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综]巫祝与猫咪 > 第二十二章~第二十三章

第二十二章~第二十三章

    琼华剑仙 第二十二章卷云台之战

    不过,为什麽那些同门没有追究她私离琼华派的过错?彷佛她从未离开过门派,只是奉师门之命出外办事,完成任务後归来一样……还是别想太多了,先回门派要紧。

    妊云旗御剑来到琼华派,山门完全没有弟子看守,四周充斥着肃杀之气,而这些肃杀之气的根源很明显来源於卷云台那边,妊云旗二话不说,立即赶往卷云台,一到达卷云台,眼中所见天地为之色变,地上尸横遍野,不管是琼华派弟子还是那种像獏又像狼的生物,这些都和今早的梦境如出一辙,妊云旗浑身发冷,难道琼华派和妖族的大战真的不可避免吗?

    「呜……」

    一把微弱的呜咽声打断了妊云旗纷乱紧绷的思绪,她赶忙寻找声音的发出处,只见一个琼华派女弟子面朝下倒在地上,她受伤不轻,在地上奋力爬动着,妊云旗赶忙去到她的身边,把该名女弟子翻过来一看,赫然发现对方是夙莘!

    「夙莘师姊!」

    「夙……夙昙,是妳?」夙莘明显认出对方是妊云旗。

    「是我,师姊,师傅呢?夙瑶师姊呢?其他人怎麽样?」

    「掌门……掌门和妖族之主相争,不幸陨落,连玄震师兄都……」夙莘向妊云旗传达噩耗,并禁不住流下了眼泪来。

    怎会?师傅死了?还有玄震师兄都阵亡了?难道一切都不可挽回吗?妊云旗的心情瞬间变得愁云惨雾,她不其然想起和云天青一起的夙玉,这名她现在才见过面的师妹竟然能够手执望舒,而望舒灵力充沛并且不停流转,此种种现象都表明夙玉是望舒剑的宿主,认知到这个事实,她对门派将会遭遇什麽事应该早已有心理准备才对,但由夙莘口中得知师傅和玄震师兄的死讯,她还是深受打击,本来以为当初作为望舒剑宿主候选人的自己离开的话,琼华派的升仙大计将会被迫中止,当时她以为达成双剑宿主的条件应该相当严苛,世间大概没有多少人符合标准,纵使她不太清楚成为双剑宿主需要什麽特殊的资质,但只要她离开门派,琼华派就没办法和妖族开战吧,可是她万万想不到门派竟然那麽快就找到适合的望舒剑宿主,她……到底应该怎麽办才好?

    「夙昙……快点帮帮夙瑶师……姊吧,我很担心……」夙莘紧抓着妊云旗的衣袖,双目圆睁,可想而知她忧心夙瑶师姊的心情是如何的迫切。

    「我会的,现在先带妳到安全的地方吧。」妊云旗未待夙莘的回应,就抱起夙莘,快步前往剑舞坪中。

    在剑舞坪的弟子居住区中,这里并未遭到任何破坏,看来妖族并未攻占此处,是可以安放伤者的安全之地。妊云旗随便选择一间弟子住房,把受伤而动弹不得的夙莘放在床上,并对她的伤势做了一下简单的处理,之後看了夙莘的睡脸一眼後,就离开弟子的住房区,快步前往卷云台。

    希望夙瑶师姊和其他人要平安无事啊!

    再次来到卷云台,走过遍布尸体的地面,一直马不停蹄的向前奔跑,直到听到剑戟交鸣之声丶众多琼华派弟子和妖族们战斗的身影,妊云旗一看,琼华派弟子死伤无数,虽然也有妖族的尸体,但相比起琼华派的死亡人数,还是小巫见大巫了,可想而知妖族的实力是多麽的强劲,明显琼华派几乎处於下风,现在连掌门和玄震师兄都不在了,门派完全损失惨重。

    在妊云旗稍一愣神的时候,一名琼华派弟子似乎渐渐招架不住,攻击他的妖族则乘势而上,想一爪除之而後快,妊云旗见此,心想现在不是发呆的时候,赶忙上前一剑打倒了妖族,救出了那被压着打的琼华派弟子。

    「你没有事吧?」妊云旗把吓到腿软丶蹲在地上颤抖不已的琼华派弟子拉起来,仔细看看该位弟子的模样,相当陌生,应该是她离开後才加入门派的弟子。

    「没丶没事,感谢女侠相救。」差点被妖族杀害的琼华派弟子哆嗦着向妊云旗抱拳道谢。

    「请问夙瑶师姊在哪处?」妊云旗询问对方的时候,仍然不忘观望四周,其他的弟子们仍然和妖族对抗,却丝毫不见夙瑶的身影。

    「夙瑶师姊?我不知道。」

    「好吧,你快点到安全的地方避一避,你身上有伤,还是赶紧治疗为妙。」妊云旗也没有指望这名普通弟子可以得知什麽可靠的情报,他都处於性命难保的状态,实在没有馀力顾及其他事物。

    「此地凶险,女侠也快点逃离此处吧。」那普通弟子再次抱拳道谢,便快速离开了。

    妊云旗在已经变成战场的卷云台中辗转,在寻找夙瑶的途中救下了很多被妖怪压制的琼华派弟子,然後在接近莲花剑台处,看到夙瑶正力战两名陌生的男性,那两名陌生的男性散发着强大的妖气,这种气场,很明显和其他未化人形的妖族在实力上不可同日而语。

    「夙瑶师姊!我来帮妳了!」妊云旗见夙瑶应对得非常吃力,连忙一剑把那两名男性朝向夙瑶的攻击格开,并挡在夙瑶的面前。

    「夙昙?」夙瑶相当惊讶,她万万想不到妊云旗会回到门派,但同时彷佛吃了一颗定心丸一样,妊云旗在琼华派中可被誉为鬼才之名,天赋之高连师傅也赞不绝口,另一方面,她为如此安心的自己感到羞愧无比,想当初她巴不得妊云旗快点离开门派,所以对离开琼华派的妊云旗未作过多挽留。

    「师姊,妳还能够战斗吗?」妊云旗举剑指向穿着黑色盔甲丶脸容俊俏的银发男性。

    「当然可以!」夙瑶打起精神,剑指一介贵公子模样,秀气典雅的银发男性。

    两名银发男性正全神戒备,本来以为杀死了琼华派首脑太清真人与他的大弟子玄震,就能够胜卷在握,怎知却杀出了一个程咬金来,这名突然出现的女子实力似乎非常强大,居然能够以一人之力格开他们二人的攻击并把他们击退数步,看看那名女子游刃有馀的样子,再看看他们自己,到现在都因为该名女子的反击,虎口有点发麻。

    「夙瑶师姊,妳对付那个看来像有钱少爷的妖,我就对付那个黑色盔甲的家伙,可以吗?」

    「好。」夙瑶二话不说,同意妊云旗的安排。

    安排後简约的作战方式後,妊云旗和夙瑶立即对上各自的对手,妊云旗看着那穿着黑盔甲,身份应该是将军的男性,虽然不抱希望,但还是开口劝道:「我无意与你们敌对,请回归自己的地方吧。」

    「废话少说!进犯幻瞑界者,罪该当诛!」黑盔甲将军嗤笑了一声,一脸看傻子的目光瞪着妊云旗。

    好吧,她承认自己的确说的是废话,都这种地步了才劝对方止战回自己的居地实在太厚脸皮了,归根究底都是琼华派的错,因为一己私欲攻打他人的地盘还理直气壮,不过就算如此,她都想终止这场战争,为了终止这场错误的战争,只好先和这名黑盔甲将军正面交锋了。

    妊云旗举起剑,剑化为气流,充斥於空气中无处不在,原来妊云旗的剑并不是实体的剑,而是由她强大的气所凝聚而成的剑,她把自己的剑气四散开来,形成无数把无形的剑,攻向黑盔甲将军。离开琼华派已达年半的时间,妊云旗对自己的剑术修练没有一刻懈怠,早已达至以气化剑的境界,心中有剑,她就是剑意本身!

    被无数的剑气包围,那黑盔甲将军被剑气所压,举步维艰,想抵挡攻击他的剑气,却无从抵挡,就算找到机会,使用他引以为傲的枪术挥过去,但都会被妊云旗一甩袖子反弹回去,自己攻击敌方的伤害全数归於自身,只是一阵子,他已经浑身鲜血淋漓,受伤不轻。

    妊云旗这个能够反弹攻击的技能是搜集「烟月神镜」炼化而成。「烟月神镜」是能够反弹伤害的镜子神器,因为「烟月神镜」非常稀有,搜集起来倒是遇上诸多困难,在和墨水笙旅行的途中,打败过很多难应付的妖怪,在他们一行人打倒为祸四方的山猪妖後,在它的身上搜到泛着奇异蓝色光泽的古老镜子,一旁的墨水笙向她讲解这面镜子的作用,於是妊云旗心中一动,如果炼化这面镜子,把其的能力化为己用,於战斗上一定大有作用,之後他们边旅行,边搜寻「烟月神镜」,然後把「烟月神镜」炼化,总计费了六面镜子才能炼化为自己独有的技能,这对妊云旗而言真是意外之喜,本来她早就有心理准备,可能会炼废很多面镜子才能达成自己的目的,想不到仅仅需要六面镜子,就成功了,太幸运了,难不成她的幸运值被点满了吗?後来她把这个技能命名为「烟月返还」,对她之後的旅途提供莫大的帮助。

    看到那黑盔甲将军半跪在地上,已经没有什麽战斗能力了,但依然硬挺着一口气没有倒下去,妊云旗不由得佩服对方的坚毅,不过她必须结束这场由琼华派的罪孽发起的战争,於是她另外调动剑气,在她的头上化为巨大的剑,对准黑盔甲将军,老实说,她无意夺去他的性命,所以她现在使出的这一招并不会对他造成致命伤,只是让他失去意识而已。

    正当妊云旗运气把剑气凝聚而成的大剑射过去时,突然她感到头痛欲裂,她十分懊恼,这个老毛病竟然在这种时候发作,而且比任何一次发作还痛!脑海开始不受控制地浮现「昆仑镜」身处之地的景象,如同上次一样,她慢慢接近直竖而立丶散发寒冷气息的水晶棺材,这次,她终於看清棺材内躺着的是什麽人了。

    这怎麽可能?

    琼华剑仙 第二十三章凤凰花手链的连结

    在妊云旗为所看见的景象感到震惊时,突觉胸口剧痛,瞬间把她拉回现实,她低头看看从後穿过她胸口的手,这是谁人的手?只是受到这种伤,她非常清楚自己活不成了,只见那背後偷袭的手狠狠地抽了回来,妊云旗看着自己胸口鲜血淋漓的破洞,缓缓地倒下,她非常遗憾自己看不见杀死她的是何方神圣了,在失去意识前,耳边只听见夙瑶师姊呼喊她的凄惨哀嚎。

    不知道过了多长的时间,妊云旗恢复了意识,她看见这里有很多美丽的各式花朵,非常悦人眼目,这里是什麽地方?是天堂吗?

    这时,一个小女孩抱着球经过,她注意到妊云旗,见妊云旗同样也注意到她,於是跑到妊云旗跟前,露出天真的笑脸打招呼:「妳好啊,姐姐妳的穿着很奇怪哟。」

    看到这个小女孩的一瞬间,妊云旗便知晓对方是谁了,或许她的存在意义是为了这个小女孩也说不定,她微笑地用手指点上小女孩的额头,以完成她该尽的使命。

    妊云旗在卷云台之战中遭幻瞑界之主婵幽所杀,享年三十五岁。

    卷云台之战後经过了十年的时光,亦是夙瑶执掌琼华派的第十年,因为先任掌门太清真人和预定为下一任掌门的玄震战死,作为太清真人的弟子,辈份最高的大师姊,临危受命担任掌门一职,她看着手中装点着凤凰花饰物的手链,那是当初在夙昙的尸体上找到的,连带一封信件,是一封道歉信,虽然很多字已经被血迹污染,但还是看明白信内的内容,还有那三条凤凰花手链是她丶夙莘和夙昙同门情谊的信物,是夙昙精挑细选买下来的,想起过往的时光,顿觉十分怀念。

    在夙昙离开琼华派後,师傅太清真人罕有地没有把她除名,只对外宣称夙昙奉师门之命出外任务,归期不定,这让夙瑶大感意外,依师傅一板一眼丶律己律人的个性,应该会把夙昙由弟子册中除名,正如已经作为掌门的她把云天青和夙玉除名一样,若果不把他们二人除名的话,难以向门派众人交代,毕竟他们在关键时期叛出门派,实在难以原谅,可是师傅却没有把夙昙除名,并且深信她终有一天会回归门派,不过夙瑶宁愿她从没有回到琼华派,那就不会遭到惨死当场的命运了。

    夙瑶摩娑着凤凰花手链,在十年的时光中还是发生了不少事,把夙昙连同其他战死的琼华派弟子安葬好後,还要解决玄霄师弟的问题,在和妖界大战的时候,作为望舒剑宿主的夙玉在中途临阵脱逃,丢下羲和剑宿主玄霄在莲花剑台上独力支撑,不幸的是她和夙昙与妖族战斗之处离莲花剑台很近,在看见夙昙遭到妖族之主杀死後,玄霄恨意上涌,难以控制情绪,导致走火入魔,变得疯疯癫癫,战争告一段落後,玄霄总嚷着要屠戮妖界上下为夙昙报仇,还把同门弟子打伤,无计可施之下,只好顶着玄霄充满恨意的眼神,联同在战役中生还的长老们合力冰封玄霄,免得他再次发狂做出难以挽回的事,有时候夙瑶不禁想,如果玄霄还正常的话,这个掌门之位未必会轮得到她。

    还有夙莘,在战争结束後,她依然未能在夙昙逝世的伤痛中走出来,她一直自责如果当初没有拜托夙昙帮忙的话,夙昙便不会死了,在她由夙瑶师姊接过夙昙打算送给她却未能亲自送出的凤凰花手链,瞬间泪如泉涌,因为夙昙的死,她无法恢复以往的阳光朝气,近期因为不知道什麽原因,夙莘和同门之间引起争执,夙莘怒极,不顾夙瑶的阻拦愤而出走,至今音讯全无,不知道夙莘过得好不好,希望她平安。

    夙莘离开琼华派後,紫英就开始哭闹。紫英全名慕容紫英,在几年前以身体羸弱为由被他的家人送上琼华派修行,因为资质过人,被宗炼长老以亡故的夙昙的名义收为徒弟,跟在宗炼长老学习,紫英和夙莘一直关系亲密,当得知夙莘离开门派後,大受打击而哭闹不止,其他派中较为年长的弟子们可是费了很大的功夫才哄好了他,如果夙昙还活着的话,知道自己莫名获得一个小徒弟後,她的表情会怎麽样呢?大概会很不知所措吧。

    夙瑶看着手中的凤凰花手链,思绪不其然想起夙昙写给她和夙莘的道歉信,夙昙一直对自己的任性妄为表示歉意,因为她深知自己的个性粗枝大叶,所以在过程中伤害了夙瑶师姊而自己却懵然不知,她希望藉由这封道歉信,重新联结她和夙瑶的情谊,可惜她做出私离琼华派的举动,实在没资格得到夙瑶的原谅,所以这封道歉信才没有寄出去。夙瑶深知这不是夙昙的错,而是她心态不正了,最初遇到夙昙,是在陈州城郊外的某一处,当时的夙昙只是一个对妖兽无力抵抗的普通女子,那时候她是夙昙需要仰视的存在,後来夙昙通过门派考验,顺利成为琼华派弟子,并且仅仅需要半年的时间,她就熟习门派所有的功法丶剑法丶铸剑以及其相关的知识,因此很得师傅和宗炼长老的赏识,而且因为实力强大,她总是师妹师弟们崇拜的对象,这让夙瑶非常嫉妒,明明她比任何人都努力,但总是赶不上天才的脚步,就像玄震师兄丶玄霄师弟丶天青师弟,还有後来加入的夙玉师妹,这些人都是一些令人难以企及的天才,她作为大师姊,相比起这些天才,她那比其他人更优越的资质都显得平平无奇了,这让她相当难堪,可是她却卑劣地把怨气发泄在夙昙身上,所以是她应该向夙昙道歉才对,而且经历过卷云台的战役後,她开始理解为什麽夙昙会如此反对升仙计划了,看着满目疮痍的战场,无数生命的消失,那种残忍和惨烈,绝非修道之人该秉持的行为,琼华派的所作所为真的是对吗?夙瑶有时候会浮现这个疑惑。不过,就算是错的,也要错下去了,由铸下羲和望舒双剑开始,历经几代人的夙愿,直到卷云台之战,琼华派已经不能回头了,这已经不是她想停止就可以停止的事,作为琼华派掌门的她,必须重整态势,为下一次和妖界的战役做准备,所以,夙昙,对不起了,她没资格戴上这条凤凰花手链了。

    夙瑶把凤凰花手链收藏於袖子袋中,把这份记忆深埋於心中,她由缅怀过去的状态中回过神来,锐利的视线看着一直灵魂出窍的少女。此处是琼华宫,是历代掌门接见前来门派的人以及办公之地,眼前的少女已经通过太一仙径的试炼,现在正在接受须臾幻境的考验,现在应该是时候魂魄归体了,这时少女开始动了,原本空洞的眼神变得灵活光彩,这意味着少女终於成功完成掌门夙瑶给予她的考验了。

    「不错,妳已经成功由幻境回来了,由现在起妳就是琼华派的弟子,切记今後要勤奋不懈地修行,才不辱没琼华派的名声。」夙瑶在少女面前展现一派掌门的威严,「妳叫什麽名字?」

    「回禀掌门,我叫沈婧萍。」沈婧萍恭敬认真地回答,但还是掩藏不住顺利成为琼华派弟子的喜悦之情。

    沈婧萍?感觉很耳熟,她在哪里听过呢?不过夙瑶对此没有深入思考,她为沈婧萍赐予道号後,正想传令弟子带她到剑舞坪的弟子房中更换门派服装时,沈婧萍打断了夙瑶要做的事,她显得非常紧张,因为她这种举动实在无礼,但有些事情她不得不问,她态度有点战战兢兢的问:「掌门,恕我莽撞,我有一事相问。」

    「但说无妨。」夙瑶意外地没有动怒,大概她看出沈婧萍眼中的迫切,对方想问的事对她自身而言应当非常重要吧。

    「掌门,门派中有没有一个叫妊云旗的人?我想见她,可以吗?」

    夙瑶内心一震,妊云旗……不就是夙昙的俗家姓名吗?

    ——话说回来,我不是说过我在陈州城被一个好人家收留吗?那位好心夫人的女儿十分机灵可爱,名字叫做沈婧萍,我们可是约好了将来在琼华派会合的,怎麽样?我可是为门派拉拢了未来杰出的人才,可谓对门派贡献很大吧。

    想起很久之前作为弟子的时期。她丶夙莘和夙昙三人在弟子房内毫无芥蒂地畅所欲言,夙昙在当时曾经讲过这一後往事,可惜夙昙早已不在人世,她该对沈婧萍实话实说,还是隐瞒死讯?

    「恐怕妳无法见到她了。」夙瑶决定还是明确告诉沈婧萍事实,「夙昙师妹,就是妳口中所说的妊云旗,在十年前和妖界的大战中不幸身殒了。」

    「怎麽会!」沈婧萍大受冲击,一直以来她满心期待自己能够以琼华派弟子的身份和妊姐姐重逢的希望被摔个粉碎,因为无法接受事实,神情有点恍惚。

    「大概是冥冥中夙昙师妹把妳交托给我吧,妳我算是有缘,若果可以,妳要不要成为我的亲传弟子?」因为沈婧萍和夙昙的因缘,夙瑶不自觉地语气温柔了起来。

    「谢掌门,弟子愿意。」成为掌门的亲传弟子是应该感到光荣的事,但此时此刻的沈婧萍完全高兴不起来,内心被悲恸占据,她木然地感谢夙瑶,然後在夙瑶的命令下,她跟着某位弟子前往剑舞坪的弟子房更换衣着。

    夙瑶看着沈婧萍失魂落魄的身影,轻轻地叹了一口气,之後她命看守琼华宫的值班弟子,今天她不见客了,若无要事,就别打扰她。

    在时间静止之地,「昆仑镜」的居所,本已入土为安的妊云旗,尸体竟然出现於此处,尸体旁边放着一口散发寒冷气息丶空置的水晶棺材,而这口棺材竟然和妊云旗头痛时看到的幻觉中出现的那口棺材很相似,只是并没有安置任何人而已。
新书推荐: 分手后我和爱豆们住进同一公寓 原神  与枫原万叶游历璃月 我和假酒互演的日子 穿成反派魔尊后我成了万人迷 被暗恋的顶流队友表白后 优等生gl 春山和秋水 [红楼]当炮灰有了金手指 毛绒绒饲养手册 不久将盛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