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综]巫祝与猫咪 > 第一章~第三章

第一章~第三章

    竹盈纪事 第一章烧焦的女尸

    在某座地势易守难攻的高山上,有一座富丽堂皇的宫殿,名曰云路天宫,宫殿的主人名叫萧三瑞,别号流星君,因为他武功高强而又正直不阿的秉性,因此人望很高,身边因而聚集了不少受他吸引的能人异士,後来他在一座高山上建立金碧辉煌丶气势磅礴的华丽宫殿,宫殿名称以爱妻之名命名,是为云路天宫,在萧三瑞英明的领导下,云路天宫成为了江湖上一处不可忽视的势力。

    萧三瑞看着这些他辛苦建立的一切,感到非常自得意满,深感以前的艰苦努力都是值得的,这时他的妻子火云露挺着大肚子向他走来,好奇地问他在看什麽。

    「就只是观赏美景而已……妳现在身怀六甲,大夫说妳快要生了,产婆亦在预备中,为什麽不在房内休养,代行呢?」萧三瑞正倚在栏杆欣赏外面秀丽的景色,见到妻子走来,担心她随意走动会对身子有什麽影响,希望她回房休养。

    「没事,只是怀个孩子而已,女人的身体没有你想像中这麽脆弱,还有代行还有其他事要忙,宫中需要管理的事情一大堆,当然没可能时刻都待在我身边。」代行是火云露的侍女,当初她嫁给萧三瑞,代行作为陪嫁侍女也一起跟过去,後来云路天宫建成後,代行随即成为宫中总管,日常处理一大堆内务事,真的非常辛苦忙碌,她不想事事都烦代行,而且只是烦闷不想一个人待在房内,就想找丈夫化解她的寂寞而已,为免丈夫怪罪代行,火云露立即转移话题,「夫君,临盆在即,是时候要商议孩子的名字了。」

    「嗯——就叫『萧竹盈』吧。」萧三瑞的注意力由代行转到快将出生的孩子身上,他目露喜悦,为即将成为人父的事实而高兴。

    「哎呀,那是女娃的名字呢,那麽男娃呢?」火云露摸着有身孕的肚子,笑得一脸幸福。

    「不不不,妳肚子内的一定是女娃,相信我,我的感觉很准的。」萧三瑞对自己的直觉非常自信。

    两夫妻正在卿卿我我时,远处发出「轰」的一声巨响,夹杂着轻微的地震,吓了二人一跳,到底发生了什麽事,是有人意图攻打云路天宫吗?萧三瑞脸色凝重,连忙调动手下出外调查,正当他和一群手下要离开云路天宫时,火云露急急忙忙地跑过来,拉住丈夫的手请求:「夫君,我也要一起去!」

    「不行,外面不知道发生什麽事,而妳现在大腹便便,万一发生什麽危险该怎麽办?」萧三瑞制止冲动的火云露,他把手温柔地按在妻子的肚子上,「现在妳不只是一个人,所以听我的话留守宫中,放心,如果遇到危险我必不会逞强,会带同属下撤离的。」

    「好吧,你要平安回来啊。」火云露不情不愿地听从夫君的命令留在宫中。

    和妻子道别後,萧三瑞带同手下们前往巨响发出的地方,那里原本是座郁郁葱葱的小山丘,现在却变成了一个大坑洞,是陨石坠落地面吗?但四处没有陨石碎片的痕迹,所以到底是因为什麽原因造就这种景况?

    「宫主,坑洞中间好像有个烧焦的人,请允许属下前去进行调查。」一名下属自告奋勇,主动向萧三瑞担下调查重任。

    「好,你去吧。」萧三瑞大袖一挥,尽显宫主威仪。

    得宫主允许後,该下属小心翼翼地滑入坑洞中,非常谨慎地接近那烧焦的尸体,生怕那尸体突然活过来袭击他,他确认尸体没有异常後,开始调查了一番,然後他由尸体上搜到了一条完好无损的凤凰花手链,除此之外没有任何线索,他赶紧上来向宫主报告。

    「你确认那是一具女尸?」萧三瑞再三询问。

    「回禀宫主,是的。」下属以非常肯定的语气回答。

    萧三瑞由下属手中接过由烧焦女尸找到的有着凤凰花装饰的手链,据下属的报告所言,这条手链被女尸紧紧地握着护在怀中,似乎对女尸而言这是非常重要之物,可是萧三瑞看来看去,也没有发现这条凤凰花手链有任何特殊之处,不过看看现场的惨烈情况,这条手链还能够完好无损真的是一种奇迹。

    正当萧三瑞和下属们就女尸的情况进行安排时,本来留守宫中的一名下属气喘吁吁地赶来,报告宫主,现在夫人快要临盆了,希望宫主从速回去,萧三瑞得知爱妻快要生了,再没有心思关注女尸的来历如何,他把凤凰花手链随便放进袖口袋中,带领下属们回到云路天宫。

    一年过後,云路天宫的生活依然平静,夫人的侍女兼宫中总管代行正扶着一岁大的女婴走路,而火云露摇晃着漂亮精致的铃铛,引诱年幼女儿的注意。

    时间过得真是快,眨眼间就已经一年了,当初诞下宝宝时,发现如夫君所言真的是一个女娃,别提有多惊奇了,丈夫抱着刚出生的女儿,对自身准确的直觉发挥作用而感到非常自豪,之後依原先决定好的那样,为女儿取名「萧竹盈」,小小的女儿将会在云路天宫的少宫主,承继庞大的基业,作为母亲的火云露为此非常高兴。

    只是女儿一出生,总是哇哇大哭,就像要倾泻所有的不快一样,不是因为肚子饿丶要尿尿便便之类,亦不是身子不爽利的缘故,总之原因不明,就算孩子再爱哭也该有个限度吧,直到大概三个月的时间过去後,这种情况才消停了下来。虽然女儿不再无缘无故哭泣让大家松了一口气,但女儿总是不爱笑,不管如何逗她笑,她总是闷闷不乐的样子,对身边垂手可得的玩具亦抱持兴致缺缺的态度,这种了无生趣的模样让她和夫君担心不已,完全不知道该怎样和女儿相处,不过所幸的是,女儿该吃吃该睡睡,在这方面一点儿都不亏待自己,应该……还好吧。

    转眼间,就到女儿应该学步的岁数了,眼见女儿在代行的协助下,一步一步向她的方向走,火云露内心充满了喜悦,虽然女儿还是一脸苦闷的样子,但火云露依然期待终有一天女儿会展露笑颜。

    年幼的女儿当然不清楚母亲内心的想法,她专注於眼前要学习的事,在奶妈代行的携扶下,吃力地一步一步向前进,她深感一岁的稚嫩身躯是如此的无力,自然无法有任何开心的情绪,因为这副身躯内埋藏着一名成年人的灵魂,一个名叫妊云旗的成年女性的灵魂。

    妊云旗在卷云台之战中被不知是谁人偷袭身死後,原本以为会永远陷入长眠之中,怎知身子突感一阵刺痛的灼烧感,醒来後却发现自己变成了一个刚刚出生的女婴,然後在她无法抗议的情况下,被命名为「萧竹盈」。

    她这种情况算是投胎转世重生吧,如果没有前世的记忆倒好,可以无知无觉地长大,尽情享受崭新的人生,但她是带着记忆转世的,当自己变成一个毫无力量的婴儿,她身为阴阳家的力量丶仙术丶高强的剑技都荡然无存时,妊云旗顿时感到无比的恐惧,现在她连召唤「昆仑镜」都做不到,这种脆弱的状态,如果遇上了什麽意外,毫无疑问只有死路一条。

    一想到自己在陌生的地方,变成毫无自保之力的危险状态,妊云旗顿感绝望无比,她害怕得哇哇大哭,因为这是作为婴孩的她少数能够做到的事。後来经过三个月左右的时间,她才逐渐接受这个残酷的现实。

    经过对她而言漫长的婴儿时期,虽然现在她仍然还是小婴儿,但终於到了能够学习走路的年纪了,跨过这一步,就迈进新的阶段了,她就不再是以前那个无力的小婴儿了,话说回来,婴儿生活对她而言真是前所未有的辛苦,在前世她总是羡慕婴儿的无忧无虑,只管吃和睡,现在她亲身做了一回婴儿,才发现以婴儿的姿态过活何其的不容易,除了吃就是睡,身体不受控制地尿尿和便便,需要人清理,简直令人难堪,亦没有什麽娱乐可供消遣,大多数时候只可以发呆和睡觉,这样的生活长此以往下去,人都疯了,不过人类是适应性非常强的生物,这段艰难时期总算过去了。

    在母亲和代行奶妈的加油鼓励下,妊云旗小小的身躯终於成功走到母亲那里,脚步不稳,扑进母亲的怀中。

    「盈儿好棒啊,这是妳的小礼物啊,拿着。」火云露温柔地抱着妊云旗,把铃铛交到对此毫无兴趣的幼小女儿手上。

    「小姐真的很可爱很讨人喜欢,前几天抓周的时候小姐抓的是羽毛形状的金发簪,将来小姐必定会嫁给非常爱她的如意郎君的。」代行奶妈一脸笑吟吟的,似乎在幻想小姐长大成人後披着嫁衣的样子。

    「唉!一想到盈儿将来会嫁为人妻,我内心实在舍不得啊。」火云露一想起女儿终将会离开她嫁出去,眼中露出不舍的目光。

    在火云露和代行在为小女婴的将来各种伤春悲秋时,没有注意到小女婴那充满厌恶嫌弃的眼神。

    早知在前几天的抓周活动中,她就拿铜钱丶算盘丶印章这些物件完事,她只不过是第一次见到羽毛形状的金灿灿的发簪,好奇那是不是真金做的,所以想拿起来仔细观摩,怎知就被人冠以将来姻缘美满,会觅得如意夫君之类晦气的狗屁祝福语,她当场感受到极大的侮辱,气到哭了出来,抓周活动才草草结束,现在这个话题再次被人提了出来,简直令人烦不胜烦,而且她不是云路天宫唯一的继承人吗?为什麽总是安排她去做赔钱货,就算需要婚姻,亦应该是由他人入赘吧,虽然她两种都不想要。

    这时妊云旗的脑中浮现出一个可怕的猜想,她这位新母亲该不会想生男宝吧,不行啊,要知她能够撑过痛苦的婴儿时期,是因为她清楚知道自己会是云路天宫这个庞大基业的继承者,所以她才可以咬紧牙关挺了过去,一旦有了所谓的弟弟的话,她有很大可能会丧失继承人的资格的,这种未来她一点儿都不想要,如果她这具肉身的母亲真的生下了男婴,她唯有掐死这个弟弟以保住自己的地位了。

    虽然前世她是出生於只有妈妈丶两个姥姥(已逝世)和妹妹的女性组成的家庭,所以并没有被家人重男轻女的对待过,但她仍然清晰地感受到现代社会对於女男不公平的待遇,更何况她现在身处的是类似中国古代的地方,可是不管如何,她都不会认同这些积压在女性身上几千年的枷锁,决不!

    为了制止母亲和代行奶妈继续谈论她的婚姻大事,妊云旗开始利用婴儿特权,大哭特哭起来,成功制止了母亲和代行讨论的话题。

    「哎呀,盈儿,为什麽哭啦。」火云露赶忙抱起哭泣不已的妊云旗,温柔地摇晃着哄她。

    「夫人,代行总有一个感觉,小姐似乎能听懂我们的说话,之前抓周的时候,有人祝福小姐以後会有美好姻缘时,小姐不是哭得很厉害吗?现在听我们谈论有关小姐的终身大事,小姐也哭了起来……可能只是巧合而已,夫人当我没说吧。」代行对自己的猜想抱着不太确定的态度,或许是她多心了。

    「……不,我觉得代行妳说得对,盈儿不会无缘无故就哭泣闹别扭,一定有她的原因。」自从女儿刚出生三个月後,她不再毫无理由的哭闹,只会在肚子饿或想尿尿便便的时候才会哭嚎,其馀时间都很安静,或许看来女儿不想嫁人?但这麽小的宝宝可以理解嫁人是怎麽一回事吗?火云露见此想试探一下,「盈儿是不是不想嫁人啦?既然盈儿不想嫁人,那就不嫁了,不愿意就是不愿意,谁人都不会强迫妳。」

    听到火云露的承诺,妊云旗的哭声渐渐变小,直至安静。

    竹盈纪事 第二章一人一兽闯入者

    看见女儿因为她不会逼迫她嫁人的承诺,开始冷静了下来,火云露大感惊喜,於是笑着向代行炫耀:「代行,妳看看,我家女儿多聪明啊,她似乎真的听得懂我们的说话呢。」

    代行见此不禁啧啧称奇,可是过不久後她忧伤地叹了一口气:「可是女人终归是要嫁人的。」

    见女儿再次开始泪眼汪汪了,火云露连忙边哄女儿边喝止代行:「代行,今後别在盈儿的面前提嫁娶之事。」

    「是的,夫人。」代行慌忙答应。

    这件事就这样揭过了,如此,时光飞逝,到了妊云旗作为萧竹盈的第五个年头。

    五岁的妊云旗拿着道具木剑认真地挥剑练习,因为年纪尚小的关系,宫主阁下和母亲不准她拿真剑,但会承诺她再长大一点的话会送给她一把宝剑作为礼物,妊云旗对此只好妥协,然後如常多吃多喝,努力锻练自己,以求达到前世的水准。话说她这副身躯的资质虽然不是太好但也不是太差,只要将勤补拙便可,时间非常充足,不需要太急躁。

    「盈儿,妳又在练剑吗?」萧三瑞和火云露夫妻在悠闲地散步时,远远地看见女儿一如往常地勤奋练剑,於是走来看看。

    「宫主阁下,娘亲。」妊云旗收起木剑,向萧三瑞和火云露问安。

    「唉!妳对我还是不肯唤一声爹吗?」萧三瑞的眼神充满无奈。

    妊云旗对此闭口不言,由她能够开口说话起,只叫过火云露为娘亲,但对这个作为她父亲的萧三瑞,她无法叫他阿爹,由前世开始,她就是在一个没有爸爸的家庭环境中长大,对父亲这种东西一点概念也没有,看到四周男人能够通过婚姻凭精称父,她就觉得不爽,男人爽一炮就可以轻松产生一堆不值钱的精子,怎及得上女人十月怀胎所付出的心血?可是,为什麽这些人还是会对愚蠢的婚姻前仆後继?尤其是女人,她们为什麽能心安理得地把自己含辛茹苦生育的孩子拱手让给男人?让自家的孩子随男人的姓氏,为男人做牛做马,这有什麽得着吗?妊云旗看着这些疯癫荒唐的人们,有种格格不入的感觉,她和他们隔着无法逾越的裂痕。

    所以,要她认父对她而言是无比耻辱的事,萧三瑞在她的眼中就是掠夺她这具肉身的母亲的生育成果,尽管母亲对此是心甘情愿的,但这并不会改变事情的本质,萧三瑞是掠夺者的事实。

    眼见女儿依然对她的父亲维持冷漠疏离的态度,火云露幽幽地叹了一口气,这个孩子性子这麽倔,到底是随了谁啊。为了打圆场,火云露掏出手帕,轻轻擦拭女儿额头上的汗水,给予温柔的关心:「盈儿,是不是累了?要不要休息一下?」

    「不累,我还可以继续练。」妊云旗坚定地回答,然後继续练剑。

    看着女儿斗志昂扬地练剑,火云露一直看着,有点担忧,她实在很奇怪,为什麽女儿对变强如此热衷,就像有什麽恐怖的事物在追赶着单薄幼小的身影一样,女儿到底在顾虑着什麽呢?她曾经把这个疑虑告诉丈夫,可是丈夫只是认为她想多了,女儿只是比一般人更热衷剑术而已,并打算待女儿再大一点,他就教她剑术……或许真如丈夫所言,是她想太多了,而且女儿学习剑术并没有什麽不好的,可以藉此增强力量和强身健体,而且身为云路天宫下一任的继承人,必须强大才可以服众,这不是理所当然的事吗?

    「禀宫主丶夫人,有紧急情况。」

    在火云露想通这些事情後,一名下属跑来,很焦急的样子,发生了什麽事吗?是很紧急的事吗?

    「慌慌张张的成何体统?有什麽事快说!」在下属面前,萧三瑞自然要维持宫主的威严。

    「有一人一兽闯进了云路天宫的范围,其他人正在抵挡闯入者的入侵,只是他们实力都很强,情况快要制止不住了,我们急需支援。」下属赶紧敍明情况。

    「竟有此事?」萧三瑞大感震惊。

    正当萧三瑞正准备给予支援时,一声「不用麻烦了」突兀响起,那是一把非常温和好听的男声,众人往声音发出处望去,一名银色长发丶气质文雅的漂亮男子徐徐走来,他身後跟着一只外型奇异的小妖兽,这就是入侵云路天宫的闯入者吧。

    「停下!别再往前!」那个向萧三瑞报告情况的手下立即上前保护宫主一家三口,他看着银发男子的眼神充满恨意,「你这个混蛋!你把其他人怎麽了?」

    「没事,我只是打晕了他们而已,没有性命危险,请放心。」漂亮男子气定神闲地回答对方的问题,他这一身作派彷佛只是来这里作客,而不是闯入私人宅地的无礼恶徒。

    「路天凌,你还和他们废话什麽?你的目标不是那个小丫头吗?」跟在漂亮男子身旁的小妖兽开口说话了,语气明显相当不耐烦。

    哇!这只奇怪的小宠物竟然懂说人话……现在不是对这种事感到啧啧称奇的时候,刚才那小怪兽说,他们的目标是她?这到底是怎麽一回事?妊云旗一脸戒备,既然闯入者那方有侵入此地的实力,那麽对付一个只是开始练习剑术不久的无力孩童应该不在话下吧,妊云旗并不是没有设想过危机会来临的情况,但万万想不到竟然会这麽快发生,对於毫无能力应对危机的自己,她感到无比愤恨。

    「盈儿别怕,我无论如何都会保护妳的!」这时萧三瑞坚定地把幼小的妊云旗挡在身後,他正言厉色,大有对方若有加害他女儿之意,他将会和对方不死不休。

    「抱歉,宫主阁下,请原谅我们擅闯此地的无礼,但我们的确有事想找令嫒谈话,绝无加害令嫒之意。」漂亮男子郑重地解释来意,表示他们并不是敌人。

    「我不管你们的目的是什麽,请立即离开云路天宫势力范围,否则我对你们不再客气!」萧三瑞开始摆出随时会准备攻击的架势,打算把不速之客赶走或杀死。

    漂亮男子见和萧三瑞交涉失败,他幽幽地叹了一口气,转而向躲在萧三瑞身後的妊云旗对话:「小小姐,妳能听到我说话吗?我只是想和妳谈话,保证绝对不会伤害妳。」

    妊云旗思来想去,似乎在犹豫真的可以相信这个陌生男人吗?不过如果想伤害,甚至杀害她的话,的确无需大费周章……本来她想继续躲在萧三瑞身後静观其变,但还是抵不住好奇心,她实在很想知道对方找上她到底有什麽目的,於是她小心翼翼地探出头来,看着那个声言要找她的漂亮男子,而漂亮男子自然注意到妊云旗的目光,然後他以口型向妊云旗无声地道出四个字。

    ——异世之魂。

    妊云旗看明白漂亮男子想传达的信息後,大感震惊,他所说的「异世之魂」是指她吗?他看得出她的灵魂是来自别的世界这个事实?不管如何,她和这名漂亮男子有进一步对话的必要。

    「宫主阁下,这个叔叔看来没有恶意,而且他好像真的只是想找我说话,我可以和这个叔叔谈几句吗?」妊云旗扯了扯萧三瑞的衣角,尽量装出一副天真可怜的模样,希望可以获得萧三瑞的同意。

    「不行,要把妳交付到不知底细的人手中,万一妳遇到危机该怎麽办?妳还小,还不知道外界险恶,所以容易相信人,放心,有爹保护妳,我绝对不会让这个家伙碰妳一根寒毛!」面对妊云旗的请求,萧三瑞依然不动如山,不过他的举动倒在情理之中,毕竟对方一人一兽无故闯入这里,还指明要见他年幼的女儿,无论怎样看,都显得非常可疑,不采取任何信任的行动才是明智之举。

    爹?别随便趁机自认是她的爹!她没有爹!妊云旗恶狠狠地瞪着萧三瑞,感觉自己被占了天大的便宜,内心非常不痛快……现在不是计较这种事的时候,观察情况,这名漂亮的银发男子实力不明,还有那会说话的小兽,据下属所言,对方只是把守卫云路天宫的人打晕,让他们失去行动能力,并没有痛下杀手,而且做完这些事後还一副游刃有馀的样子,实力肯定不俗,至於萧三瑞宫主,她由出生到现在还从未见识过他的能力如何,但看他能够一手建立云路天宫,还把云路天宫发展成江湖上一股不容小觑的势力,想必他也不是泛泛之辈,虽然经营一个组织,把组织发扬光大这些事未必和强大的武力挂勾,但要镇住底下的人,高强的武力值还是有所必要的,毕竟那群手下人全都是江湖中人,用拳头说话的。

    对於萧三瑞和神秘银发男子的对决,妊云旗还是挺兴致勃勃的,到底是哪一方会赢呢?她押那神秘男子会赢,因为她很希望和银发男子说话,问清楚他所讲的「异世之魂」是怎麽一回事,是她所想的那个意思吗?当然她押银发男子会赢主要不是因为这个原因,以她的判断,这个男人的真正实力并不像他表面上展现的那副样子,而是更深不可测的……看来这场战斗,萧三瑞的赢面不会很大,纵使娘亲总是向她赞美萧三瑞的强大,但她对此还是持保留意见,毕竟她从未看过萧三瑞的能力,因为一直以来云路天宫在江湖上威望很高的缘故,没有其他门派或势力侵扰过,所以很和平,现在终於可以趁着这件事见识一下萧三瑞的实力,何乐而不为?就算萧三瑞落败,她很确信那名银发男子不会狠下杀手,因此她很放心这场战斗,只是唯一让她不满意的是没有爆米花助兴,真是让人惋惜。

    「路天凌,要我帮助你吗?」银发男子身旁的奇异小兽态度非常傲慢的问。

    「不需要,你在一旁待着就好。」银发男子这样回答身旁的小兽。

    「嗤!好吧,真是无聊。」小兽见自己此行无法大显身手,略为抱怨,然後找个安静不容易被打扰的位置蜷缩着睡觉,似乎对即将展开的战斗不感兴趣的样子。

    现在,开阔的场地中只有萧三瑞和神秘男子,其馀人等不敢上前介入,因为众人被萧三瑞敕令过,不得介入他和闯入者的对决,所以众人只好按兵不动,静静候於一旁,不敢做出上前打扰的举动,现场气氛肃杀,但所有人对宫主的实力非常有信心,宫主可是以天星「一气绝技」名震江湖的当世高手,怎可能会输给区区一个文弱书生!

    可是,令人大跌眼镜的是,对决的结果是萧三瑞落败,萧三瑞半跪在地上,一脸大受打击的模样,似乎无法接受自己输了的事实。

    「我可以和令嫒说一会话吗?」银发男子优雅地拍了拍身上沾染的些许灰尘,不见一丝狼狈的状态。

    「这并不是你的全部实力吧。」萧三瑞不愧是率领一方势力的头领,他很快从打击中迅速回过神来,开始冷静地分析刚才对方所展现的实力。

    竹盈纪事 第三章世界重叠的危机

    「一切如你所想。」银发男子并不打算欺瞒对方在这方面的事,而且也没必要隐瞒。

    「好……好丶好!哈哈哈哈哈!」萧三瑞连声说好後,便仰天哈哈大笑,一度让一旁的妊云旗以为他受不到输掉的打击而疯掉。

    「很久没有如此时此刻,这麽让人痛快无比了,真是後生可畏啊!果然武学境界永无止境,是你让我明白这一点的,我之前一直自满於现在的实力,因此停滞不前,现在不可以再这样下去了,我不可以继续裹足不前,是时候向前迈进了。」萧三瑞意外地对自己落败的事实接受得很爽快,非常豁达潇洒,而不是拘泥於堂堂宫主的面前或是过往辉煌的过去,这让妊云旗刮目相看,「你叫什麽名字?」

    「在下路天凌,而那边那只小兽名为团子,是在下的宠物。」路天凌郑重地向萧三瑞介绍自己以及躲在安静角落瞌睡的小兽。

    「你这个混帐!别乱改我的名字!我不叫团子!亦不是你家宠物!我可是堂堂的天禄大人!如果不是我一时大意,怎会着了你的道,导致沦落到现在这副可笑的模样?」一听到路天凌所说的话,原本安静睡觉的奇异小兽立即愤怒地蹦了起来,并把怒火倾泻到路天凌身上,看来这一人一兽背後似乎隐藏着一些不为人知的故事。

    「你说有说话要对我家盈儿说,虽然不知道你想对我女儿说什麽,但如果你伤害我家盈儿,云路天宫上下绝对不会放过你,必定会追杀你到天涯海角!」萧三瑞眼神锐利如箭般射向路天凌,那是非常严峻的警告,若有违反,必定不死不休。

    「放心,宫主阁下,路天凌在此发誓,若在下有伤害小小姐的心,今後必定不得好死,死後永世不得超生。」路天凌向萧三瑞严正发誓,所说的每一句誓言都掷地有声,在听者的耳中显得信服力十足,只有他身旁那名为「团子」的小兽不以为然。

    「来人!准备一个房间,方便路公子和盈儿安静交谈。」萧三瑞吩咐手下快照他的命令行事,手下连忙领命,然後退出众人的视线中。

    「夫君,这样真的可以吗?」火云露一直看着事情经过,见丈夫允许一个陌生男性和年幼的女儿独处一室,她作为母亲觉得这安排过於不妥当,所以尝试出言阻止。

    「我意已决,云露妳就不必多言了,我有点累,就不待在这里了。」萧三瑞用手势阻止火云露的劝说,然後和一众手下返宫休养,而被留下来的火云露则左右为难,一方面她不放心年幼的女儿,另一方面她很担心丈夫的情况,在权衡轻重後,还是决定跟着丈夫看看,临离开前,她吩咐下人们好好照顾小小姐,一切安排妥当後才起程返宫。

    不多久後,下人们恭敬地通知妊云旗,商谈的房间已经准备好了,可以随时过去,於是,在一名侍女的带领下,妊云旗丶路天凌和那只叫「团子」的小兽来到云路天宫内一间环境优美的房间中就座,看着窗外红彤彤一片的凤凰花树,那是两年前她三岁的时候娘亲和萧三瑞送给她的生日礼物,只因为她想要凤凰花树,虽然比起凤凰花树,她更喜欢绣球花,但是凤凰花树却可以勾起她在琼华派时的记忆,在醉花荫渡过的时光,她只希望夙瑶师姊和夙莘师姊都能平平安安的,琼华派能够渡过和妖族战争的危机。

    「真的很漂亮。」路天凌看着窗外一片红彤彤如焰火的景色,不禁开口赞叹。

    「感谢赞赏,我们就不作出过多的寒喧,直奔主题吧。」妊云旗目光如炬,「你想找我的目的是什麽?何谓『异世之魂』?」

    「在回答妳的问题之前,请容我先做一件事。」路天凌边品着茶边大袖一挥,而之前在他身旁的小兽由进入这个房间开始就跑到窗边的小柜子上打盹。

    「你做了什麽?」虽然妊云旗丧失了前世的力量,但是以她的经验判断,他在施什麽咒术,认知到这件事後,妊云旗全身充斥着紧张和不安,因为现在的自己在对方眼前只是个毫无自保能力的孩童,对方只要动一动手指头,她必死无疑,多亏她的自制力强大,才不至於做出夺门而逃的举动。

    「冷静,我并不是做坏事,我只是在四周设下隔音屏障,妳也不想我们的对话内容被守候在外面的护卫听到吧。」路天凌察觉到妊云旗焦虑慌张的情绪,一脸淡然地安抚她。

    「呵!你这番说话讲得我像是有很多见不得人的秘密似的。」妊云旗面有不悦之色,她不喜欢自己的地盘被他人掌控的感觉。

    「妳不是问我『异世之魂』是什麽意思吗?如字面所述,是来自别的世界的灵魂的意思,这件事妳也不想被别人知晓吧。」路天凌施施然地拿起茶杯抿了一口,似乎在品味着杯中茶的醇香。

    「你是怎麽知道的?」妊云旗立刻提高警觉,这个初次见面的男人竟然一眼就看得出她实质上并不是这个世界的原着民,这个男人……路天凌绝不是等闲之辈,当然,他既然一眼便得知她的真面目,她再作欺瞒也没有意思了。

    「妳可以理解为这是卜卦的结果。」路天凌放下茶杯,面向妊云旗的态度极为郑重,还带了一丝恳求的意味,「我来这里是想寻求妳的帮助。」

    寻求她的帮助?她有什麽能耐可以帮助别人?她自身都难保,而且连能力强大的路天凌都备感困扰丶无法解决的问题,必定是麻烦到极点的事,她想拒绝可以吗?

    「我希望妳可以帮助我和团子回到原来的世界,妳的助力必不可少。」路天凌向妊云旗诚恳地低头。

    原来的世界?妊云旗的脑子霎时间有点转不过弯来,当回过神来,她才意识到路天凌和她一样都是异世界的住民,但是为什麽向她求助呢?就因为她同样也是来自异界吗?

    「根据卜卦所示,能够帮助我们的人位於云路天宫这个地方,亦就是妳,和我们一样本质都是来处为别的世界的人类。」路天凌看着妊云旗的眼神非常认真,让妊云旗有种她无处逃避的感觉,「当然,把我和团子送返原来的世界只是次要的目标,最主要的目的是依靠妳的力量,拯救世界。」

    嗄?拯救世界?这进展也太夸张了吧,妊云旗回想起以前为了保护妈妈和妹妹被残害的命运,她使用黄帝的通天灵宝「轩辕剑」,和邪神嬴勾同归於尽,顺便拯救了世界的往事,现在拯救世界的差事再次落在她的身上,妊云旗对此完全不知所措,难道她成为了救世主专业户吗……还是别胡思乱想了,现在先询问一下路天凌关於他那夸张到莫名的请求,到底是怎麽一回事。

    「你说拯救世界,到底发生了什麽事?这个世界正濒临毁灭的边缘吗?」妊云旗在这个世界生活了五年,完全感觉不到这里有快要被毁灭的危机,难道有邪神诞生,如嬴勾一样,想扰乱世间秩序,为祸人间吗?但如果是这样的话,应该有一些徵兆才对,例如异常的天文现象或是地壳变动之类。

    当然,亦不排除这个男人是在唬烂或是脑子有病。

    路天凌对妊云旗非常乾脆的回应大感意外,他还以为对方会对他的请求嘲弄质疑上一番,毕竟一开口就要对方协助拯救世界这种天方夜谭的事,不被当成疯子就很不错的了,本来他准备很多套说辞,意图说服对方答应他的请求,现在却变得毫无用武之地,一时有点发怔。

    「那个……有什麽事吗?」妊云旗试探着问话,有点奇怪路天凌为什麽不发一言。

    「抱歉,我失态了。」既然对方的态度如此乾脆利落,他也没必要扯一堆有的没的,於是决定把他所知道的都说出来,「我就有话直说吧,现在这个世界正与我和团子原先所在的世界渐渐发生重叠,若是重叠完成,两个世界互相之间承受不到重叠之时产生的巨大能量,只会走向破灭,不管是妳的世界,还是我的世界。」

    「因为世界重叠,所以你才会来到这里吗?」妊云旗看着路天凌的眼神晦暗不明。

    「没错,看来小小姐似乎在应对怪奇事件这方面很有经验的样子。」路天凌愈来愈好奇眼前这个幼小的女生体内到底埋藏着什麽样的人的灵魂了。

    「算是吧。」妊云旗这时候才拿起茶杯浅尝一口,是她喜欢的茉莉香片,「所以你为什麽这麽笃定我可以协助你拯救世界?就因为我是『异世之魂』?」

    「妳不是普通的『异世之魂』,妳的力量强大到足以成为此界的『变数』,而且解铃还须系铃人。」路天凌意有所指。

    「你是指我是导致世界重叠的原因?」妊云旗皱了一下眉头,略感不快,任谁人听到这句说话都不会高兴的,这不是变相在谴责她是导致世界危机的祸源吗?

    「其实我也不太确定,但看妳的年纪推测,大概可以对得上。」路天凌向妊云旗述说世界开始发生重叠的异象是哪时候发生的。

    妊云旗一听,内心当堂一凛,那不是她出生的年月日吗?所以引致世界危机的根源真的是她吗?那对於拯救世界这回事,她岂不是责无旁贷吗?而且对方说的话是不是真的也是未知之数,说不定他只是疯子一个,在一派胡言,是时候下逐客令了,妊云旗打定主意後,就起身,面对路天凌的态度非常冷酷:「我已经非常清楚你来这里的来意了,但很遗憾,我的答案是拒绝你荒谬的请求,请你们离开这里。」

    拒绝之言一宣之於口,妊云旗不再看路天凌一眼,她走到窗边遥望景色,在窗前柜子上睡觉的名为「团子」的小兽对於妊云旗的接近,略一耸动,发现她没有恶意後,便复归平静,当然妊云旗并没有注意这些,因为她被窗外的异象吸引了心神,明明眼前的是一片凤凰花树的林子,她却看到的是遥远的彼处被某种陌生的景象覆盖的不祥之相,她为什麽会看到这种异相?难不成她作为巫觋的力量在渐渐恢复?

    「看来你并不是在胡说八道,好吧,刚才赶你出去的说话我收回。」妊云旗重新坐回自己的位子,「但我的力量已经在我转世之後全数消失了,你确定我真的能够帮助到你吗?」

    「妳……看到了重叠的徵兆吗?」否则这解释不到她为什麽会突然改变主意,路天凌对妊云旗愈发感到好奇了,「小小姐,我现在对妳愈来愈感兴趣了。」
新书推荐: 分手后我和爱豆们住进同一公寓 原神  与枫原万叶游历璃月 我和假酒互演的日子 穿成反派魔尊后我成了万人迷 被暗恋的顶流队友表白后 优等生gl 春山和秋水 [红楼]当炮灰有了金手指 毛绒绒饲养手册 不久将盛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