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稳住别浪 > 第三百八十五章 【电将军再现】

第三百八十五章 【电将军再现】

    第三百八十五章【电将军再现】

    汽车一路重新开进了安特卫普的市区,凌晨的街道空空荡荡,缓缓的行驶到了之前藏身的安全屋所在的那条街上。

    先是在路口的位置停了会儿,鱼鼐棠警惕的盯着街道看了一会儿,确定了一下附近没有追杀者留下盯梢的人。

    老蒋看了一眼这个小女孩,忍不住叹了口气:“年纪这么小,警惕心倒是很强。”

    鱼鼐棠看了看老蒋,低声道:“若是稍微粗心一点,这几个月我们早就被抓住了。”

    一大一小两人在车里沉默了会儿,忽然又同时开口。

    “他真的是你徒弟?”

    “他真娶了你师傅?”

    “……”

    “……”

    两人说完,又沉默着互相看了一眼后,一大一小又几乎是同时开口。

    “我师傅真的瞎眼了才看上他。”

    “我收他当徒弟真的是眼瞎了……”

    呃……

    两人各自说完这一句有感而发的话后,忽然之间,都看对方亲近了很多。

    “这位大叔,你怎么称呼啊?”

    “……姓蒋。”

    “哦……蒋先生,你的能力是练的格斗术么?”

    “不,华夏古武。”

    鱼鼐棠想了想:“是……布鲁斯李那种?”

    “电影都是假的。”

    老蒋叹了口气,目光也在街头上转了转,才道:“我们下车吧,街上应该是干净的。”

    “好。”

    ·

    鱼鼐棠推着轮椅,老蒋一瘸一拐跟在后面,两人下车后,沿着街道走了百十米后,重新走上了那栋楼。

    鱼鼐棠来到了三楼的一户人家门前,轻轻的敲了敲门。

    里面传来了一阵动静后,很快,里面有一个男人粗声粗气的声音:“谁在外面!”

    声音很凶恶,带着几分恐吓的味道。

    鱼鼐棠点了点头,对老蒋低声道:“声音对的。”

    说完,小家伙掏出了枪来对着门锁。

    老蒋立刻抬手按下了枪管,对鱼鼐棠摇了摇头,温言道:“小孩子家家的,别没事就弄刀弄枪的。”

    说着,他上前一步握住了门把手,手里内劲一吐,嘣的一声,门锁就被弄断了!

    随后老蒋推开门,迎面就看见里面一个男人满脸紧张的样子,手里拿着一根棒球棍,劈头就打了过来。

    老蒋随手捏住,轻轻一送,这个男人就往后飞出几步去跌在了地上。

    鱼鼐棠大步走了进来,手里的枪口指着地上的男人:“别动,我不想伤害你们。”

    男人抬起头来,看着枪口,脸上满是紧张,而卧室的门里,一个女人正探出半个身子战战兢兢的。

    似乎是想出来扶自己的男朋友,但是又有点不敢。

    鱼鼐棠看了老蒋一眼,老蒋点头,回身把轮椅推进来,又反手把门带上。

    ·

    房里的这对情侣,正是白天的时候,鱼鼐棠用墙壁上的翻转机关逃过来时候的另外一户人家。

    鱼鼐棠选择这里作为落脚点的原因也很简单:白天的时候,她扔给了这对小情侣一卷钱。

    这对看起来生活并不富裕的年轻小情侣,显然不像是那种会把钱上交给警察汇报消息的人。

    那么,这里应该就是安全的。

    “还认识我吧?”鱼鼐棠看着这对年轻情侣,晃了晃枪口:“我们在这里躲一天,不会伤害你们,而且还会给你们报酬。”

    说着,又掏出一卷钞票扔了过去。

    那个男人飞快的接过来,在手里捏了捏,看了一眼自己的女朋友,犹豫了一下:“真的不伤害我们?”

    “不会。”

    男人把钱塞进了口袋里。

    这个家伙带着很浓重的东欧口音,手臂上裸露出来的肌肤也有着纹身,一看就是那种生活在底层的人。

    东欧多年战乱,历来是欧洲的底层劳力的来源。

    简单的询问了几句后,老蒋就问出了这对年轻情侣的底细。

    男的是从东欧某个战乱国家过来的,在这里做各种情节管道的工作,大部分时间是打临时工。而女的则也一样,只不过是在餐厅里当服务员。

    鱼鼐棠毫不客气的霸占了主人的卧室,把鹿细细和自己的“小师弟”放进了卧室里安顿。

    而老蒋则在客厅的沙发上休息。

    这对小情侣很老实,一方面是屈从于武力压迫,一方面也是因为鱼鼐棠给的钱着实不少。

    两人在厨房里准备了一些吃的端了出来,老蒋检查了一下没问题,就拿起一块熏肉飞快的吃了下去。

    鏖战了一夜,老蒋着实是很疲惫也很饥饿了。

    鱼鼐棠用陈诺留下的卫星电话和陈诺联系了一下后,告诉老蒋:“他说等会过来找我们。”

    “嗯……”

    想到一会儿要再见那个陈小狗,老蒋顿时就觉得没了胃口啊……

    好吧,社死还要继续。不过大家都有秘密暴露,算是扯平。

    小萝莉则忙着弄了一些牛奶喂饱了孩子,然后又给老蒋检查了一下伤口。

    之前逃亡路上,伤口的处理和包扎都很匆忙,此刻安全了,小萝莉干脆把伤口的绷带拆掉,重新清洗和处理了一下。

    然后又从自己的背包里掏出了一个盒子来,拿出一个注射器。

    “我还没问你,你之前给我注射的是什么东西。”老蒋看着小萝莉把注射剂扎进自己的胳膊里,没反抗,只是静静的问着。

    “路上的时候给你注射的,只是普通的消炎防感染的药物。

    不过现在注射的就不同了。我之前遇到过一个能力者,能力是自我愈合。我用高价买了一些他的血液来提取血清做了一些处理。

    这个家伙的能力是细抱自我愈合活化,他的血清提取后也有同样的效果,只是会减弱一些。

    地下世界黑市上出售的一些治伤的药物,往往都是从这类拥有自愈能力的能力者的血液里提取的。

    贩卖能力者的血液已经是地下世界的一条成熟的产业链了啊。”

    老蒋叹了口气:“你知道的倒是不少。”

    “别说是血液了,就算是器官,也有买卖的,能力者的器官往往能卖出天价的。”

    老蒋眯着眼睛,看了看鱼鼐棠,忽然低声道:“你一个才多点大的孩子,怎么知道这么多。”

    “我跟着老师之后,很多事情都是我来帮忙处理的。

    老师这个人……怎么说呢,人是很好的,但就是不太聪明。

    明明很强大很厉害,但在收我当徒弟之前,做事情乱七八糟的,还经常被坑被骗。

    所以,我只好帮她把很多事情担起来了啊。

    老师说,这个世界很危险的,所以我们都要看清楚这个世界的坏人和黑暗的东西,以后才能活下去。”

    自愈能力者的血清注射下去,很快,老蒋就感觉到了自己的身体开始慢慢的变化。

    他用自己的内息感觉到身体的伤口还是缓缓的愈合,虽然依然缓慢,但是却远远比正常的速度要快了太多。

    甚至于伤口还是隐隐的有点发痒的感觉。

    固定好的骨骼断裂的位置,也开始有一种麻痒的感觉传来。

    内息的运转,也隐隐的流畅了许多。

    老蒋叹了口气。

    他其实不是不懂,这是……这种药物,在地下世界的黑市上都是价格极高的,老蒋经记拮据,平时可买不起这种玩意儿。

    不过,鱼鼐棠可没告诉老蒋……

    她给老蒋注射的这个药物,是她自己提取的,甚至从去年开始,她还用了不少放出去在地下世界里贩卖盈利……

    对于自愈能力者的血清提取的手段,地下世界的那些药贩子各有不同的方法,有的高明一些,药物的效果就好一些,有的简单粗暴一些,药物的效果就差一点。

    而鱼鼐棠的这种药物,效果颇为不错,在地下世界也非常受欢迎,为她赚了不少钱。

    五毫升的一针针剂,在地下世界的售价就达到了30-50万美元。

    一般的战斗损伤,注入这种针剂,只要休息一晚,就能恢复个七八成的运动能力。

    即便是致命的伤势,只要当时不死,一针下去,也能保住命。

    所以,这种药物,对很多能力者来说几乎就等于第二条性命了,自然是昂贵的。

    当然了,如果是断手断脚,是别指望打一针就能长出来的——没那么神奇。

    “可惜了,我在不列颠的秘密实验室肯定被那些人搜查过了,我和师傅从家里逃出来的时候,只带了这么一盒,还有八支针剂了。”

    鱼鼐棠犹豫了一下,没有给自己注射,她觉得自己的伤势不重,没必要浪费这种现在很难得的药物。

    老蒋其实一直在暗中打量着鱼鼐棠,这个小丫头表现出来的样子,有着远远超出她年纪的成熟。

    即便是此刻在休息的时候,身上却依然还穿着防弹衣。

    只是配合着她稚嫩的脸庞,就现得格外违和。

    ·

    天亮之前,陈诺终于回来了。

    门外传来了敲门的声音后,老蒋立刻从沙发上跳了起来,随后陈诺的声音从门歪传来,老蒋才松了口气。

    只是陈诺进门的时候,老蒋忽然眉头一皱。

    他闻到了陈诺身上沾染的浓重的血腥气。

    “陈诺……你……见血了?”

    陈诺看了一眼老蒋,对他叹了口气,略点了一下头。

    此刻看着眼前的这个徒弟,哪里还有半点往日在小树林里,半真半假嘻嘻哈哈在那儿扎马步,然后任凭自己拿着棍子抽大腿的样子?

    陈诺看了看鱼鼐棠,又看了看老蒋,低声道:“你们今晚遇到的那些人,领头的是一个穿黑风衣的,对吧?”

    “嗯……”

    “我见过他了,打听到了一些消息。”陈诺轻描淡写道。

    “他……”

    “嗯,死了。”陈诺和老蒋对了一下目光后,忽然一笑,摇头道:“不是我杀的。他自己死掉的。”

    老蒋不知道为什么,心中松了口气。

    不过,看着徒弟平静的样子,老蒋忽然心中重新一紧——这个小子提起人命的样子如此云淡风轻。

    他若是没杀过人,打死老子都不信!

    “老蒋,我要先进去看看孩子和我老婆。等下我再和你聊。”陈诺说着,对鱼鼐棠丢了一个眼神,然后带着鱼鼐棠进了里面的房间,留下老蒋在外面守着。

    老蒋没说话,坐在了沙发上静静的运转内息。

    客厅里就剩下了老蒋,和这户人家的那对情侣在那儿,大眼瞪小眼。

    老蒋和鱼鼐棠还有陈诺说的都是华夏语,这对情侣也听不懂。

    ·

    卧室里,陈诺先是看了一眼自己的女儿,确定了孩子在睡觉,就放心了。

    然后就坐到了床边,看着静静的恍若沉睡之中的鹿细细。

    只是……那张十五六岁花季少女的脸庞,让陈诺心中实在很难不生出点别扭来。

    “现在,和我说说到底是怎么回事吧,从头说。”陈诺叹了口气。

    ·

    一家庞巴迪私人飞机缓缓降落在跑道上,滑行了会儿后,终于停稳。

    机舱内的豪华沙发座椅里,电将军穿着一件雪白的衬衫,坐在那儿,手里拿着刀叉,正在大口大口的吃着面前盘子里的一大块牛排。

    牛排看起来最多只有三成熟,大片大片的带着血色汁液,从他的嘴角流出来,被他粗豪的随意用餐巾擦掉,然后毫不在意的咀嚼,吞咽。

    这么一大块看起来足足有一千克的牛排吃下去,电将军才缓缓的出了口气。

    眼神里流露出一丝满足感。

    端起面前的酒杯,大大的喝了一口,这一口,就把杯中的酒全倒进了嘴巴里。

    旁边的一个空乘立刻收起了脸上的惊讶表情,赶紧上来给他的杯中添了酒,然后挤出一丝礼貌的微笑:“您的胃口可真不错。”

    “当然,饿了很久了。”

    电将军随意笑了笑,却没有再喝酒,而是看了看窗外的机场跑道,眼看跑道上一辆汽车开了过来,电将军摆摆手,让这个空乘离开。

    机舱的另外一边,一个手下凑了上来,飞快的低声说了两句什么后,电将军听完,叹了口气。

    “我就知道,事情怎么可能那么顺利……”

    说着,他缓缓的站了起来,壮硕的身体上,那件雪白的衬衫已经沾染了一点鲜红的酒迹和牛排留下的污迹,他却丝毫不在意的样子,反而把领口的口子撤开一点,又卷起了袖子,然后走向了机舱的门。

    几分钟后,站在飞机下的跑道变,看着停在面前的这辆汽车。

    车的后备箱打开。

    后备箱里,是一具尸体。

    黑风衣,面色狰狞扭曲,带着恐惧和激动,双目凸出。

    电将军只简单的瞧了一眼,就仿佛失去了兴趣,摆摆手,让人把后备箱关上了。

    “人是在目标的一个安全屋藏身处找到的,我们派去接应的人,抵达的时候发现了四具尸体……”

    “四具?”电将军皱眉:“我记得,除了利刃骑士团的两个家伙,行动负责人还招揽了两个能力者,他的这一组人应该是五个才对。”

    “是的,现场的尸体只有四具,还有一个应该是招揽的能力者,不过没有发现尸体,在树林里也找过了,没有发现,我们猜测可能是追杀战斗的时候,跑去了别处,也可能是……畏战逃跑了。”

    电将军想了想:“把人撤回来来,没什么好找的了。”

    手下:“……?”

    “本来只是想趁虚而入,现在……有一个强者出面了。能让我的人激活精神禁制而死掉……这个家伙的实力不是你们能对付的,所以都撤回来吧。”

    “那么,您是要亲自出手么?”

    电将军扭头看了一眼这个手下,那平静的目光,让手下顿时畏惧的低下了头。

    然后,电将军笑了起来。

    “本来只是想趁虚而入捡个便宜……

    结果有了强者接入,那么趁虚而入就要变成硬碰硬了……

    我现在还不想和任何人硬碰硬。

    所以……这个项目暂时取消了。”

    ·

    “你的意思是,从鹿细细生下孩子之后,你就发现事情不对了?”

    卧室里,陈诺皱眉看着鱼鼐棠。

    鱼鼐棠摇头:“其实,之前我就觉得有点不对。但……老师怀孕,情绪一直不太稳定,而我也没经历过这种事情呀,我也一直很紧张。

    可能……可能……

    可能就忽略掉了一些疑点,否则的话,早点发现,也就不至于后来逃的那么狼狈了。”

    ·

    【家母前两天因病住院,如今刚出院,所以前两天忙了一下影响了更新。

    接下来的这几天,我抽空看看能不能多更一些。

    给各位作揖。】

    ·

    ·
新书推荐: 我能查看人物属性 当医生面对怪物降世 赵氏虎子 万界:从问答开始 左舷 我娘子一个比一个诡异 关于我在机战世界冒险之事 从虎蛟开始 猛鬼收容系统 富贵养花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