换眼(2)

    黑夜和失去光明,松子一直觉得是一码事,因为黑夜来袭,会看不清四周。

    直到松子被那些人挖去双眼后,她才意识到失去光明是黑夜伴随着疼痛而来的。

    松子瘫在逃命的地上,她像个夜行者四处瞎撞,她不明白,为什么敌国简单的一句话,会毁掉一村孩童的双眼。她听父亲说,在忍者界的某个角落,十分热崇挖人眼球炼制秘术。

    “我讨厌忍者!”  小小的松子窝在母亲怀里喊道。

    他们会霸占我们的房屋,会抢我们的食物。松子数着手指一一列举了忍者野蛮的行为。

    父亲哈哈大笑说道:  忍者也分好坏,松子,你还小,等你长大了就明白了。

    可是,父亲,母亲,以及我的双眼,都是被他们挖走的....

    天微亮,一滴清晨凝聚的露珠,透过屋顶的茅草,恰好滴落在松子的眼眶内。

    松子?

    花子轻轻摇晃着松子,示意她醒来。她扶起还在贪睡中的松子,然后接过佐野洗好的粗布,轻轻的擦拭着松子睡意浓浓的脸蛋。

    “松子,今天可是重生的一天哦!快点清醒起来,难道你不想早早知道友田哥哥长什么样吗?”佐野在一旁诱惑道。

    佐野和花子是最先移植双眼的,听佐野说,自己的眼睛是红瞳,瞳孔里呈现一种奇异的符号,不过仅在睁眼后不到一刻钟时间,就变成自己熟悉的深墨色,且瞳孔外圈还染上一层微红。

    花子则是碧蓝色双眼,也是在睁眼片刻钟后,碧蓝色渐变成自己原本的深褐色,同样的瞳孔外圈镶嵌着一丝微红。

    其余的小伙伴也早早移植了双眼,此刻还在修养期间。

    听到佐野的话后,松子立马精神了起来。

    友田哥哥!

    她知道佐野最早移植眼睛,还描绘友田哥哥的模样,虽然小衫纪也同样有同她们讲过,但两人描述的内容却略有差异。今天到松子移植了,每个小伙伴们都非常高兴。

    *

    李球球为每个失明的孩子选好了适配的眼球后,又检查了他们眼皮的修复情况。

    除了松子恢复的慢了点,其余的孩子的眼部正以极快的速度恢复着。毕竟这里是二次元世界,哪个女孩不想有对漂亮的眼球呢?李球球这只马哈哈各选了不同颜色的眼球,其中红瞳居多。

    恰好佐野和松子都是白色头发,白发红瞳什么的简直不要太好看!花子和依姊及木子则是浅褐色的头发,在征询过她们的意见后,李球球选出适配度最高的眼球放置在每个人的眼部。

    藏在耳后的小斑则是一脸惊讶的问道:老大,这种偷的手法不怕露馅吗?

    李球球解释道:谁会挖地三千尺撬开老祖宗的坟呀?哎呀,人嘛在死后也能为社会做贡献,就当积德吧。自己只是借用了对方的一点眼球,大多都是用自己的肉愈合着那些破损的眼球的...(⊙x⊙;)

    小斑:  扯,真扯。

    李球球:(?_?)

    李球球估摸着时间,佐野和花子的修复时间仅一天,那么其余的孩子应该也能一天恢复过来。

    破落的屋子上又加盖了几层干草,屋门口,小衫纪和佐野都在忙着腌制李球球狩猎而来的野猪,她们把野猪肉埋在挖好的土坑里。土坑底部放好了微焦的木材,又埋了一层薄土后,才将处理好的猪肉放在上面熏,最后再以一层薄土覆盖。

    这一两天为了准备好充足的食物,李球球还专门去较远的地方寻找竹林。在到达目的地后,李球球拟态出一把螃蟹钳子,直接咔擦几声,一根约莫三米的竹子被分成了六节,随后又从手心处溢出原始的生态胶,修复一些破碎的竹口。

    要磨砂竹口的小刺到花了不少时间,等这些做好后,李球球又凭五感找到了藏在竹林里的竹虫,这些竹虫肉质十分鲜美,外表是蚕白色。他们靠啃食幼嫩竹笋吸收养分,寄生在竹筒内。所以李球球毫不费力的就收集了两桶满满的竹虫。

    等李球球回到小茅屋时,发现花子和依姊这两孩子正编织着简陋的竹框,  好在她们从小就和父母们学习编织竹艺,现在编织起来的样子倒还客观。

    李球球放下六个装水的竹筒,将今晚的晚餐——椒盐竹虫递给佐野后,看着佐野面色煞白,两手哆嗦的接过竹筒后,李球球摸了摸她的小脑袋瓜灌输着竹虫有多么多么好后,佐野也依次吃过蜈蚣、蜘蛛、蚕蛹等这些富有蛋白质的食物后,内心的防线也减轻了不少,便咬咬牙接过食材。

    李球球便走进屋内,弯下身子观察她们手里的竹栏,说道:没想到一会功夫,花子和依姊就已经做好一个了。

    依姊最先察觉到李球球的到来,她捧起一个小孩腰围宽的竹栏,微红的脸上布满喜悦,一双碧蓝色的双眸正期待着某种奖励和表扬。

    依姊看着李球球温柔的笑脸,在失明前,她就听到小衫纪说友田哥哥的外貌每天都在发生细微的变化,也许是只有她一个要在友田哥哥出去打猎时要时时刻刻盯着四周的一切,造就了小衫纪观察细微的眼睛,她听着小衫纪说道,友田哥哥原本深褐的眼眸好像越来越红了,脸上的浅斑也在逐渐消失...头发也越来越黑了...

    直到依姊睁眼的那一刻,阳光倾斜在友田的背影上,散发着一道温暖的光圈,她看着前方的正询问自己眼部是否有什么不适的男子。

    一双眼眸似酒,白皙的脸上不见瑕疵,乌黑的秀发懒散的搭在肩上...

    真....真好看啊,友田哥哥。

    依姊的性格比其他孩子更加沉稳,她笑道:友田哥哥,这个是用来装肉的,另一个是用来装竹筒的。

    “喔⊙ω⊙考虑还挺周全嘛”

    作者有话说:

    李球球拟态成人是会掉经验的,但平日里也没有停止刨土和啃食,所以经验值反增不减。

    晚上来得很快,枝头上挂起一轮月白。

    风吹坟场,吹起了一阵悠长的凄凉。

    屋外的空地上点起一堆小火,几个小孩凑近在李球球身边。火光之下的每对双眼闪耀着渴求的目光。

    佐野最先发言:友田哥哥,那...那被大蚯蚓救下的男子有知恩图报吗?

    李球球说道:那男子吓得尿裤子晕倒了,被蚯蚓送到山下就再也没上过山了...

    小衫纪皱眉哀叹:  真可怜啊,蚯蚓肯定很孤独吧。

    李球球说道:咳咳还好,平时捉捉小虫还是很快乐的,  好啦好啦别再揪着蚯蚓不放了,接下来继续讲《大道修真法》,讲一段就睡吧(毕竟这东西十分催眠呢)

    依姊最喜欢的就是这篇故事,她露出一排牙白笑道:友田哥哥真厉害,我听这个修真法的时候总感觉一股气流在体内打转,舒服极了!

    花子惊讶道:咦!原来依姊姐姐也是么,我以为是我自己身体不舒服呢

    木子和松子插嘴道:我也是诶!

    小衫纪歪着脑袋说道:嗯? 我也有感觉到

    佐野诧异的捂住了嘴:诶!  友田哥哥我也是!就是一股神奇的能量包裹全身暖呼呼的....就在昨天脑海里还突然蹦出来了一道声音,好像是说什么练气一层....

    李球球:诶?(゜ロ゜)

    卡蹦,有什么碎了

    哦,是我的心碎了。

    为什么,为什么我没有任何感觉,难道就因为我不是人吗?(┯_┯)
新书推荐: 分手后我和爱豆们住进同一公寓 原神  与枫原万叶游历璃月 我和假酒互演的日子 穿成反派魔尊后我成了万人迷 被暗恋的顶流队友表白后 优等生gl 春山和秋水 [红楼]当炮灰有了金手指 毛绒绒饲养手册 不久将盛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