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综]巫祝与猫咪 > 第七章~第九章

第七章~第九章

    尸灵邪神的封印第七章人鱼之歌

    只见那名人类女性面对这麽多鱼头人怪,想逃走也逃不掉,眼见众多鱼头人怪步步逼近,那名人类女性瞬间露出绝望的表情,看来小命休矣。

    「停手!」

    突听一声大喝,鱼头人们还来不及反应过来,就被妊云旗用「定身诀」束缚其行动,并趁他们无法行动时迅速把他们打倒,看到七零八落倒在地上的鱼头人怪们,被救的人类女性只有呆若木鸡的份儿,对着妊云旗说不出话来。

    「请问妳是不是水见乃绘小姐?」妊云旗没有理会对方的内心有多惊愕,直接询问她的身份。

    「是丶是的,请问妳是……」水见乃绘似是由震惊的情绪中回过神来,赶紧回答,她似乎对自己能够活命没有什麽真实感。

    「我是受梦魅露娜的委托,来搜救你们,话说梦魅泰尔先生呢?你们不是在一起吗?」不会是走散了吧,若是这样子就麻烦了,此地宛如迷宫一样,找人如同大海捞针一般,她能够找到水见乃绘已经是很幸运的事了,再找另一个的话……妊云旗对此相当苦恼。

    「这个……很抱歉,都是我的错,是我一时冲动,为了向人鱼小姐道歉,我不顾泰尔君的劝阻冲了出去,结果不但和泰尔君走散,连自己也沦落到快要没命的境地,我……」水见乃绘对自己无脑愚蠢的行为多少有所反省,妊云旗也不便责备她,不过,向人鱼小姐道歉?

    「妳的情况我多多少少在小露娜那里听过,但这些事是妳祖父的错,妳不需要为他承担罪孽,而且妳这样鲁莽行事,不但是妳,连梦魅先生都会陷入危险,现在先要找到梦魅泰尔要紧。」

    一直低下头,看来有在反省的水见乃绘抬起头来,想说些什麽时,突然不知由哪处涌来一大片水泽,水几乎淹到膝盖处,水面倒映着妊云旗和水见乃绘惊讶的脸容,这些水究竟是怎麽一回事?不过不管是什麽事都好,一定不会是好事。

    难道……一个想法在她的心中油然而生,引发这种奇怪的突发情况,如果不是因为她们,就只有……

    「水见小姐,快点抓住我的手!」

    妊云旗向水见乃绘伸出手,水见乃绘想也不想抓住对方的手,然後妊云旗迅速快步奔跑,循着水流的方向,水流流向之处,妊云旗若是猜测没有错误的话,那里应该会有梦魅泰尔的线索,或是找到他本人。

    果不其然,在妊云旗二人跑到某一处时,就见到那里有一堆鱼头人怪,大声叫嚣着「找到了丶找到了」,而在鱼头人们密密麻麻的身影中,隐约可见一个因为恐惧,不敢正视鱼头人怪们的少年,眼见人类少年陷入性命危险,妊云旗立即手执法杖,在地上画了一个圆弧形以施行「定身诀」之术,在众多鱼头人因此失去行动自由时,使用「火破诀」攻撃他们,「火破诀」是自身灵力化符为行多火鸟重创敌人的招式,因为妊云旗不间断的攻击下,鱼头人们不敌倒下。

    「乃绘,妳平安无事真是太好了。」少年见到水见乃绘,露出安心的神色。

    「真是很对不起,泰尔君。」水见乃绘一脸很内疚的神情。

    一旁的妊云旗仔细端详着这一对男女,男的五官端丽,女的端庄清秀,还真是郎才女貌丶天生一对,不过现在不是有闲心感叹这对男女青涩恋爱的时候,她正想对他们说现时还未脱离险境,到安全的地方再聚旧,可是此时她察觉到其中一个倒下的敌人有轻微动作的迹象,赶忙扭头查看情况,然後不其然地和一个鱼头人对上了眼。

    鱼头人对她露出诡异的笑容,嘴巴开开合合,妊云旗不太擅长读唇语,若是勉强辨别的话,还是可以知道是什麽意思。

    ——看见妳了。

    这时,水中似乎有什麽异样,一只人鱼由水中现身,赤红的双目丶狰狞扭曲如妖魔的脸容丶令人颤栗的歌声,在在都显示她是妊云旗今次的目标,警报声不知道由哪时候开始停止了,她和人鱼之间的对决一触即发。

    「梦魅君,快带水见小姐离开这里,你妹妹露娜已经被带去安全的地方,所以,快跑!」

    「但是妳呢?」梦魅泰尔无法心安理得地接受一个女孩子的保护,或许是身为男性的自尊驱使吧,他放心不下一个女孩子要独自面对不好对付的妖怪,尽管眼前的陌生女性看起来很强。

    「别担心我,这里由我撑住,你们快点逃!」妊云旗边提防人鱼可能会来的攻击,边催促梦魅泰尔和水见乃绘离开。

    大概是理解到自己待在这里也帮不上忙吧,他对妊云旗说了一句「要小心」後,正想拉住水见乃绘走时,他的尾指突然被绑住红线,一旁的妊云旗看见後显得很疑惑,那是什麽鬼东西?但见梦魅泰尔对此一副了然於胸的样子,似乎他知道是怎麽一回事,猜测应该对他是无害的,之後他就跟着红线指引的方向,拉住水见乃绘奋力奔跑了。

    可能是意识到猎物将要逃跑,人鱼想追去,却被妊云旗拦下,她对人鱼说了一句「妳的对手是我」的同时,使用「变身术」幻化成裴旻的模样,然後一剑向人鱼劈去,人鱼见此慌忙避开并潜入水中伺机行动,那在水中灵活游动的身影,看来是个很麻烦的对手,幸好她之前把那群鱼头人一一打倒,导致人鱼身边没有可以帮忙攻击的人,这点令妊云旗松了一口气,不然人鱼和鱼头人们集体攻击,妊云旗绝对讨不了好。

    想起之前她和一个鱼头人的眼睛对上了,那种被盯上的危险感,源头一定是来自人鱼,那群鱼头人除了担负巡查之责外,还充当人鱼的监视器,监看有没有入侵者,只是条件应该是对上视线,才可以让人鱼得知入侵者的确切位置,而水见乃绘和梦魅泰尔大概也和某个鱼头人对上了视线,才引发了异象。

    当然这些只是她的猜测,现在重要的是尽快收伏人鱼,并把人鱼带给月寒瑶,可是人鱼闪避能力太强了,有水的加持,人鱼的力量更是如虎添翼,只是……那又如何?

    人鱼是妖,但裴旻也是妖,身为剑圣大魔的力量难道还应付不了一只人鱼?人鱼动作快,裴旻的动作更快,人鱼身形灵活,裴旻挥剑的身姿比她更灵活,妊云旗相信裴旻的力量一定会为她带来胜利。

    最後,人鱼在化为裴旻的妊云旗的招招连攻之下败下阵来,她消耗的力量实在太多了,无法再动弹,她望向妊云旗的目光充满怨恨和不甘,妊云旗无视对方的目光,使用月寒瑶传授予她的「收妖术」封印对方,人鱼的身影渐渐消失,与此同时,一段记忆在妊云旗猝不及防之下侵入她的脑海中,那是一片蔚蓝的大海丶晴朗的天空丶美丽的歌声,然後一阵天旋地转,眼前出现的是一个男人因为贪欲而露出的令人恶心的笑脸,之後身处的场景瞬间变成地下空间的刑具室,她对那个抓捕他的男人苦苦哀求,希望对方把她放归大海,可是男人不为所动,然後她眼见自己的身体因为长时间脱离大海而变得乾枯丑陋,原本清脆悦耳的嗓音亦渐渐变得可怕难听,但这些事都不是最残酷的,最残酷的是那个掳走她的男人以及身旁作为他的协助者的老女人对她所做的事,一刀一刀,在她身体的各处制造或深或浅或大或小的伤口,她的肉被剖下来,让男人以及其他男性分食,那是活着的她临终前眼中见到的画面,之後,她死後化妖,把吃下她血肉的男人们通通变成鱼头人身的怪物,而把她掳到此地的男人则被打断四肢,丢在笼子中,在永远的生命中求生不得丶求死不能,她会永远怀抱着憎恨的情绪对人类不间断地诅咒着丶诅咒着……

    得妊云旗回过神来时,一张画着奇异符文的符咒静静地躺在她的掌心,那是封印着人鱼的灵符,这时水不知道由哪时候开始就退却了,而倒地一片的鱼头人们也渐渐消散,或许是妊云旗眼花吧,在他们快要消失的瞬间,都恢复成人类的姿态,大概是人鱼的诅咒消失,他们的灵魂回复本来的形态回到该回归的地方去了。

    在寂静的地下空间中突然响起木屐声,妊云旗内心一紧,扭头一望,是那位引导自己来到温泉区的老妇人。

    「妳为什麽要对人鱼小姐做出这种残忍的事?」未待老妇开口,妊云旗立即向她发起质问,因为人鱼所感受到的痛苦实在太锥心刺骨了,在妊云旗的心中留下深刻的痕迹。

    「……那天,外子秘密搬来一个棺材,并对我笑说这是他由远方的大海抓来的珍贵物种,我好奇打开一看,是一条相当美丽的人鱼在沉睡着,我觉得不妥当,希望外子把她放归大海,但外子像是着了魔一样,无论如何都不想放她走,还对我讲人鱼肉有长生不老的功效,当时外子那个与恶魔无异的表情我永远都无法忘记,之後发生的事妳大概都知道了,情况失控了,我无法制止,当我回过神来,我就已经作为外子的协助者伫立於地下的屠宰房中,默默地看着那条人鱼受尽折磨,所以当那条人鱼由奄奄一息的状态化为妖怪报复我们时,我没有恐慌,这些都是我们应得的报应。」老妇人大概想起人鱼的惨状,露出痛苦愧疚的表情。

    妊云旗想说「道歉有用吗」,但话到嘴边却咽了下去,惨剧既已造成,责备也於事无补,二人相对无言,这时突然发生地震,地下空间快要崩塌了,老妇人见此,连忙对妊云旗说:「小姑娘,妳快逃走吧,这里快要顶不住了。」

    「那妳呢?」妊云旗见老妇人没有逃离此地的意思,很疑惑对方待在原地的理由。

    「我只是要找我的丈夫而已,我无法对他弃之不顾,所以,很感谢妳解除了人鱼的诅咒,不然我也无法来到这里。」妊云旗听到对方这麽说,脑中闪过被囚禁於笼子中精神失常的男人,导致这场惨剧的罪魁祸首,「小姑娘,妳的性命不应该在这里终结,虽然我不太清楚,但妳身上应该肩负着很重要的使命,看,似乎有人接妳了。」

    语毕,老妇人指着某个角落,妊云旗顺着对方的手指望去,一只发着荧荧白光的兔子正无言地看着她,是月寒瑶吗?她是来接她的吗?妊云旗一想到此,顿觉安心不少。

    再回头一看,老妇人的身影不见了,地下空间开始崩塌,妊云旗见事态紧急,再磨磨蹭蹭的话,连活命都没指望了,於是她赶忙跟着蹦蹦跳跳的发光白兔子,七拐八拐,终於来到一扇门前,而兔子已经不见了。

    妊云旗想也不想就打开了门进去,然後来到熟悉的奇异郁金香花圃,双眼对上月寒瑶平静无波的视线。

    「妳成功达成任务了,做得很好。」

    尸灵邪神的封印第八章人鱼安息

    「妳成功达成任务了,做得很好。」

    面对月寒瑶的称赞,已经解除变身术,恢复本来姿态的妊云旗高兴不起来,她从人鱼处感受到的痛苦太深刻了,差点当堂抑郁成疾,她无精打彩地把封印人鱼的灵符交予月寒瑶的手中,想起人鱼受过的苦难,她忍不住问月寒瑶有没有方法可以帮助人鱼,并把人鱼的过去和盘托出。

    「原来是这样……虽然我无法扭转这只人鱼悲惨的命运,但令她好好安息我还是能够做到的。」月寒瑶温柔地抚摸手中的灵符,内心不知道在思考些什麽。

    自从被那个不知名的陌生女人的封印後,她的身体在无尽的黑暗中不停地坠落,她双手乱挥,但在全然黑暗的环境中伸手不见五指,亦抓不住任何可以抓住的东西,她不甘心,她明明受尽非人的折磨,所以她向人类报复回去有什麽不对吗?

    不甘心丶真是很不甘心,她要到此为止吗?

    突然,一阵光芒出现,已经习惯黑暗的人鱼因为受不住光线的刺激而闭上了双眼,之後「噗通」一声,她掉进了海水中。

    咦?到底发生了什麽事?

    看着晴朗的天空和蔚蓝的海洋,人鱼的脑袋一片空白,完全不知道怎样应对眼前奇怪的状况,她不是被封印於深不见底的黑暗吗?虽然不清楚目前发生什麽事,但是看到这些明亮又富有生命力的东西,人鱼有种久违的怀念感觉。

    「妳在发什麽愣?」

    背後突然响起话声吓了人鱼一跳,人鱼扭头一望,是两条和她一样的人鱼,一个长发丶一个短发,那是她以前认识的好友,以为死生不复相见的两位好友。

    「咦?妳为什麽哭了?」

    朋友的问话令人鱼意识到自己在流眼泪,她看着满脸担忧的两个朋友,哽咽着说:「妳们……不怕我吗?我这种模样……」

    「妳在说什麽?妳不是平时的样子吗?」短发的好友看人鱼的目光像是看一个脑袋不正常的傻瓜一样,令人鱼的内心纳闷不已。

    这时,人鱼才注意到海面映照着的自己的身影,不是扭曲丑陋如妖魔的面容,而是本来清丽而楚楚可怜的容貌,还有自己的嗓音亦恢复本来的清脆悦耳,那是……

    「我……似乎发了一个长长的噩梦,只是,感觉很真实,我梦见自己被人类抓住,带到暗无天日的地方,然後我被一刀一刀割下身上的肉,被人类分食,真是很可怕。」想起那段如噩梦般的经历,人鱼忍不住痛苦地颤抖起来。

    「别怕别怕,那只是梦而已,不是真的。」长发友人见人鱼的情况不对劲,连忙安抚她,而带有怨责情绪的目光则瞪向短发友人,「都怪妳,总是对她讲一些可怕的东西。」

    「抱歉抱歉,我不是故意的,只是见妹子总是对人类的世界抱有好奇心,这对她来说不是一件好事,所以才对她讲一些关於人类的种种可怕之处,想不到做过火了。」短发友人有点不好意思的说。

    人鱼这才记起,在梦中的她因为对人类怀有强烈的好奇心,不顾同伴们的忠告,偷偷游到人类所在的领域,却不幸被充满残酷贪念的人类捕获,到最後被折磨致死,这个噩梦是不是在警示她不要接近人类?

    「好吧,别管人类什麽了,我们一起回去吧。」长发友人貌似不想继续这种煞风景的话题并催促短发友人和人鱼,之後她们三人一起潜入深海中,返回她们应该归去之处。

    灵符渐渐消散,一只人鱼的灵魂表情平静地离开郁金香花圃,在月寒瑶手中的只剩下一个光团,那应该是人鱼化妖後所拥有的力量,只见光团被月寒瑶缓慢吸收,成为她新的力量。

    「那位人鱼小姐怎麽了?妳对她做了什麽事?」妊云旗想起人鱼那平静的姿态,以及那纯洁美丽的身影,感叹这个物种真的如童话或传说中所描绘的形象是一致的,这就是人鱼小姐生前的模样吗?

    「我只是要她发一个幸福的美梦,好令她安心上路而已。」

    「原来是这样嘛,太好了。」妊云旗很好奇人鱼小姐发什麽美梦,是在无边无际的大海中自由地畅游吗?

    「想不到一个临急抱佛脚出来的巫觋能够顺利完成任务,我都已经做好任务可能会失败的准备了,做得很好,这是妳的报酬。」月寒瑶对妊云旗大加赞许後,把十张唤灵符交到她的手上。

    「这是……」妊云旗拿着十张唤灵符,有点不知所措。

    「不认得吗?就是可以召唤妖灵的特殊符咒嘛,帮手不是愈多愈好吗?至於妳想一次过十抽,或是一张一张的抽,或是攒符以留待下次都随妳喜欢。」

    妊云旗看着手中那十张唤灵符,老实说她现在没心情玩抽抽乐,但若是想攒符的话就怕自己冒失,弄不见了,所以还是选择十抽好了。

    决定好後,妊云旗拿出八卦盘转动,然後把手中那十张唤灵符贴了上去,八卦盘发动後,一堆蓝色的光球出现,分别是两个鼓妖,一个骰子妖,一个狐灵,一个镜妖……虽然她有玩过「神都夜行录」但真是在现实世界中见到镜妖,还是会不自觉地被她的美貌所吸引……应该是他才对,镜妖的外表是一块大大的圆形镜子上坐着一个美女的形象,但其实他的本体是秦汉时流传下来的青铜镜……总而言之他就只是一个活了很久的老头子妖怪而已,镜子上的美女只是他为了迷惑人类而伪装出来的。至於骰子妖,顾名思义就是凝聚了灵气的骰子成精化妖了,而他外表乃是一个拿着足球般大小的骰子的小少年,只是她对他没有多大兴趣就是了,还有鼓妖和狐灵,前者是个喜欢敲鼓的如同孩童般的小小妖怪,只是他比人类多了一双手而已,後者就是一只身形修长的白狐,可以用来当作座骑使用,不过以上这些妖灵的品级不是太好,对妊云旗来说大都不值一提。

    之後就是四张拓印,拓印这种东西可以理解为增加自身和妖灵力量的辅助手段,不同类型的拓印带有不同的效果,例如她抽到的这张叫「剑门关」的拓印,它是能够微量提升自身的妖气集成度,而「剑门关」乃源自杜甫的《剑门》,「惟天有设险,剑门天下壮。连山抱西南,石角皆北向。两崖崇墉倚,刻画城郭状。一夫怒临关,百万未可傍」。

    再来就是「烛龙殿」。相传烛龙殿乃是位於禁断妖海,烛龙和上古巨蟒就是在禁断妖海鏖战数百回合,烛龙为昼,巨蟒为夜,昼夜互不相让,最终烛龙获胜,汲取了巨蟒的精魄,并把它石化,作为自己的宫殿,烛龙殿由此而来……至於这张拓印的功效是增加妖灵技能杀伤力。

    再之後是两张「蜃妖幻境」,其来源於元稹的《送岭南崔侍御》,「蜃吐朝光楼隐隐,鳌吹细浪雨霏霏。毒龙脱骨轰雷鼓,野象埋牙劚石矶」,此拓印有微量抵抗自身受到火系伤害……为什麽她会知道这些拓印的详细资料,是因为她得到手的一瞬间,那些拓印的功效和背後源由或是故事一股脑儿进入她的脑中,不过貌似只有一次而已,她不是抽多了一张「蜃妖幻境」吗?抽到重复的拓印就没有这种特异的情况了,还有一点是如果想确认拓印的功效,只需要触摸拓印便可,拓印的功能会直接传输到脑中,若是想要再次确认拓印背後的来源或是故事,同样也是触摸拓印并心中默念想查看的内容便可,只是对於拓印的背景内容,妊云旗没有多大的兴趣,随便阅览一下满足好奇心而已,反正她一个都记不住,最重要的是拓印的功用,必须记住才是。

    九个蓝色光球退去後,一颗金色的光球从八卦盘中徐徐升起,待光芒散去後,一个看起来轻飘飘丶头戴稍微高一点的黑色帽子丶身穿一袭古装白衣的男子出现,妊云旗的目光不自觉地飘向男子手执的写着大大的「八风不动」字样的扇子,「八风不动」是什麽意思?感觉很装模作样,这到底是什麽样的妖灵?

    「运气不错,竟然召唤出奕秋这种高品质的妖灵,这可是由春秋时代起就存在的妖灵啊。」月寒瑶看来颇为惊喜。

    奕秋,通国之善奕者也,春秋时期围棋大师对棋的知识与执念化灵而成,所以这是奕秋此妖灵诞生的原因吗,她似乎抽到比裴旻更高品质更为古老的妖灵呢,裴旻可是大唐时代的第一剑客,至於她为什麽会知道他们的个人背景,那和抽到拓印的情况一模一样,讯息直接印在她的脑中。

    「有高品质的妖灵相助,对於下一次的任务完成方面必定事半功倍,不过这样还不足够。」月寒瑶语毕,念动了一串咒语後,她身旁就然凭空出现刚刚升天成佛的人鱼,而且这不是已经被净化怨恨的人鱼,而是妖魔形态的人鱼!

    「这到底是怎麽一回事!」面对这种情况,妊云旗相当惊骇。

    「放心,这只是幻象而已,因为妳作为巫觋的时日尚短,力量还不成熟,今次的任务顺利达成,不代表下次的任务也可以顺利达成,所以必须好好培养自己的力量,面对任何敌人都能够从容应对,所以我稍微重现人鱼作为敌人时的形态,妳可以透过和人鱼的幻象对战以掌握力量的运用。」讲解完毕的月寒瑶见妊云旗似乎身心俱疲,於是打消了当堂训练妊云旗的主意,纵使对方有作为巫觋的资质,但是人类就是人类,万一用坏就麻烦了,於是她一个弹指,人鱼的身影消失,「本来我打算好好训练妳的,只是见妳的样子真是太疲累了,还是算了,现在我把妳送返本来的世界,好好休息吧,至於训练的事,只要把手按到八卦盘的中央处,脑中回忆我所身处的这个地方,八卦盘自会把妳送到我的身边,好好活用啊。」

    在月寒瑶的施术下,妊云旗快要返回本来的世界时,听到月寒瑶一句郑重的告诫:「别对亡灵的过往与情感太过较真,妳可以帮忙的就只有使他们摆脱怨恨丶升天成佛而已,不然痛苦的只有妳自己,务必谨记於心。」

    尸灵邪神的封印第九章血脉的悸动

    ——别对亡灵的过往与情感太过较真,妳可以帮忙的就只有使它们摆脱怨恨丶升天成佛而已,不然痛苦的只有妳自己,请妳务必谨记於心。

    脑中总是回响着月寒瑶的话,叫她不要在意亡者的过往和情感,这谈何容易?在收伏人鱼那瞬间,她生前最为深刻的记忆和最强烈的情感全部灌输於她,那一刻,她彷佛就是人鱼,受尽非人的折磨丶带着对人类最深刻的痛恨诅咒世间,想杀尽所有的人类来弥补她所受过的苦难,这种突如其来的感同身受她不想再次经历了,可是还有下一次的任务吧,这样的经历难不成再要来一次?

    「妊云旗,请妳专心一点!」

    上司突然的大喝声令满怀心事的妊云旗吓了一跳,她才想起她还在上班期间,一直对着电脑荧幕发愣实在太不像样了,还是收拾心情在工作上,她连忙郑重地向上司道歉後,打起精神开始工作。

    回到家後,刚巧遇到正要出门的母亲,母亲说她约了别人吃饭,她已经帮她热好了饭菜,随时可以吃,然後就出门了。母亲是高级室内设计师,平时工作时数最多六小时,总是见她在自己的房间一不是拿纸笔画图,一不是直接在电脑进行相关工作,当然她大多数时候会待在公司中,很少会在家工作。至於妹妹,她是见习珠宝设计师,以成为一个知名设计师并创立属於自己的珠宝品牌为目标而奋斗着。话说回来,她们一家子在设计领域上都有天赋能力,她的两个姥姥在服装设计行业上也颇有建树,总感觉她们都是闪闪生光的贵族阶层,只有她一个是草根。

    其实她有尝试过接触一下设计行业的,见家人在设计方面多有建树,她说不定亦有那方面的天份……室内设计和珠宝设计感觉很困难的样子,服装设计……她应该稍微能够做到吧,结果画来画去都感觉不对劲,每次设计出一套衣服,她都觉得不忍直视,为什麽妈妈和妹妹可以做出优秀的设计,她就做不到,於是妊云旗在进军设计领域中颓然败下阵来,只好放弃。

    妊云旗抬头望向挂在墙边的时钟,妹妹应该快要回来了,她放好碗筷饭菜後边看电视边等待妹妹回来。

    「咦?姊,妳还未吃饭吗?不需要等我啊。」这时妹妹同样下班回家,见姊姊坐在饭桌旁等待,於是这麽说。

    「没事,就是想等妳一起吃。」

    「妈呢?」

    「约了别人吃饭,大概是和同学一起吧。」

    後来两姊妹相对无言默默用餐,直到用餐完毕,开始收拾碗筷,电视上正在播放着经常收看的处境剧。

    「姊,很少见妳这麽安静,妳……是不是有什麽心事?」妊青莲犹豫了很久,最後决定尝试向姊姊搭话。

    「咦?为什麽这麽说?」对於妹妹意外的问话,妊云旗略感惊讶。

    「昨晚我半夜上厕所时听到妳的哭声,是不是在工作上遇到难过的事?」

    妊云旗的心漏跳了一拍,昨晚她被月寒瑶送回来後,一直陷於人鱼的过往中不能自拔,忍不住哭了出来,想不到这种丢脸的样子却被妹妹知道了,这下子要怎样向妹妹解释?她认识了一个仙女,结果仙女为了世界和平丶天下苍生能够安然无恙,要她收伏各种妖怪恶灵……虽然目前只有收伏过人鱼这一个战绩,然後在收伏的过程中感受到人鱼生前的痛苦和思念,导致她情绪失控……她真的可以这样解释给妹妹听吗?

    「如果妳不想说的话,我不会勉强妳的,就当我别说过好了。」见姊姊的脸色很不妙,妊青莲当堂制止自己再问下去。

    「没事的,青莲,只是小事而已,不碍事的,不用担心,我先回房了。」语毕,妊云旗转身回房并关上了房门,独留妊青莲於饭厅中。

    姊姊的身上一定发生了什麽事,妊青莲对此非常笃定,因为她看到姊姊周身流动的气有点不寻常。她自幼就能够看见常人看不见的东西,例如「气」的流动,所谓的「气」很难用言语解释,大概是指生命的气息诸如此类的东西吧,还有常人不想看见和害怕的东西——亡灵。

    对於这件事,她只对妈妈讲过,幸好妈妈有严正看待此事,没有因为她当时是孩童,认为只是小孩子的胡说八道而不当一回事,後来妈妈找师傅作法,又带她去找问米婆,总之各种方法都试过了,依然对她的情况一点帮助也没有,最後妈妈也没办法了,只好在神庙求得护身符,叮嘱她无论何时何地都要把护身符带在身上,还有不可以把自己的特殊情况告诉其他人,免得被当成异类看待,妊青莲自然遵照妈妈的吩咐,至於护身符,连那方面的专业人士都对她的情况毫无办法,区区一个护身符的作用也好不了那里去,但聊胜於无,而这些事姊姊并不知晓,不是因为她不想姊姊担心,只是觉得姊姊一副傻兮兮的样子,肯定什麽忙也帮不上,当时她可是很看不起姊姊的,论聪明丶才干丶样貌,姊姊完全及不上她和妈妈,有时候她很怀疑妈妈生下姊姊时是不是抱错了婴孩,为此她暗地里向妈妈吐过槽,结果被妈妈斥责了一顿。

    有一天,当时她是小学五年级生,放学回家的途中,想掏出放在校服口袋内的手机,却掏了一个空,她心想手机大概是不小心留在学校内吧,於是想折返拿回手机时,不知道是不是她时运低,她遇上了鬼魂,而且,不只是一只,它们那空洞的眼神整齐划一地望向妊青莲,妊青莲如临大敌,她连忙在书包内翻找护身符,却翻寻不着,护身符是在哪时候不见了的?不待她思索,那些灵体开始慢慢接近她,妊青莲见状况不妙,连忙逃跑,可是她逃跑时慌不择路的缘故,她迷路了,而那些不怀好意的灵体快要追赶上来,就在妊青莲被逼迫到情绪快要崩溃时,姊姊出现了,不知道是不是姊姊的关系,那些灵体不敢接近她半步,甚至像是看到令它们害怕的事物般逃走了,所以,是姊姊驱赶了它们吗?

    可是姊姊似乎对这一切无知无觉,她看她哭花了的脸,神情和语气都非常紧张,因为她见妹妹到了应该回家的时刻却不见人影,打电话多次也无人接听,因为非常担心所以四处寻找,终於找到了在哭鼻子的妹妹了。

    当姊姊手执她的手的那一刻,她顿觉安心,看着姊姊比她高出一个头的身影,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错觉,那一瞬间她似乎看到姊姊的周身散发着光芒,但那只有一瞬间,光芒很快就消失了,她定睛再看了看,这时姊姊注意到她奇怪的举止。

    「怎麽了?青莲,是我的脸有什麽吗?」

    「没丶没事……」妊青莲立即低下了头,有点不好意思,「姊……姊姊,谢谢了。」

    姊姊当即瞪大了双眼,像是中了大奖一般的惊喜,她一脸感激涕零的样子说:「青莲,妳终於肯叫我姊姊了,我好开心啊。」

    「太夸张了吧妳,喂!别抱着我!快要窒息了!」妊青莲被姊姊抱到快要喘不过气来,只是叫了一声「姊姊」,有必要这样子吗?想起两姊妹以往的相处,她总是对姊姊一副高高在上的态度,时不时对她呼呼喝喝,经常直呼她的全名,好像……态度不怎麽好,好吧,她会好好反省的了。

    「好!问题解决了,我们两姊妹一起回家吧。」姊姊那欢快的笑脸,不清楚的人还以为她要去郊游。

    「那个,姊,妳知道回家的路吗?」

    姊姊当堂脸色僵硬,妊青莲叹了一口气,姊姊一向是个路痴,她可以找她找到这个地方来已经很了不起了,不可以再强求更多,而且导致这种迷路情况发生,自己也是有责任的,於是两姊妹边探索边问路,最终成功回到家中。

    後来姊姊送了她一个手织的护身符,那是姊姊仿照妈妈送的护身符缝制而成,当时妈妈怕只送她一个护身符,姊姊会觉得不公平而闹别扭,所以乾脆两姊妹一人一个。妊青莲见姊姊因为缝纫而受伤的手指,再看看那一看就知道是新手所制作的做工粗糙的护身符,上面少许的血迹,不知怎的很窝心,而且自从带上姊姊手制的护身符後,那些令人困扰的灵体再也不敢现身於她的眼前,远比妈妈送给她的要有效得多。

    到底姐姐她怎麽了?昨晚她发生了什麽事?难道和清明节时候发生的奇怪的事有关?当时一家人祭拜完两位姥姥後,在快要下山时,姊姊突然像个人偶般一动也不动了,而天空突然变成血红色,但那只是贬眼间的事,天空很快就恢复为晴朗的颜色,她呼叫姊姊,姊姊却毫无回应,不但如此,姊姊眼瞳中浮现出不正常的色泽。

    那是非常明显的金黄色!

    妊青莲下意识地望向母亲,见母亲对这些异常的情况无知无觉,依然只有她一个人可以看得见,可是面对姊姊不正常的状态,仅仅只是看得见是没用的,到底应该怎样帮助姊姊才好?为此她急到如热窝上的蚂蚁,所幸姊姊这种状态只维持大概一分钟左右便回复正常,眼瞳的颜色也恢复了正常,妊青莲对此纵然感到不安,但还是把这些奇异事件当成不需太过在意的小插曲。

    所以,在清明节当天,姊姊她遭遇到一些无法解释的异常,并且她一直在隐瞒着这种异常。

    在房间内的妊云旗自然不知道妹妹正在进行千回百转的心理活动,她躺在床上拿起手机,打开「神都夜行录」开始游戏,当然她玩的职业是「阴阳家」,至於游戏剧情,她没耐心观看,总是不断skip剧情,所以至今为止,她完全不知道「神都夜行录」的故事到底是说什麽,只知道玩家扮演「降妖师」这个身份在进行各种冒险而已。

    话说她和裴旻真是有缘,她在游戏中同样抽中裴旻,但除此之外就没有了,她连其他SR妖灵的影子都看不见,更何况是SSR,真是被非洲人附体,脸黑如墨,可能因为抽不到什麽好东西,觉得没干劲就放下了手机,可是如果不把注意力放在其他别的方面上,就会想起人鱼的伤痛,她的心情也会变得同样痛苦。

    她把裴旻召唤出来,看着一身素色服装丶行事干练的剑客,不其然有种安心感,见裴旻向她行了一礼後就守候一旁,妊云旗就对他问:「你觉得我应不应该继续在斩妖除魔这条道路上走下去?」

    裴旻没有回答,这也是情理之中,这些妖灵毕竟是月寒瑶参照「神都夜行录」这个手游制作出来,单纯是协助她完成任务的没有心的道具,连生物都算不上,只不过是把一串冷冰冰的游戏数据在现实中用仙术具现化出来而已,这个问题与其是对裴旻发问,不如说是对自己发问,以此来审视自身,确定自己的内心所向。

    确实,她很不愿意再次承受如人鱼般的苦痛,那种强烈的情感汹涌而来,实在是使她吃不消,但是当她使用法术丶号令妖灵的时候,那种兴奋感丶那种热血沸腾,都是她有生以来从未感受过的东西,那种感觉,好像是她的血液中一直埋藏着沉睡的野兽,现在,野兽苏醒了,这,就是月寒瑶所讲的巫觋之血吗?
新书推荐: 分手后我和爱豆们住进同一公寓 原神  与枫原万叶游历璃月 我和假酒互演的日子 穿成反派魔尊后我成了万人迷 被暗恋的顶流队友表白后 优等生gl 春山和秋水 [红楼]当炮灰有了金手指 毛绒绒饲养手册 不久将盛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