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09 无题

    只是一些看似困难但是实际上还没有涉及到高层次面的任务,还无法达成初一口中所说的那种情况。

    但是有了名之后,今后想要达成,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了。

    解释清楚了这个字的含义。

    麦凡也就将其收起来了。

    按照规矩,他最少也有20天的时间,可以自由安排了。

    对于杀手来说,放假单看是怎么看的。

    有些人是为了银钱出山,赚到了钱自然就好好的休息,金盆洗手了。

    而有些人纯就是为了磨练自己的武艺。

    在搏杀之中取得晋级的机会。

    那休息日对他们来说毫无意义。

    至于专职的杀手,就是麦凡这样的。

    他们倒是规规矩矩的享受这番来之不易的假期。

    但是却没人敢真的放的太长,或者是将假期积攒到一起,一块放了的。

    究其原因,是怕手生。

    是的,杀手的感觉,不进则退。

    若是长久不动手,不去接任务,那种干掉别人的感觉和节奏,也就没了。

    正是因为如此,任务完成后所给的时间是最合适的。

    但是对于麦凡来说,他还是打算将这二十天好好的歇过去。

    无他,他想要尝试着往六品圆满的方向冲击一下。

    做任务的时候,长期处于赶路或者是埋伏,摸点的过程中。

    根本无法好好的积攒修炼内力。

    现在有二十天的空隙了,他肯定是要将自己再提高一下的。

    顺便的,他也要瞅瞅,云阙城因为他这番作为,后续还能出啥花花样子。

    接下来的事就是麦凡全程看热闹了。

    他不能出面,但是架不住他会偷偷跟着啊。

    这灭这个组织果真这几年是中兴的势头。

    首领派出去的这位长老,真是隐蔽达人了。

    就府衙那边想要做一个表彰之后,在奖品认领处那边早早的就派了人盯着的。

    盯梢的人很厉害,是一位很擅长侦查的好手。

    为的就是在他们的档案上留下一笔。

    无论是体貌特征也好,还是身手底蕴也罢。

    对于朝廷掌握江湖的动向以及重点关注的人,是很有好处的。

    可是说起来也是奇怪。

    距离他们大肆宣扬已经过去了一整天了。

    愣是一个人影都没见到。

    难道说这个杀手是一个不为金钱所动的人?

    不可能啊,这可是百金,可不是百两白银那么简单的。

    对于一个丁级的杀手来说,这是一笔巨款。

    再说了。

    就算是这位杀手能够忍住诱惑。

    灭这个组织的首领也绝对不会放弃这个扬名的机会啊。

    让大家看看,灭认领了,这是一件多张脸的事情啊?

    可是大家左等不来,右等不来,等到最后,一开始的新奇劲儿都没了。

    有那种老吏,对这群差役的等待是嗤之以鼻的。

    “也不想想,领赏的人是什么身份。”

    “人家是杀手,不是大侠。”

    “真要是敲锣打鼓的来了,不说别的,云阙城的这些看热闹的人可都认识他了。”

    “你让他今后还怎么隐藏与伪装。”

    “你让他以后还怎么在江湖行走。”

    “好吗,人家接了一个任务,咔咔咔还没找到目标呢,周围的人就认出他来了。”

    “啊,你不是那个杀手吗?这是又出来开工了?”

    “这次打算杀哪一个,给我指一指瞧一瞧?”

    “这像话吗?”

    “就算是他不做任务,那他周围的人反应过来之后害不害怕?”

    “大侠杀采花贼,那是替天行道,对普通百姓来说,他们不怕反倒是很爱。”

    “可是一个杀手,本质工作不就是杀人?”

    “这年头屠夫都不怎么受人待见呢,更何况一个宰人的?”

    你不能江湖上允许存在,与明面上大摇大摆给放在一起相提并论了。

    大家被这老吏一说,一下就泄气了。

    原本想的各种招式,都找不到下手的地儿了。

    看起来这赏金怕是没人拿了。

    就算是拿,大概也是灭这个组织派一名管事的过来领的吧?

    也正是因为此,一天一夜之后,这里守着的也就剩下领赏金的老吏和原本提议的捕头了。

    趁着这里人看管的松发……

    那长老悄无声息的潜入了。

    要说这事儿也是巧了。

    那赏金的盒子就放在两个人的面前。

    摆在桌子上原本是想要搞个仪式的。

    红色的绸缎,棕色的箱子,银票与银两,一半一半,明明晃晃的,刺眼。

    两个人就在屋中,也不怕有贼来偷。

    这是府衙,吃了熊心豹子胆了。

    可就是这么一个地方,突然外面响起来一阵哨音。

    一个声音远远的飘过来,说着,‘灭之隐长老,替白令10,杀手凡,谢谢府衙的嘉奖。’

    话飘忽忽的,声音不大,穿透力却十分的强。

    这两个人一惊,一齐往衙门外面看去。

    到底他们还没忘了这里有贵重物品。

    捕头留下老吏看着,自己出去查探一下。

    可是这声音真是怪了,忽远忽近的,出去的捕头根本无法定位那个人在何处。

    等到外面的人叫的他烦了。

    捕头累的回来喝上一口水。

    突然发现,存放处那边怎么一点动静都没有。

    跑到屋内一看,老吏倒在桌子底下了。

    这捕头下的赶紧蹲下去一摸鼻孔。

    好险,还有气儿呢。

    啪啪啪,几下将人给弄醒了一问,这老吏只知道他走后,后脑处就是一疼,之后就彻底的失去了知觉。

    再后来的事儿,是全然不知道了。

    “坏了!”捕头赶紧跑到放盒子的桌前。

    果然,红色的托盘上,只剩下了那一条大红色的绸子。

    那个棕色的箱子以及箱子中的银钱,全都不翼而飞了。

    这简直就是灯下黑,打脸都打到衙门头上了。

    不对,不能往上汇报!

    捕头原本想要冲出去的腿又收回来了。

    他将老吏晃悠起来,两个人对着空箱子,重新商量。

    这事儿若是报到上面,一定会治他们一个不查之罪。

    被当成废物是一定的,若是府衙大人觉得落了朝廷的面子呢?

    他们两个人怕不是还要挨罚吧?

    这件事儿绝对不能就这么报上去。

    反正也没人知道其中的过程,还不是他们怎么说怎么是。

    那么不如这样这样,那般那般吧。
新书推荐: 我能查看人物属性 当医生面对怪物降世 赵氏虎子 万界:从问答开始 左舷 我娘子一个比一个诡异 关于我在机战世界冒险之事 从虎蛟开始 猛鬼收容系统 富贵养花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