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综]巫祝与猫咪 > 第十六章~第十八章

第十六章~第十八章

    琼华剑仙 第十六章再遇墨水笙

    离开锺少澄和沈婧萍两母女的家後,妊云旗和涂山小月步行於人来人往的街道上,涂山小月想起刚才的场面,掩嘴偷笑。

    「云旗,妳可以算得上是沈婧萍小妹妹的师傅了,妳做师傅的架势还挺有模有样的。」

    「小月媎就别取笑我了,连我自己都无法保证好好照顾自己的前提下,就别收徒贻害别人了。」妊云旗虽然说自己还不够资格做别人的师傅,但听到涂山小月称赞自己很有师傅传道授业的模样,还是颇为心花怒放。

    二人来到买衣服布料的店,购买了几件便於行动的服装後,妊云旗立即把琼华派的弟子服换掉,换上刚刚买下来的衣服,霎时间一名飒爽英姿的侠客登场了。

    「帅气吧。」妊云旗在涂山小月面前摆出自以为很帅的姿势。

    「哇!非常帅气。」涂山小月非常配合地拍拍手捧场。

    「不过妳真的不需要我为妳买件衣服吗?」妊云旗对於只掏钱买自己的换洗衣物感到不好意思。

    「不用,我不太习惯穿这些衣服。」

    所以是嫌弃布料粗糙吗?没办法,妊云旗太穷了,而且听涂山小月以前说过,她是青丘一族的族长,贵为一族之长,必定锦衣玉食,什麽稀奇珍贵的玩意未见过?怎会看上人类制作的粗劣便宜货?不过青丘一族嘛……虽然她从未看过什麽《山海经》,但还是知道那是传说中的上古之国丶狐族的家乡,如果可以的话,她真的好想拜访青丘之国,看看那里是何等的风光明媚。

    离开陈州城,为了尽量远离琼华派,先前往附近的寿阳,在其间为了增加一分战力,她使用了一张唤灵符,在祈祷不要龟灵丶鼓妖丶骰子妖之流时,八卦盘上出现了象徵SR级别的紫色光球,光芒散去,一名黑色衣裳丶两边袖子如同鲜红色鸟翼般飘逸的长发少女款款前来,自我介绍为精卫,这让她想起童年的时候,因为太过无聊,不爱看书的她竟然破天荒地拿起家中收藏的《中国神话与民间传说》精装本阅读,其中「精卫填海」是让她印象深刻的故事之一,故事内容记得是述说炎帝的小女儿名为女娃,在东海游玩时,不慎溺水身亡,後化为精卫鸟,常常叼着树枝和石块,用来填塞东海,以此报复把她害死的大海。

    因为召唤出新的妖灵,妊云旗迫不及待想试用她的能力,在得到精卫的同意下,妊云旗变身成精卫,去消灭那些专门攻击人的妖兽,话说精卫的能力十分好用,尤其是那招「衔石填海」,天上突然出现很多飞鸟形状的火球,把妖兽当成大海一样,狠狠地把其消灭,这种群攻招数有效强力又方便,可以一下子扫清那些靠团体方式进攻的妖兽们,而且视觉效果惊人,可以起到一定的震慑作用。这样的精卫竟然不是火属性而是日属性,着实令人感到意外。

    来到寿阳,妊云旗和涂山小月前往市集,看看有没有需要的东西,精卫不太习惯人多的地方,所以躲在「昆仑镜」中休养生息。至於她们为什麽不立即御剑离琼华派远远的,因为御剑飞行的话太惹人注目了,妊云旗不想用太过张扬的方式,只好以步行或是租辆马车这些寻常人的低调方式行走天下了。

    市集是一个城镇最为热闹的地方,妊云旗东看看西看看,一脸兴奋雀跃的样子,之前因为自己在陈州城一直都是琼华派弟子的装束,因为怕琼华派会循着线索找到她,所以在换装过後,立即离开陈州城,现在她在外观上只是一个侠客,而身旁的涂山小月在她的眼中依然是狐妖的模样,不过她知道小月媎在其他人的眼中应该是寻常妇人的样子。

    不知道在市场上逛了多久,妊云旗路过了一个摆卖饰品的地摊,三条差不多模样的凤凰花手链吸引了她的注意,这让她想起醉花荫,於是她向地摊的主人询问价格如何後,就把三条凤凰花手链买走。

    「天色不早了,我们去客栈歇息歇息吧。」

    听小月媎的话,妊云旗抬头一看,见天色已是黄昏了,她们不知不觉逛了这麽久的市集,於是便前往客栈,订了客房,吃过晚饭後,妊云旗叫店小二帮她拿纸笔墨来,她要写信,回到自己的房间,接过了店小二送来的纸笔墨,此时涂山小月已回到「昆仑镜」中,妊云旗点亮油灯,伏在桌几上写字,老实说她的毛笔字写得不怎麽样,而且要给夙瑶丶夙莘写信,内容要写什麽才好呢?对此,妊云旗实在是没个头绪。

    折腾了两个时辰後,终於写好信了,她看着放在桌几上的三条凤凰花手链,那是友谊的信物,一条给夙瑶师姊,一条给夙莘师姊,最後一条是给她自己,可是她们会接受吗?她们会原谅背离琼华派的她吗?想起她在离开琼华派之前,夙瑶师姊说很讨厌她,因为她总是任性妄为,妊云旗便一阵黯然。

    看来她在做无用功呢,妊云旗看着写好的已经装好信封的信,叹了一口气,她把永远都不会寄出去的两封信以及三条凤凰花手链收进自己的袖口袋中,然後爬上床睡觉,可是辗转反侧,还是睡不着,无奈之下,只好悄悄离开客栈,到外面稍微呼吸一下新鲜空气。

    妊云旗凝望着夜晚的街道出神,因为她身处的世界和中国古代近似,所以根本不会有街灯照耀道路,如果不是有更夫在尽职地四处巡逻和报时,在夜晚下毫无人烟的昏暗街道确实会让人感到阴森恐怖。

    这时她听到客栈内有人下楼走动的声音,妊云旗纳闷,这种深夜时刻,是什麽人会出来晃荡?她还想一个人好好安静一会来着,在她的注视中,容栈的大门推开了,露出一个对妊云旗而言很相熟的脸孔。

    「墨女侠?」妊云旗立即认出来人是谁。

    来人正是墨水笙,是妊云旗为了加入琼华派,在太一仙径接受试炼时,教她仙术的女侠。

    墨水笙见到妊云旗後愣了一下,她似乎忘记了对方是谁,却觉得对方有点眼熟,於是歪着头努力思索她是不是和对方曾经见过面,最後灵光一现,脱口而出:「妳不是以前那个在太一仙径什麽准备也不做的二愣子吗?」

    「诶……是的。」妊云旗有点不好意思的说。

    「抱歉,刚才我口没遮拦了。」见到妊云旗显得不太自在的样子,墨水笙觉得自己的说话过於失礼,连忙道歉,然後她看见妊云旗穿着一身的粗布衣裳,眼中有点了然,「看来妳拜入琼华派失败了吗?没事,别灰心,琼华派是修仙一大门派,失败也是情有可原,看开一点便好。」

    「没有失败,只是後来觉得自己和琼华派的理念不合,所以才会退出门派。」妊云旗无法坦言自己是因为不认同琼华派为了成仙不择手段,才选择脱离门派,只好委婉地表达。

    「哦?是嘛……」墨水笙不置可否的态度,妊云旗不太确定对方有没有相信她的说辞。

    「想不到妳和我同住一间客栈,这麽晚了,为什麽不早点歇息?」妊云旗不想再谈有关琼华派的事,遂转移话题。

    「我接受此地柳县令的委托,前往八公山调查毒蜘蛛大量繁殖一事,因为事件不太寻常,如果任由事情发展下去,可能会危及途经的旅人,甚至是寿阳城,所以我必须调查事件背後的原因,经多天的调查发现,在一星期前八公山那边出现了一个蛇妖,此蛇妖昼伏夜出,我在白天的时候就四处查找他可能的藏身之处,但都无果,唯有等到夜晚寻找机会了。」面对妊云旗的问话,墨水笙没有多作隐瞒,全都说出来了。

    八公山,以妊云旗所知,那地方位於寿阳城北,山上西北面就是女萝岩,而为什麽会叫八公山,相传一位叫淮南王的人,生前对寻仙修炼之术非常着迷,最後同八位老者服食仙丹飞升成仙,八公山由此得名。妊云旗虽然对历史方面的知识不太清楚,但也知道古代的皇帝们为了长生不老,於是沉迷炼丹之术,但经後世发现,这些仙丹实际上却是超级毒药,主要成份大多是硫和水银,服用後不但不能长生不老,还会加速死亡,那淮南王和八个老者想必也是这个下场吧,只不过人们对此美化为「飞升成仙」,想起八公山的名称由来,不禁让人啼笑皆非。

    八公山毒蜘蛛大量繁殖一事,她在吃晚饭的时候听其他食客讲过这件事,看来当地人对此事持担忧的态度,既然墨水笙受县令所托,为了还当初教她仙术一事的人情,妊云旗提出协助的提议,墨水笙一拍手,爽快答应。

    「我就等妳讲出这句话了。」墨水笙笑嘻嘻的。

    「看来妳真的很需要帮忙呢。」妊云旗哭笑不得,初见墨水笙时本以为是个高冷之人,怎知她还有调皮的一面。

    「多一个人多一分力量嘛~」墨水笙看起来很有干劲,「事不宜迟,我们立即出发吧。」

    深夜,来到八公山,看看四周的草木,不难想像在白天之下鲜明的绿意,如此适合郊游的好去处却被毒蜘蛛事件蒙上阴霾,还是尽早解决委托为妙。

    跟随墨水笙的脚步,不多时遇上了几只形似蜜蜂的大型妖兽,听墨水笙讲解,那是叫花脚草蚊的土属性妖兽,乃八公山的特产,擅长吸血,它的身体部位吸血针和滴血翅乃是很好的注灵材料,何谓注灵,就是为武器加入一些特殊的攻击效果,譬如刚刚提过的吸血针和滴血翅,它们是制作「吸魂」和「夺魄」的主要材料之一,而「吸魂」和「夺魄」,顾名思义是吸取敌方的精气神作为己用,而制作注灵的前提必须要有注灵图谱,一般的注灵图谱在铁匠铺就可以买到。

    看着面前呈现攻击状态的花脚草蚊,比起蚊子,更像是蜜蜂,可能是因为体型好像花瓶一样的大小所带来的错觉吧,妊云旗不再纠结这些,她立即使用变身术变成精卫,一个挥手「衔石填海」发动,几只一涌而上的花脚草蚊瞬间被消灭,当回过神来,妊云旗看见墨水笙一脸目瞪口呆的样子,才惊觉自己惯性依赖妖灵的力量,在普遍认为人妖不相容的观念中肆无忌惮地在他人面前变身妖灵的模样,实在有欠考虑,她提心吊胆地看着墨水笙,怕墨水笙以为她是妖道而排斥她。

    「……妳是因为这种能力,琼华派才会赶妳走吧。」墨水笙盯着妊云旗好一会後,似乎找到了合理的答案般点点头。

    「琼华派没有赶我走,是我自己离开了琼华派,而且他们没有一个人发现我有使役妖灵的能力。」妊云旗很无奈,看来她作为二愣子的形象太深入人心了,导致墨水笙对她加入琼华派一事存有疑问,对此妊云旗总有股冲动想在对方的面前表演琼华派的剑法,但感觉很浪费时间,还是别继续这个话题了,「妳……不怕我吗?我可以使役妖怪啊,妳不觉得我是邪门歪道吗?」

    琼华剑仙 第十七章躲在女萝岩的噬人蛇妖

    「有什麽好怕的,不就是能力比较特殊,只要妳不要用能力做坏事就行啦。」墨水笙觉得妊云旗的问话很莫名其妙,然後貌似想起了什麽笑话般掩嘴偷笑,「不过看妳愣头愣脑的样子,应该做不成什麽坏事啦哈哈。」

    妊云旗感觉自己被无端嘲笑了,也罢,还是别纠结这个话题了。

    「为什麽寿阳的县令会委托妳调查毒蜘蛛事件?他应该有下属可以调遣办事吧。」妊云旗和墨水笙说话时,依然脚不停歇地前进着。

    「本来是有派人前去调查,却毫无结果,柳县令唯有张贴告示,招募一些能人志士帮忙调查,报酬很可观啊,事成之後我们对半分,妳认为怎样?」大概报酬真的很可观吧,墨水笙露出市侩的笑容,可是不多久後,忧心之色渐渐浮现於脸上,「这份委托其实还有其他人应募,可是那些人一上八公山,就一去不回了,虽然我在这里调查了几天,至今都平安无事,但难保这一路上会有什麽危险,我们还是小心为上。」

    一路上,妊云旗和墨水笙遇到零零星星的当地妖兽,实力不太强,妊云旗或是墨水笙一个人都可以轻松应付的程度,直到山路中段,突然一大群大蜘蛛出现,那种密密麻麻的程度,简直让人毛骨悚然。

    「怎会?这里已经出现了这麽多的毒蜘蛛!」墨水笙的脸色愈发凝重。

    这些就是毒蜘蛛?妊云旗看着每一只如啤酒箱一般大小的蜘蛛,如她这般已经不太怕虫子的,都会被这些情景吓得内心发怵,毒蜘蛛原来不是指有毒的普通蜘蛛,而是妖兽名称!为什麽墨水笙不说清楚!妊云旗的内心几乎为之哀嚎。

    「别走神了!眼下要对付这些毒蜘蛛要紧!」墨水笙见妊云旗面无表情地瞪着那群包围了她们的毒蜘蛛群,完全没有动手的意向,这个二愣子到底在搞什麽?

    被墨水笙的疾呼唤回神智的妊云旗,看见一地对她们虎视眈眈的毒蜘蛛群,现在不是犹豫的时候,於是变身为精卫,「衔石填海」一施展,妖兽们在火海下惨叫着消失殆尽。

    「哇!妳这招每次看都很厉害。」墨水笙斩杀了几只冲上来攻击她的毒蜘蛛後,见到变成精卫的妊云旗大发雌威,不禁露出向往的神色。

    「我有帮上忙就好。」妊云旗看着那些在「衔石填海」的力量下灰飞烟灭的毒蜘蛛群,心想这些虫子没有什麽大不了的,她只要挥一挥手,它们便会命绝於此,对它们没有什麽好顾忌的。

    「想不到连这里都有大量的毒蜘蛛,本来毒蜘蛛是栖息於女萝岩的妖兽,性好隐蔽阴暗,现在竟然大量出现在八公山中,事态极为严重,若再任其发展下去,必会危害寿阳,必须尽快找出事件源头为妙。」墨水笙皱起了眉头,看来非常苦恼。

    「之前妳有调查过女萝岩吗?」得到毒蜘蛛生活於女萝岩的情报,妊云旗便询问墨水笙女萝岩的调查情况怎样,希望得出有用的线索。

    「有调查过几次,并没有发现任何特殊之处,不过说不定在夜晚的时分,会有什麽新发现。」墨水笙之前几次查看女萝岩都是在日间进行,的确没有发现任何有用的线索,现在只好寄希望於晚间,看看有没有和白天时分有分别的地方。

    决定了下一步行动後,妊云旗和墨水笙沿山路往西北方向走,直至来到了一处大型洞穴区域,妊云旗看见地面一个大而深的洞穴,这就是女萝岩的入口嘛,有点超出她的想像,本来以为女萝岩是八公山其中一座山峰的名称,怎知却是位处地面的洞穴。

    「我们走吧,妳能跳下去吗?」墨水笙指着女萝岩入口,毕业入口还挺深的,如果是普通人要进入其中的话,必须借助工具爬下去。

    「当然可以,别小看我。」妊云旗有点不满墨水笙总是有意无意地看低她,她之前的形象真的这麽差,需要别人这样担心她吗?如果连这一点高度都无法下去的话,她枉为琼华派弟子了。老实说,她以前在琼华派的时候哪一个弟子敢轻视她?她可是师傅和宗炼长老都青睐有加的得意门徒,可是现在她在墨水笙的眼中是需要一一照看的菜鸟,看来她实在太少下山历练了。

    「对不起,我又口没遮拦了,我只是怕妳畏高而已,所以才有此一问……我们现在就下去吧。」墨水笙敏感地察觉到妊云旗不满的情绪,於是收起笑脸,郑重道歉。

    二人三步并作两步地爬下洞穴,看着比八公山出现得更多的毒蜘蛛,墨水笙貌似早有准备,她由袖口处掏出提灯,点燃光亮,可能洞穴内比外面更暗,所以在无法之下才拿出照明工具照亮四周,不过这麽大的油灯,她是藏在袖口内的哪一处?妊云旗对比自己的袖口袋只能装一些信纸和小型物件,墨水笙的袖口袋是哆啦A梦的百宝袋吗?

    在墨水笙点亮提灯的一瞬间,迫近二人的毒蜘蛛们可能害怕光亮,立即一哄而散,墨水笙轻佻地吹了一声口哨,然後晃一晃手中的提灯,哈哈大笑:「想不到它们是怕光的,不过想一想还是合乎情理的,它们性好阴暗嘛,惧光也不是什麽奇怪的事嘛,这次带上提灯的行动非常明智,我都有点佩服我自己了。」

    「在夜晚探险带上光源不是理所当然的事吗?而且既然有提灯,为什麽不早点拿出来?」夜晚的八公山非常昏暗,就算妊云旗的双眼适应了黑暗,但山路依然难走,还有中途出现的一大堆毒蜘蛛,如果墨水笙早点拿出提灯驱散那群蜘蛛妖兽,她们就不用浪费力气动手打它们了。埋怨归埋怨,妊云旗还是老实地向墨水笙靠拢,毕竟光亮是她们唯一的安全点。

    「我穷嘛,妳知道燃油的价格有多贵吗?可以省得就省嘛。」面对妊云旗的谴责,墨水笙很委屈。

    OK,穷鬼蠢蛋二人组,妊云旗无奈地叹了一口气,还是别在这种事情上浪费时间了,看看夜间的女萝岩有什麽新线索吧。

    妊云旗的目光立即被一处发着萤光的地方吸引了过去,那是一根蔓延至地上的粗壮树根,虽然这种根蔓四处女萝岩内部四处都是,但唯独只有这条树根发出微微的光亮。呵!她们都不用怎样寻找了,线索已经显现於她们的眼前。

    「那里,妳白天调查的时候,那里有任何异样吗?」妊云旗指着发出光亮的地方,询问墨水笙。

    「没有,果然在夜晚来调查的决定是正确的。」看来萤光处只有夜晚才会发光。

    妊云旗和墨水笙走到萤光处,不确定这个是不是陷阱,但这是目前唯一知晓的线索,就算明知有危险也要前进,二人当中,就数妊云旗的实力最强,所以妊云旗走在前头,查看萤光处,那应该是某种隐蔽功能的阵法,究竟是想隐藏些什麽呢?妊云旗试着去破解,不多久後阵法解除,某处地面出现了一个坑洞,看来工作可以继续进行下去了。

    妊云旗先进入坑洞中,墨水笙接着跳下来,一进入坑洞内,顿时血腥味冲天,墨水笙举起提灯一看,满地血污,散落的骨头粘着已经腐烂散发腐臭味的肉沫,场面极其残酷丶恶心,这……根本是一处令人触目惊心的猎食场!

    「这……什麽鬼!」墨水笙藉着提灯的光亮看见地面遍布的惨况,她脸色发青,掩着嘴巴想吐的模样,看来她是第一次见到这种血腥至极的场面。

    「这些都是人类尸骸的残渣。」相比惊惶失色的墨水笙,妊云旗显得相当镇定,毕竟她曾经历过水见庄人鱼怨灵事件丶涉谷剪刀杀人魔事件丶藤原府邸事件和夜见岛事件,算是见识过不少恐怖怪异的事物,虽然都是一些令人内心发寒不已的不快记忆。

    她们进入了什麽怪物的猎食场?

    「妳怎能够这麽淡定?」墨水笙恨不得立即逃离现场。

    「嘘。」妊云旗要墨水笙安静,她听到这里有某种生物嘴嚼的声音,她循着声音,借助墨水笙提灯的光源望去,见到一个男人□□的身影背对着她们……不,那明显不是人类,她们清楚看见男人下半身是长长的蛇身,那应该是引发毒蜘蛛事件的蛇妖。

    蛇妖不知道在嘴嚼些什麽,「咔嚓」一声骨头断裂的声音,有一个东西由蛇妖处滚落到她们的脚边,墨水笙举起提灯查看,待看清楚是什麽东西时,立即惊呼一声:「是他?」

    「妳认识他?」妊云旗一看,那是一个男性的人头,只见他圆睁着双目,表情定格在死前极端惊惧的一刻,看墨水笙的反应,似乎是她认识的人。

    「我知道他,他亦是和我一样都是为了调查毒蜘蛛事件的侠士之一。」墨水笙怕会引起蛇妖的注意,尽量悄声地回答,她环顾四周地面上人类的残骸,「这些骨头尸块……该不会是那些前往调查却一去不回的人们吧。」

    「哦?看来是有两只小老鼠偷跑进来呢~」饱餐了一顿的蛇妖终於发现了妊云旗和墨水笙的存在,於是出声打断了她们二人的交流。

    蛇妖转过身来,獐头鼠目的相貌配上难以让人忽视的血盆大口,更显丑陋难看,它「咯咯」地笑了两声,笑声非常沙哑难听:「看妳们两个细皮嫩肉的,口感一定非常棒,乖乖成为我的存粮是妳们的荣幸。」

    语毕,蛇妖矫捷的身影立即冲上来,墨水笙施放「流砂袭」,那是比「土咒」更强力的土属性单体攻击仙术,因仙术作用而突然窜出的岩石似乎弄伤了蛇妖,蛇妖暴怒,叫嚣着要杀掉她们的同时,蛇妖头上正聚集着一个大火球,力量不容小觑,如果砸了下来,不但她们遭到烧焦的下场,还可能会引致女萝岩内部崩塌,必须阻止这件事才行,墨水笙咬牙思索,但霎时间想不到什麽好方法。

    说时迟那时快,妊云旗当即召唤出涂山小月,涂山小月的最大技能「通天玉章」是能够打断敌方施展中的技能,甚至还敌方在短时间内失去凝聚力量的能力,所以当涂山小月施放「通天玉章」後,聚集在蛇妖头上的大火球瞬间消失。

    蛇妖愕然,它想不到竟然会有这种情况发生,它盯着妊云旗的眼神显得相当危险:「看来小老鼠有一种很有趣的能力呢。」

    「更有趣的还在後头啊。」妊云旗随手一挥,她周身的气凝结成很多把剑,这些以气造成的剑在妊云旗的驱动之下,齐齐向蛇妖身上刺去,顿时蛇妖伤痕累累,最终体力不支倒下地来。

    「妳究竟是何方神圣?」蛇妖想不到自己会栽在一个小姑娘身上,无论如何它都要搞清楚这个女人的身份。

    「昆仑琼华派太清真人的门下弟子,道号夙昙。」妊云旗报上名号,虽然这是她已经抛弃的身份。

    琼华剑仙 第十八章喜得麒麟兄妹

    「原来是仙门中人,算我认栽,但下次我可不会就这样善罢干休!」蛇妖恨声说完後,不知道用了什麽方法,几乎伤重濒死的它突然遁入了地下,逃得无影无踪了,气息也完全消失了。

    「该死!被它逃走了!」墨水笙满含不甘地跺脚道。

    「先不要管它了,这下子毒蜘蛛的问题应该都解决了,先回去通报县令大人,派人清扫这里吧。」

    看看四周的惨况,墨水笙同意地点点头,她一刻都不想在这里待着,於是听从妊云旗的话,离开此地,待回到女萝岩表层时,却发现毒蜘蛛们全都被杀,取而代之的是一群既像狸猫又像水豚的毛茸茸生物,所以这些毒蜘蛛是被它们杀死的吗?此时这些毛茸茸生物齐刷刷地眼睛全都瞪着妊云旗和墨水笙看,二人初时可被吓了一跳,但看它们并无恶意,便很好奇它们伫立於此有什麽用意。

    「天啊!这是槐妖!」墨水笙定睛看了它们好一会,终於认出它们是什麽东西了。

    「它们都是很罕有的妖吗?」见墨水笙对此很惊讶的反应,於是有点好奇地问。

    这时候,为首的一只槐妖率先前来,它作为族群代表,对妊云旗和墨水笙致以诚挚的谢意,妊云旗对这些毛茸茸生物居然会说话感到啧啧称奇,但表现得太惊奇感觉会很失礼,於是按捺着好奇不已的心情,静静地聆听它们的说话。

    它们原来是一直栖息於女萝岩内部,以附近的离香草为食,离香草是寿阳特有的植物,因香味浓郁,故而被称为离香草。槐妖们本来一直在此地平和地生活着,怎知一只散发邪恶气息的蛇妖出现,它霸占了槐妖们的居处,让其变成了污浊的猎食场,还运用了不知名的法子,让此地的毒蜘蛛大增,成为八公山一带的危害,现在,她们终於把蛇妖赶走了,此地恢复了安宁,槐妖们对此不知道有多感激,实在无以为报。

    「不用报答我们啦,而且你们最重要的事不是另觅新居所吗?你们原来的居所已经……不能住了吧?」墨水笙一想起那个沦为猎食场的地方,不禁脸色发青,张嘴欲吐。

    「两位恩人,不需要担心我们,女萝岩其实比妳们所想像中大得多,这个区域不能用,还有那个区域,所以还好。」槐妖的代表这麽回答,这时槐妖群中走出了一只槐妖幼崽,看它探头探脑的样子,似乎对人类相当好奇。

    「哇!好可爱!」妊云旗忍不住感叹,她蹲下来摸摸小槐妖毛茸茸的脑壳,小槐妖舒服地眯起了眼睛,神态好像一只憨态可掬的小猫咪。

    向槐妖们道别後,妊云旗和墨水笙离开了女萝岩,这时候刚刚日出,想不到她们在女萝岩内花费了这麽多的时间,沿途上她们帮忙清理那些泛滥成灾的毒蜘蛛後,不经不觉便到了中午时分,到达寿阳後,向县令报告事情始末并告知毒蜘蛛的问题已经解决,县令对事情已经解决,觉得很安心,同时为那些牺牲者感到遗憾和难过,他表示会派人前往现场好好清理一番,以及承诺会安葬那些为此事失去性命的人。

    拿到报酬後,墨水笙如约定所言,把一半的报酬给予妊云旗,妊云旗笑着接过,然後道别。

    「咦?妳要去哪?」墨水笙很愕然,妊云旗的道别对她来说实在太猝不及防了。

    「追踪那只蛇妖,这只妖魔一天不除,我一天也放心不下。」基於琼华派弟子丶巫女的使命感,她想除尽妖邪,再加上目前没事可做,妊云旗就给自己定下了目标。

    「那就加我一个。」不知道是不是正义感使然,墨水笙这样提议。

    「诶?但我没有报酬可以给妳啊。」妊云旗对此十分惊讶,因为在她看来,墨水笙都一副爱财如命的样子。

    「这些事不重要,既然已经插上手,那就好人做到底,况且让蛇妖就这样逃走,我实在不甘心,我想要为此事做一个了结,不可以吗?」

    「……好吧,我们便一起吧。」人家话都说到这种地步,真是难以拒绝,只得答应。

    二人离开寿阳後,墨水笙问妊云旗打算由哪里开始寻找,妊云旗回答目前只能够等待,蛇妖不是那种被打败後便乖乖从良的类型,绝对会出来兴风作浪,现在她们唯一可以做的是,边游历四方边搜集关於蛇妖的信息,仅此而已。

    「既然以後会有一段长时间在一起,我先来正式自我介绍走个过场吧,我叫墨水笙,今年二十三岁,本来是个渔家女,但因为阿爹阿娘迫我嫁给村口的陈二麻子,我不愿,於是在十八岁那年便离家出走了,在外游历了几年,便长成老姑娘了。」墨水笙稍微提及起自己的过往。

    「那妳怎样学仙术的?」身为渔家女,应该没办法亦没有机会学习仙术才是。

    「有一次我跟阿爹一起出海打渔,无意中捞上了一个造工精致的盒子,那盒子可神奇了,内里装载的事物竟然一点也没有湿透,保持乾爽的状态,阿爹见盒子值不少钱,於是把它卖掉,本来阿爹还想卖掉盒子内的书,我不给,好说歹说才说服阿爹把它留给我,因为幼年时我曾经到附近的私塾偷听先生讲课,所以我多多少少认得一些字,我一看书的内容,哇!是说明仙术的运用方法,我的仙术就是在那书上学习的。我说完了,到妳了。」

    墨水笙原来有着这种机缘,才有底气去行走天下,妊云旗对此表示了然,但她怎样去介绍自己?总不可以告诉墨水笙,她是来自异界之人吧,这样说的话,对方会不会把她当成傻子?她斟酌了一番後,把组织好的後的内容讲述出来:「我叫妊云旗,今年三十三岁半了,本来是平民百姓家的女儿,後来机缘巧合下,遇到一个名叫月寒瑶的高人,得她传授使役妖灵之法,我便以降妖师的身份四处游历,帮助他人,後来因为天灾,我和家人失散了,之後我流落到陈州城附近,遭到妖兽偷袭,幸得有两个琼华派的弟子路过,把我救了出来,因为这件事我萌生了加入琼华派的愿望,所以才斗胆前往太一仙径进行试炼,而且加入琼华派,应该会更容易找到我的母亲和妹妹吧。」

    「原来妊媎媎有这样的经历,那麽我们边找寻蛇妖的行踪边打探妳家人的消息吧,我会尽力帮忙的!以後妊媎媎妳就叫我水笙好啦!」墨水笙同情妊云旗经历的同时,亦惊讶对方的实际年龄比外表的更大,单看对方外表,还以为是十六丶七岁的小女生。

    「好的,谢谢。」妊云旗有点心虚,因为亲人无论怎样也找不到了,但为了隐瞒事实,欺骗她人的关心,虽然的确是有难言之隐,可是良心还是会有点痛。

    「妊媎媎,我想问妳是怎样使役那些妖的,那些妖是由哪里来?」大抵是第一次见识妊云旗作为降妖师的能力,所以对此充满着好奇心。

    「我们降妖师是使用唤灵符召唤大妖的分神,并与之结契,成为我的协助者。」妊云旗晃一晃手中的唤灵符,为了示范怎样召唤妖灵,她做好会召唤R级别的妖灵的心理准备,把唤灵符放在八卦盘上进行召唤,反正她们身处的地方灵气足,召唤应该能够顺利进行,而且只是花费了一张唤灵符而已,还剩下一张唤灵符,以备不时之需……等等,刚才她真的只贴了一张唤灵符在八卦盘上吗?

    妊云旗这才发现她刚才把仅馀的唤灵符全数贴在八卦盘上,她大惊失色,想制止召唤进行,但八卦盘已然转动,无法制止了,妊云旗欲哭无泪地看着这一切的发生。

    八卦盘上出现了很多绿色光球围绕着一颗大大的金色光球出现,让心如死灰的妊云旗当堂眼前一亮,那是出现SSR妖灵的前奏啊!光芒散去,四周出现了一处尤如战场的幻境,虽然没有遍地尸体的惨况,但肃杀之气明显,战场中央处插着一把乌黑的鐧,一名英姿不凡,就算两眼下方有一横切的伤口的痕迹,仍不减半分俊美的黑衣男性正骑着战马奔来……那不是战马,而是某种神兽,只见男子跳起来,帅气地降落的同时手抓战场中央的乌黑之鐧,挥鐧的手法乾净利落,四处雷霆电闪,好生威风。

    「皇矣大角,降生灵兽,视明礼修,麒麟来孚。」

    这是他的自我介绍吗?虽然不是太听得懂,依她微薄的理解力,他是麒麟吗?所以他旁边的神兽是本体,而他是元灵?不管了,有幸抽到SSR妖灵已经可以让她含笑入梦了,所以就算之後抽到R级别的妖灵,她内心不至於会太难受。

    八卦盘继续转动,妊云旗本来以为会浮现代表R级别的蓝色光球,毕竟她不太相信自己会好运到逆天,怎知惊喜的是这又是一个金色光球,和之前的光球异象不同,今次的金色光球是被很多紫黑色的球体围转着,光芒散开,出现了一处冰雪的幻境,一名银发白衣丶头上长有鹿角的美丽女子骑着纯白的神兽款款而来,然後女子手执看起来是冰雪的法杖跳下来,踏上地面的一瞬间,寒气四溢。

    「唐虞世兮麟凤游,今非其时来何求,麟兮麟兮我心忧。」

    OK,这个SSR妖灵很有文采,都出口成诗了。

    这两个SSR级别的妖灵出现後,她的脑中自动浮现他们二人的资讯,女的叫麟,男的叫麒,二人是兄妹关系,可是他们相遇,彼此都漠不关心的样子,这对兄妹的关系并不太融洽吧。

    「妊媎媎,妳召唤了看起来很厉害的妖呢,那要怎样结契?」墨水笙化身好奇宝宝,不断地提问,她看着麟和麒的眼神满含着憧憬。

    「成功召唤之後就会自动结契。」妊云旗不知怎的语气有点缺乏活力。

    「原来是这样……妊媎媎,妳怎麽了?感觉妳不太高兴的样子。」

    「没事……根据能够守恒定律,我之後是不是会倒大霉?」因为连续得到两个SSR妖灵而导致的兴奋感逐渐消失,妊云旗平静了下来,话说连续出金球的情况她是第一次遇见,所以她很担心自己的运气是不是用尽,未来的时日她会不会没有好运可言?

    什麽叫能量守恒定律?墨水笙对此一头雾水。

    妊云旗正沉浸於自己的世界时,不经意地抬眼一看,只见麟和麒直勾勾地盯着她看,妊云旗才如梦初醒,发现自己召唤完他们後便一直持忽视的态度,实在失礼,於是赶紧打起精神,向他们致歉。

    「降妖师大人,请别这样,我们承妳召唤而来,自然是来帮助妳的。」率先向她说话的是麒。

    妊云旗有点意外,不管是麟还是麒,感觉都是那种不近人情的类型,但麒貌似意外的好说话,那麽,麟呢?
新书推荐: 分手后我和爱豆们住进同一公寓 原神  与枫原万叶游历璃月 我和假酒互演的日子 穿成反派魔尊后我成了万人迷 被暗恋的顶流队友表白后 优等生gl 春山和秋水 [红楼]当炮灰有了金手指 毛绒绒饲养手册 不久将盛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