丢人了。

    只能作罢。

    尴尬而不失礼貌的微微一笑,对俩人抱拳拱手:

    “新来的二位客官,先点菜,点壶清茶,要上一叠炒豆子,今儿个啊,我给各位讲个九头十三命的故事!”
新书推荐: 最强骚操作 帝国重器 我真没有喷人啊 我在忍界搞咒术回战 重生之繁花似水 我在坟场画皮十五年 我的人生可以无限模拟 掌控时光之龙 诡异:我能模拟命数 武侠:开局龙象般若大圆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