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侠仙侠 > 赝太子 > 第七百十六章 谁也不许

第七百十六章 谁也不许

    一个月过去,本来皱巴巴的婴孩变的白嫩,也没有生病,顺利渡过了最危险的时刻。

    “阿宝……阿宝……是个好名字。”新平公主不知道想到了什么,神情恍惚了一下,望着被乳母抱过来的小孩子,望着襁褓内的白嫩婴孩,露出笑容说着。

    仔细看这孩子眉眼,与叶不悔有些像,与代王也有些像。

    这是他们两个人的孩子啊。

    只是这么看着,新平公主就心里有点闷,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她能说什么呢,人家是正经夫妻,夫妻恩爱不是应该么?夫妻恩爱,所以有了孩子,这不也是理所当然的事吗?

    胸口的憋闷,一阵阵往上翻涌的难过情绪,都让新平公主觉得痛苦。

    她此刻心情真的十分复杂,甚至忍不住的在想:“为什么嫁给代王的人,会是叶不悔呢?”

    “叶不悔只是乡野村姑,我却是金枝玉叶,但在这事上,村姑却远远比我,我跟她比,输了。”

    当叶不悔冲着她微笑时,她甚至想:“她是在故意对着我笑?”

    “为什么她能行,我却不行?我乃堂堂公主,为何不能嫁给喜欢的男子?”

    “不,我的确不行。”她又烦躁地将方才涌上来的情绪压下去。

    “我是代王的亲姑姑,因这层关系,纵然我是公主,纵然我喜欢他,我们也不能在一起。”

    “不,不仅是不能在一起,我甚至不能喜欢他。”

    新平公主心思百转,却露出了微笑,还摸了摸婴孩的脸,说来也奇怪,婴孩见了她也不哭,咯咯笑着求抱。

    “怪了,你们看。”

    不远处也进入内院的几个夫人,刚刚已见过王妃与小世子,此刻聚在一起说话,她们目光就落在了不远处的二女身上。

    其中一人就示意别人看过去:“以前不觉得,现在靠近了看,这两人……”

    “你们觉不觉得,有点像?”

    官夫人说到最后,声音也极低,显然知道自己说这些,若被二女听到,都会引来麻烦。

    几人都与她相熟,此时听到这话,看了过去,的确,叶不悔和新平公主,真有点相似。

    要是不知道身份,说是姐妹大家都认可。

    有人说:“也许这就是贵气吧。”

    旁人一听,也觉得有些道理。

    之前不觉得像,或就是因那时代王妃,还不是王妃?

    现在代王妃有子,地位更稳固,与新平公主本都是贵人了,二人相似,似乎也不是不能解释?

    “夫妻相吧,代王妃与代王据说感情极好,就相似了,新平公主又与代王是姑侄,又相似了吧?”

    哪怕有民间传闻,还真没有人乱想,毕竟娶叶不悔在前。

    要是娶叶不悔在后,说不定大家都会寻思,难不成代王和新平公主真有所私情,故娶了有几分新平神韵在内的叶不悔?

    这时,蜀王齐王也过来,向代王妃叶不悔说了话,就都将目光落在了被抱着的孩子身上。

    有叶不悔与苏子籍两人优点的孩子,本就生得好看,加上满周月这时都白白嫩嫩,少有不可爱的,所以谁看到了,都不得不承认,这孩子可爱,还很健康。

    “可惜不是小郡主。”蜀王看了一眼,要是小郡主,或父皇根本不会在意,能赐些首饰绸匹就不错了。

    “新平给了礼吧?那本王也给礼。”说着一挥手,就见跟随的女官将礼送上,给婴孩的是一个镶着宝石的金项圈。

    这礼只是给孩子,并不以贵重与否来论心意。

    新平公主刚才给的也是项圈。

    “唔?”齐王本跟蜀王一样过来,笑着看着孩子,等靠近了,看仔细了,突然之间脸上抽搐一下,脸色一下煞白,不知道是不是犯了病,反正新平公主下意识蹙眉。

    本以为齐王要做什么,结果齐王脸微微扬起,沉吟着竟也笑了:“我也带了礼,是一串珠子,拿给孩子玩吧。”

    说着一摆手,女官端着金盘,盘上是一串东珠串成的珠链,看上去颗颗浑圆,灼灼生光,就这一串,就价值千金。

    相比新平公主跟蜀王随手要贵重多了。

    “齐王这是什么毛病?本以为他是要做什么,结果只为了给串珠子?不,看起来不像为了给出珠子肉疼,而是别的原因,是什么原因,让他连在蜀王面前装都装不下去了?”

    新平公主一时诧异,不知道齐王这是什么毛病。

    就在这时,忽听外面有人尖声:“皇上驾到——”

    紧跟着一声:“皇后娘娘驾到——”

    皇帝皇后亲临,本来就有规矩,为什么不提前通报?听到突然之间喊话,院内二十几人,连着上百仆人,都立刻惊了,转身一看,侍卫涌了进来,分列左右,而的确是皇帝和皇后徐步过来,顿时所有人,都鸦没雀静,一起避到左右跪了下去。

    只见代王也震惊,连忙转出,大步上前,跪地:“给皇上请安,给娘娘请安,皇上降府,孙臣有失远迎,还请降罪。”

    皇帝嘴角掠过一丝笑容:“你生了世子,府内大家都欢喜,是朕吩咐不必劳师动众,不许通报,你何罪之有呢?”

    代王又恭请皇上入内。

    “罢了吧。”皇帝笑容可掬,扫看了府内,见着府内准备了满月宴,庭院中的酒席错错落落分布,是贵人之席。

    刚才在外面看见芦棚,想必是官员和使人的位置。

    内里肯定是筵宴,皇帝却不进去,说着:“朕日理万机,今也是抽个空隙过来,等看了看孩子就回去。”

    说着,皇帝扫了一眼,又漫不经心说着:“你们都起来罢!”

    “谢恩!”

    众人一起谢恩起身,心里都诧异:“虽龙子龙孙尊贵,但是多年来,就算蜀王代王有子,皇帝都少有亲临了,现在怎么回事?”

    “难道皇帝真的心无芥蒂,还是觉得代王是嫡脉,特别重视?”

    “来,将孩子抱来给朕瞧瞧。”

    就在这时,孩子被奶娘抱了过来,这孩子也不哭,同样咯咯笑着求抱,本来也平常,可说实话,一看见,皇帝突然之间,就有一丝血脉相连的感动。

    皇帝不禁心一动,想说几句场面话就可,临出口改了主意,对着孩子伸手:“把孩子递给朕,朕来抱抱他。”

    这一声,就让周围人更如遭雷劈一般,震惊当场。

    虽然有句话,叫做抱子不抱孙,而代王就已皇帝孙儿,这孩子是重孙,但对于皇帝来说,亲临代王府,还要抱代王之子,这代表的意义,可实在是让人想不深思都不成。

    叶不悔看了苏子籍一眼,夫妻二人目光对视,不管愿不愿意,皇帝要抱孩子,就只能听从。

    奶娘战战兢兢抱着孩子上前,正要跪时,被皇帝制止。

    从她怀里接过小世子,白嫩嫩孩子睁大了懵懂眸子,好奇看着面前的人,两只小手抓挠着,竟不小心揪住了皇帝的胡须。

    “皇上!”一旁的赵公公神色就是微变,要上来“救驾”。

    皇帝立刻说:“不必了,小孩而已,你还真怕伤着朕?”

    说着看着怀里的孩子,就给孩子唇上按了按,这是传统上“增福”,目光都带着光。

    这样的态度实在是太过亲切,让人心里越发惊疑不定。

    皇后笑着凑过来看,嘴里念叨着:“这孩子生得好,一脸福相。”

    目光落在孩子脸上,突然之间,袖子里的手猛地握紧,尖锐的指甲直接插入了肉里。

    她变了色,下意识向四周扫了一眼,见着蜀王没有多大反应,只有齐王有些神不守舍。

    “这是代王的世子,却和福儿很像!”

    而皇帝逗弄了几下孩子,见孩子松开手就笑了,虽一开始有点变色,接着神情就显的平静,虽带着笑,但皇后能看出,皇帝情绪已经并无太大起伏了。

    皇帝自己并非真毫无感觉,抱着孩子低头看时,的确有一丝复杂情绪,说不出是感觉,既有欣喜,又觉得有些眼熟,还有一些莫名的警惕,于是就将孩子又递还给奶娘。

    “没感觉出。”皇后心一松,虽是太子,到底当年太子并非皇帝亲自带,更没有日夜养大,偶尔看到有些像,一时也想不到,因此皇后有些惆怅笑着:“也给本宫看看。”

    “啊,是……”奶妈见皇帝不言声,已准备退下,听见召唤,忙又赔笑递了上去,才接到手中,皇后低眸一看,“轰”一声,顿时就痴了……

    “不,不是像福儿,就是一模一样,这种在怀中血肉相连的感觉,断不是假,难道上天真睁了眼,竟让福儿回来了?”

    只是一抱,只一刹间,代王世子和太子的相貌一下印证相叠在一起,皇后就豁然憬悟,这就是福儿!

    突然之间,她想起了自己闻得了太子自杀的那个细雨凄迷的夜晚,那横木上悬着,自己就要套上去的白绫挽套……

    已经过去二十年,就算是自己的儿子,记忆也渐渐和轻烟一样,可现在却一下子鲜明起来。

    “是你,果然是你,你终于又回来看娘……”皇后用尽了几十年的养气,控制住了情绪,才使自己醒返转来。

    在外人看,皇后仅仅是抱了下,似乎有所感慨,又交还给了奶娘,含着笑静听着皇帝的说话,却不知道她心思百转。

    “是福儿,定是福儿回来了,齐王变了色,难道他认出来了?就算齐王最大,认识太子最多,也不至于这样。”

    “不,福儿去时,齐王也不小了,如果记得也可能——不管是谁,断不能再威胁伤害到他。”

    皇后心中翻滚着,滚烫的心几乎要和岩浆一样喷出,不自觉,立刻对齐王起了杀意。

    “谁也不许!”
新书推荐: 我能查看人物属性 当医生面对怪物降世 赵氏虎子 万界:从问答开始 左舷 我娘子一个比一个诡异 关于我在机战世界冒险之事 从虎蛟开始 猛鬼收容系统 富贵养花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