饱食

    友田哥哥好像变了,变得.....更厉害了!

    小衫纪冒着星星眼看着友田哥哥明明是瘦弱的身体,却能扛着一堆猎物回来,其他小伙伴并不知道友田哥哥情况怎么样了,所以小衫纪高兴得向友田哥哥挥了挥手,然后蹲下来向大伙说道:

    友田哥哥他背着一个好大的猎物,好像是emmm,有好多条腿的东西!  还有....

    小衫纪瞪圆了眼睛,随着友田哥哥逐渐靠近,她高兴的说道:还背着一头野猪!

    其他小孩都互相握紧双手,眼里虽然看不清,嘴角却高兴的往上翘起。他们兴奋的朝着小衫纪说的方向喊道:

    友田哥哥真厉害!友田哥哥回来啦!

    几个小孩穿着灰旧的衣衫,头发甚是杂乱,加上这几天天气过于潮湿,导致身上隐隐散发着酸臭,由于一直生存在死人堆旁,身上的臭味反倒遮掩了不少。而那些看不见的孩子们更是不清楚身上的状况。

    最小的是小衫纪,可以看得见,靠近小衫纪从左到右分别是佐野、木子、松子、花子和依姊

    友田放下猎物,背上的蜈蚣和野猪的脖颈还流淌着血,他又从怀里掏出了一只死透的兔子。想着今晚可以先炖个兔子肉给这群孩子补补。

    “小衫纪,你先照顾好她们哦,我先去清理食物”

    “嗯嗯放心吧!”  小衫纪答应道,不过,友田哥哥的口音怎么变得这么奇怪?

    “友田哥哥,你不舒服么?”  小衫纪小心翼翼的问道。在她眼里,友田哥哥从不在她们面前透露出伤势。。

    “诶? 咳咳,我只是喉咙有点疼,没事的。”  友田哥哥,实际也就是李球球,愣了几秒后答道。小斑则藏在友田的耳蜗里,来回翻译给李球球。

    自李球球这只大蚯蚓不小心啃到了友田的尸体后,便听到一声清脆的哗哗声

    叮!经验+100

    李球球:( ?皿?) 这也能刷经验?

    真是震碎三观,不过这一世的三观好像已经毁了不止一次了吧。

    随之经验不断往上增长,那块不小心啃到的肉也带着原身的记忆一并灌入李球球脑里。

    友田,八岁,性别男,在战火中逃生出来,四岁在坟场中生存,应该说,这孩子是吃死人肉长大的。

    而他的死亡,准确的说是遭遇了某位病态忍者的侵/犯

    这是李球球第一次这么直观的带入小孩的视角观察这个世界。繁华与落魄并存,第三次忍界大战么?

    在埋葬好友田后,至于那忍者,李球球拟态成友田的模样,凭着五感很快就找到了踪迹,撕碎他后,又顺着来回的路收割了不少好的猎物。

    拟态成人反倒让李球球走路有些不适,她试着躺下来回扭动,又试着站起来两腿走路,在经过实验后最终敲定——果然来回扭动才是最舒服的嘛!

    而记忆里的那群小孩,自己既然只能拟态成友田的模样,那就好好照顾他们吧。顺便看看能否在这战争中默默无闻的建立起自己的小国

    李球球处理兔子来十分快,她背对着小衫纪,手心拟态出一把小小的弯钩,直接刮走兔皮。距离天黑还有两个时辰,炖肉是不可能了,没有锅,那就来个椒盐兔肉和火烤香猪吧!

    说干就干,这里离河流不远,在叮嘱小衫纪准备火苗后,便再次背起野猪和蜈蚣,揣着兔子,拟态成一只大雕,扑哧着翅膀来到河流处清洗了起来。

    唉,真是蚯蚓思维啊,怎么就不先提前处理好再去见她们呢?

    *

    夜,几颗星星撒在天空

    微风里透露着一股浓浓的肉香,把那间屋里每个蛔虫都勾了遍。

    “好香呀!”  几个孩子嗅着鼻尖的肉香说道。

    小衫纪在一旁回答:今晚烤得是猪,兔,还有好多腿的食物

    不过看到面目可憎的蜈蚣后,小衫纪顿时泛起一阵鸡皮疙瘩...

    小衫纪歪着脑袋问道:友田哥哥,这是什么?

    考虑到蜈蚣肉本身带有剧毒,所以李球球在清洗的过程中十分用心。

    李球球看着这有半手大的蜕壳蜈蚣被竹条插着烘烤。她摸了摸小衫纪的脑袋认真的说道:这是蜈蚣,蜈蚣肉去毒后就可以吃了,且非常营养。

    架子上的蜈蚣肉呈现一股透明的质感,在火光烘烤下冒出滋滋的香味,蜈蚣肉本身就有很强的药用价值,其中一部分对于去除孩子们胃里的腐肉也极有帮助。

    佐野、木子和花子则是一脸惊讶的说道:诶!原来蜈蚣可以吃的!

    “嗯,对的”  李球球说道。看着除小衫纪以外的孩子,李球球点开了自己的位面,在功能一栏里找到了再生者,它旁边还标注着一行小字,即有很强的再生能力和治愈他人的能力。

    但除了再生者,还有一项是毒性者,往常都是如果敌人偷袭成功咬掉了她一块肉,她只要休息片刻,伤势便完全愈合,而偷袭的敌人则在吃下肉后中毒而亡。

    再生者一直都是以自我为治疗,并没有治愈他人的经验,而毒性者则是下意识的防范攻击。

    也就是说,如果李球球挖掉一勺身上的肉给孩子吃,她并不能保证这肉是好的还是坏的。emmm还得自己去做做实验才行。

    随后在肉质烘烤到微焦的状态,李球球从怀里掏出一个不知名的果子,捏紧果肉爆出鲜汁,洒在了兔子肉和蜈蚣肉上....果子的酸味和肉质的原始香味混为一起,还真是别具特色。

    “好啦,可以吃了。”

    李球球拾起几片叶子,包裹住自己徒手掰开的嫩肉,然后依次递给每位饥肠辘辘的小家伙们后,也开始吃了起来...

    嗯...味道还不错!
新书推荐: 分手后我和爱豆们住进同一公寓 原神  与枫原万叶游历璃月 我和假酒互演的日子 穿成反派魔尊后我成了万人迷 被暗恋的顶流队友表白后 优等生gl 春山和秋水 [红楼]当炮灰有了金手指 毛绒绒饲养手册 不久将盛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