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我在玄幻世界冒充天机神算 > 第768章 浅蓝之死,鬼脸血亏【求订阅求月票】

第768章 浅蓝之死,鬼脸血亏【求订阅求月票】

    苏离目光冰冷的扫视着破碎的天地,神情十分冰冷。

    那是一种在极致疯狂之后的冷静。

    只是,这样的苏离似乎已经和曾经的那位绝世的人皇的风度和气质完全不同。

    苏离自己似乎也浑不在意,可那些希望他沉沦之人,却多半要开怀大笑,甚至是各种幸灾乐祸了。

    这也是难免的。

    因而他们看到了他们所想要看到的场景苏人皇,真正的入魔了。

    一个人喝醉了却说自己没有醉并不可怕。

    可怕是喝醉了之后已经不说话,而是无比冷漠狠辣的开始乱打人了。

    这已经不是醉而是彻底的喝‘断片儿’了。

    这就意味着,此时的苏离已经到了最好下手的时刻了!

    是以,当苏离无比冷漠的姿态和气质呈现而出的时候,果然,天地间破碎的所有虚空又开始渐渐的恢复了起来。

    接着,一缕缕浅蓝的气息弥漫而出。

    那浅蓝色的道韵气息汇聚之后,形成了一名无比美丽的、气质超脱的绝美女子。

    就仿佛和不朽浅蓝都一模一样。

    苏离之前刚刚见过了不朽浅蓝,此时再次见到这样凝聚出来的不朽浅蓝,说实话也不由心中一惊!

    麻麻批的,真的是太像了。

    如果不是之前不朽浅蓝是以系统面板的方式呈现出来和苏离交流的话,在不开真虚的情况下,眼下这‘不朽浅蓝’当真是一套一个准啊!

    “这群不当礽子的玩意,什么都敢套啊!真就以为这里是你们心中的‘真虚世界’,所以也就无所顾忌了?”

    “特别是李娟,真的就是肆无忌惮啊,难道没有想过螳螂捕蝉黄雀在后?”

    苏离心中冷笑,但是这些念头也是不会呈现出来的。

    这一刻出现不朽浅蓝,而且还是模仿的不朽浅蓝的诸葛浅蓝,这意思就太明显了。

    至于说苏离在嘲讽李娟的同时,有没有想过自己的真虚体悟也会出现‘螳螂捕蝉黄雀在后’的情况,苏离觉得完全不会。

    如果会,那么其实真的就不需要挣扎了,早就以及输了。

    真虚体悟是系统的核心能力,这种能力都能被反收割,那还说什么?

    那直接彻底投了就行了。

    所以这方面,苏离还是无比的有信心有信心不朽浅蓝或者说是不朽浅蓝一行存在是最后的掌控者。

    “不过,这样的攻心我苏离若是中了岂不是太废物了一些?

    这一次就先将你诸葛浅蓝识破,再看看你们的后续手段好了。

    想来你们也未必认为这一次的‘诸葛浅蓝’可以拿下我。”

    苏离的心中有了一定的思量,随即,他似乎也变得更冷静了一下,眼眸平静的看着诸葛浅蓝。

    此时的诸葛浅蓝也神色淡漠,看向苏离的目光也很是失望。

    是的,带着深深的失望之色。

    这样的失望之色呈现在了她的脸上,她的身上,倒是的确有着一种极其冲击心神的力量。

    苏离似乎被震住了,神情反而有所缓和。

    “苏人皇,我又见面了。”

    诸葛浅蓝的语气还是很温柔的,哪怕是态度冰冷,说话也没有太拒人千里之外。

    这样的语气和姿态,倒是和真正的诸葛浅蓝一般无二,甚至和不朽浅蓝,都有着一定的因果关联,让苏离感觉有些奇怪。

    相似度几乎就达到了百分百。

    那么有没有可能……如同风浅薇那样?

    不过,这般念头只是生出刹那,就立刻消散了。

    因为苏离没有去看,也不想去看。

    是又如何不是又如何?

    在这里出现的,全部杀掉就行了,不需要有任何的顾虑可言。

    苏离沉声道:“是的,又见面了,所以你来是为何?莫非是要帮我解决我的心结?”

    苏离的语气带着几分嘲讽之意。

    诸葛浅蓝轻叹了一声,语气更柔和了几分,道:“苏人皇,你不要这样,其实我这一次来我也知道你不会待见我,特别是这般时刻,更是会忌惮甚至是敌视乃至于仇恨。

    但是我还是来了。”

    苏离道:“我还没有说‘你不该来’的话,你为什么要提前抢答?”

    诸葛浅蓝闻言,也不由呼吸一滞,随即还是无奈道:“看来,苏人皇的心态比我想象的要好一些,这样我反而放心了不少。”

    苏离戏谑道:“说得好像你很关心我一样。”

    诸葛浅蓝道:“我说是你莫非不信?或者你也不需要相信,因为你就是浅蓝世界的希望之源,我自然不希望你出事。

    我之所以过来,也是因为这件事我无意窥视到了天道因果,推衍到了一道特殊的希望之源,也因此而循着这样的一道特殊的希望之源的气息而跟随了过来。

    但是跟随过来之后却发现了一道无比恐怖的黑暗生命气息,这毫无疑问就是罪恶之源啊。

    等过来了之后我才发现了这样一份因果正常来说,我是不可能进得了这样的区域的。

    因为我代表了浅蓝世界的天道意志,而且还是比倩女世界高层次一些的存在。

    我进来这里,就是下界,而且还是倩女世界麾下的落霞世界,是有生命危险甚至会有可能被顶替的。

    这已经是极大的风险了。

    但我还是来了。

    因为我真的不愿意看到希望之源化作罪恶之源,甚至是化作罪域之源!

    浅蓝星,本就是罪域之源,本就有被化作一片罪域的风险,但是如今没有,是有一群希望之源支撑着。

    但是若苏人皇你也倒下了,你让我们又该如何?

    你本不该如此,更不该如此沉沦,沉寂于黑暗之中。

    这样,岂不是亲者痛仇者快?!”

    诸葛浅蓝可谓是字字泣血,句句真心。

    这样实打实的真心诚意,带来的也同样的是无比巨大的感动。

    这感动足以感动天感动地,也足以感动诸葛浅蓝自己,但就是无法感动苏离。

    这种事情发生的次数其实也已经不在少数,而且在有准备的情况下,怎么可能成功嘛。

    苏离又不是一个多情的机器,一点儿的真心诚意就会感动得稀里哗啦的。

    但苏离还是表现出了若有所思的样子,似乎有些被说动了。

    对方都演成这样了,他若是不给予一点儿回应,似乎就太不解风情了不是吗?

    苏离叹了一声,有些唏嘘的道:“从沐雨素的背叛来说,其实我就已经真的很是心灰意冷了。希望之源从来都未必真的是希望之源,只是我给予自己一点点的鼓励,一点点的希望罢了。

    但是这希望却已经不再是希望,而只有永恒的孤独寂寞,永恒的悲绝与痛苦。

    既然如此,我要这希望又有何用呢?”

    苏离说着,长长的叹息了一声,又很是悲哀的道:“于我而言,人生有两出悲剧,一是万念俱灰,一是踌躇满志。

    你觉得是这样吗?”

    诸葛浅蓝闻言,美眸也不由黯淡了几分。

    好一会儿她同样轻声叹息道:“这般世界就是这样,一直都是这样,但是只要有改变之心,就一定会变好起来的不是吗?

    华夏祖地那边,也一直有着愚公移山的传奇经历,或许我们现在就是愚公,而那些掌控黑暗者,多半会自以为是的认为自己是智叟,实际上,真的不是这样。

    只要拥有希望之源的人越来越多,只要有一个明确的榜样,那么就会有无穷无尽的希望呈现。

    那时候,整个夜空就不会再黑暗,而像是星星一样,点亮黑夜的繁华与美好。

    或许夜里未必会有月光,但是却一定会有星光。

    星光不灭,星星无数。

    星星之火,也是可以燎原的。”

    诸葛浅蓝这道理说的是真的很赞,苏离都忍不住想要夸一句老铁六六六了。

    但是,这就真的是说一套做一套的典范了。

    要知道,之前无论是小倩还是那皇羽茜等人,甚至就是那殇、纳兰离月之类的存在,那话术的水平都是相当的牛啤的。

    之后还有了一个华紫嫣之流,话术其实也同样不差。

    如今,又遇到了这个更加厉害的‘诸葛浅蓝’,苏离的确也是有些心累。

    一个比一个猛,一个比一个能说,但是苏离在早就洞悉到了她们的目的之后,这样的经历,反而就显得很是诡异,也很是毛骨悚然。

    因为纵然知道是假的,但是看着这些身心都黑透了的存在大谈希望之源,那感觉真的就像是看一群罪大恶极、恶贯满盈的暴徒在大谈法律与公正一样,这就很讽刺了!

    苏离叹道:“我现在已经不想背负那么多了,真的没有任何意义,也不会有任何人在乎。所有人想着的都是收割我,都是吸我命魂、皇气。

    感觉我就像是曾经的那个苏夏一样,唉,人生真的很是悲哀和不幸。

    现在,或许唯一的精神寄托就是魅儿了吧,只是……

    这样艰难的世界,我又如何保证什么呢?

    所以我想得也很明白我不是真的入魔了,还没有到那一步,就只是想疯狂的报复一番,就只是想好好的活出真正的自己而已。

    想做自己想做的事情,想狠狠的发泄报复,也想将那些贱人狠狠的鞭笞毒打,以泄心头之恨。”

    诸葛浅蓝叹道:“这已经是魔化的征兆了,甚至已经是魔化的表现了。”

    苏离道:“是又如何呢?这世间的魔其实也未必是魔,但是众人心中的黑暗多了,才有了魔。只要能活出真正的自我,魔也罢,神也罢,仙也罢,其实都没有什么区别。”

    诸葛浅蓝道:“你知道天皇子苏忘尘之前的一系列表现吗?你觉得他爱姜鸾吗?他之所以清醒过来,其实就是姜鸾给予了他一颗心,一颗纯粹的心。”

    苏离道:“所以,你觉得我的心已经被魔魂占据,所以想要给我一颗心吗?”

    诸葛浅蓝叹道:“我没有这样的资格,也不配谈及感情,但是我却希望我也可以成为点亮你希望之源的一份寄托。”

    说着,诸葛浅蓝直接化作一团迷雾,衍化出一颗类似于潜龙丹一般的心脏那是涅槃之心。

    一种蕴含涅槃的气息显化出来的心脏,却逸散出一股股神秘的浅蓝色的投影。

    而在这样的投影之中,不朽浅蓝的身影重新的汇聚了出来。

    她静静的看着苏离,眼神之中充满了温柔与鼓励之色,似乎不希望苏离就此沉沦魔道,就此的放弃内心的坚持。

    这样的一幕,似乎也真的一下子就击中了苏离的心,以至于苏离怔然了许久。

    与此同时,苏离身上的黑暗魔气也渐渐的变得光明了许多,至少已经不是那么的黑了。

    但是这样的过程并没有持续多久,苏离就不再怔然,而是回过神来了。

    “诸葛浅蓝,多谢你了,多谢你让我再次的看到了不朽浅蓝,但是我知道,其实那一切都是假的。”

    苏离说着,眼神反而更加的落寞,同时又带着一抹淡淡的戏谑之意:“其实你并不知道的是,不朽浅蓝早就已经放弃我了,现在她守护的其实是不朽浅蓝。

    或者说,在三皇大战之前吧,其实苏忘尘和我是同一人。

    我们也决定了要弄一场战斗出来,相当于是一个布局吧。

    只是很可惜的是,场面失控了。

    苏叶窜进来搅局就不说了,其中还发生了异常的不可控的事情。

    最终,布局没成功不说,苏忘尘真的将我镇压了。

    那之后,苏忘尘其实就失控了。

    而且因为姜鸾的事情,我也知道他心中有极大的恨意存在,只是没有表现出来罢了。

    也是这次的事情,导致我失败之后,不朽浅蓝放弃了我,同时转向培养他。

    也就是说,他其实才是值得你拉拢的,而我,我独立立道之后,本身其实走的路就更加艰难,也和你对应的天道是并不兼容的。

    所以,你能做到这一步,能让我再看到她,甚至看到她鼓励的笑容,我真的已经很感动了。”

    苏离说着,还抱拳很真诚的行了一礼。

    与此同时,苏离也真的恢复了一些小理智。

    这一幕,反而让诸葛浅蓝内心深处有些失望不是让他更加发狂的吗?现在反而因为她的表现太好,以至于苏离恢复了一些理智!

    这……这样会不会不太好啊!

    这时候,诸葛浅蓝暗中感应了一下李娟和小倩的存在。

    两人非但没有怪罪,反而给予了极致的肯定。

    是以,诸葛浅蓝立刻继续的开始演了起来有李娟和小倩的肯定,诸葛浅蓝仿佛打了鸡血一般,更加的亢奋了。

    不过,她也不会明面上表现出来,只是以更加真诚和善意来掩饰自己。

    “苏人皇你不必如此的。”

    诸葛浅蓝也抱拳行了一礼回应。

    其表现可谓是可圈可点,礼节也无比的周到。

    苏离叹了一声,神情落寞,并没有因为不朽浅蓝投影的出现而有所太大的变化。

    而见到这般情况,诸葛浅蓝也隐约觉得,这苏人皇的确是不那么好对付的。

    不过即便如此,她要对付起来其实也不难,不是吗?

    有投影‘不朽浅蓝’这样的底蕴存在,她几乎就是立于不败之地的了。

    特别是,这一次她被构建出来的时候,还额外的添加了不少‘不朽浅蓝’的道韵气息,以至于她比真正的诸葛浅蓝更像是不朽浅蓝了,这样能获取苏离的好感应该是更多的!

    带着这样的自信,诸葛浅蓝也更温柔更真诚了。

    那种呵护之中带着一丝怜悯,那种超脱而又飘渺的气质之中带着的真诚,足以让任何男人都为之感动,让铁树都为之开花,让母猪都为之上树。

    总之,是无比的情真意切的那种。

    苏离多看了诸葛浅蓝一眼,眼神之中果然也多了几分亲近之意。

    察觉到这样的情况之后,诸葛浅蓝也自然更加的满意了。

    或许嗯,如果是完成得漂亮的话,那么这一次,如果小倩晋升,掌控了浅蓝世界之后,那么她诸葛浅蓝也有机会取代诸葛浅蓝了。

    那样一来,她这样的小鬼也能彻底的崛起了。

    那实在是太爽了啊!

    诸葛浅蓝忍不住都有些激动了。

    不过苏离却没有继续看她,反而将目光落在了虚空深处。

    那个地方是李娟和小倩之前呆过的地方,也是被苏离打碎了如今已经恢复了的地方。

    李娟和小倩在不在那里都没有关系,因为苏离看不到。

    他之所以看向那里,反而以一种本能的看向那里,并不是他真的发现了什么。

    因为他真的什么玩意儿都发现不了。

    他看向那里,仅仅只是以四十五度角的方向看向天空,表现自己的落寞和悲绝的心境罢了,仅仅只是看悲伤逆流成河罢了。

    就像是一个无比失意的人以一种无比颓然的心态上演一出悲苦的心境一样。

    就是这样的一种表现而已。

    而且,如果小倩和李娟看着的话,那么可以清晰的看到他眼中的悲绝。

    那应该是一双很深邃很沧桑的眸子,眸子里蕴含着他一生之中所有的悲哀与不幸。

    这样的眸子,苏离还是有很多可以借鉴的,甚至不需要借鉴因为演废物还需要演吗?

    在曾经的那个玄幻世界里,苏离都用这废物的心态将魅儿打败了虽然魅儿本身也不太愿意攻心,但是终究还是他赢了。

    这能赢本身就足够真,足够悲。

    更重要的是他苏离的背后是苏衍,前一世是苏衍。

    或许他的悲也未必真的是演的,而是在他演的时候,前一世的悲绝便被牵引了一丝出来。

    仅仅一丝,那也是足够应对一切的场面了。

    毕竟如果真的是一个幸福的人,怎么可能创立出‘孤绝剑意’这样的绝杀剑道?

    将御剑术发扬光大就不说了,还将其蜕变成为这样的极致杀道,以孤独寂寞和悲绝的情绪作为杀机,这是需要将这样的情绪凝练到什么层次什么地步?

    而这其中的经历若是不惨,那还真就凝聚不出来。

    苏离的御剑术为什么没有华太初那么强?甚至更比不上苏衍?

    因为,苏离的人生经历其实还是很幸运很幸福的,红颜并没有真正的出大事儿。

    但是无论是华太初还是苏衍,恐怕就未必是这样了。

    苏衍未必有情,甚至可能从一开始就走了无情之类的路线。

    而华太初,华太初就不说了,彻头彻尾的悲剧,之前的大师姐和小师妹似乎对他感情极深,结果被他害死了。

    然后将公乘青蝶当成了小师妹,付出一切的感情,结果反而被攻心不说,从头到尾没得到,还戴上了一顶绿油油的帽子,还被骂‘他的孩子你不配养’之类的话。

    这样的境遇之下,这孤绝剑意大成也不奇怪。

    如今,苏离一方面也不愿意修行这样的道,也是因为这道有点儿不当礽子,不是玩意儿。

    因为要去体会那种孤绝的状态,是需要很惨的经历去适应的。

    但是苏离真不想体验什么凄惨的经历了,因为那实在是太虐心了。

    但凡可以有别的办法,这中剑道苏离都不愿意去触碰。

    而且这种道是没法欺骗的,换句话说就是,孤绝一定要是自身的真实感触才行,越是真实越是情真意切,威力越是强。

    这一点,有点儿类似于杨过的黯然销魂掌。

    当他和小龙女再次相见遇到敌人了之后,因为心情大好,所以这黯然销魂掌打不出来了,以至于小龙女差点儿被金轮法王打死,陷入危机之中之后才重新再次生出了黯然之意,才打出了威力绝伦的黯然销魂掌。

    眼下苏离的情况就是如此。

    因为他并不孤绝,所以这孤绝剑意孤绝剑魄,做到六十三秒,几乎已经是作弊模式的疯狂加持才有的效果。

    不然就这效果都没有。

    这就很无奈了。

    但是这也是现实,也是这个世界的人无法真正的掌握的核心原因之一!

    你让他们去真正的让自身陷入无尽悲绝的状态?

    这可能吗?

    显然是不可能的!

    那自然也是学不会的!

    不过,有一个人可能会那就是李娟。

    所以,苏离不得不提防一下这样的一位存在,因为李娟的人生也是无比黑暗的,无比扭曲的,也同样是无比悲惨的。

    哪怕很多事情实际上是她自己作的,可在她自己看来,她就是凄惨的,这并没有毛病。

    毕竟在她看来,全世界的人都是对不起她的,都是欠她的,不是吗?

    苏离悲伤了一会儿之后,然后等着诸葛浅蓝来安慰呢这傻批,竟是偷着乐去了。

    就这,还能和真正的诸葛浅蓝相比?

    当真是……

    苏离已经不想去吐槽了。

    果然,似乎察觉到苏离的情绪不高,诸葛浅蓝便来继续攻心了。

    “苏人皇,其实有些事情你可以放下,但是你的希望却不能放下。”

    诸葛浅蓝的语气格外的温柔。

    苏离叹了一声,没有回应。

    诸葛浅蓝又道:“在这般世界,天机大师也被称之为天命师,而这个世界和我所在的浅蓝世界也有些不同,也有着自己的天命。

    而天命师,就是诠释天命的存在。

    你之前的第三轮考核,实际上在我看来,就是要明悟天命师的意义所在。”

    苏离道:“天命师?那又能有什么意义呢?”

    诸葛浅蓝闻言,眼瞳深处显出一抹自信的笑意上钩了嘛,就怕你不好奇,也不问,那样一来就不好了。

    诸葛浅蓝略微沉吟,道:“天命师的意义,其实本身就在无泪之城之中呈现了出来。而且这一次,因为你的原因,无泪之城都已经灭城了不是吗?

    但是无泪之城,实际上是一座天机古城,天命古城。”

    苏离点了点头,没有说话。

    诸葛浅蓝又道:“天命师的一生,推衍天命,承载天命,衍化天命,同时也会终结于天命。

    所以,天命师的一生,会是不祥的一生,而第三轮考验让你冒充天命师或者是让所有的考核者冒充天命师,就是感悟这样的真意。

    只有明白了这一点,才可以真正的在倩女世界里进行一番真正的试炼。

    说到底,就依然是红尘炼心。

    所以这落霞世界,就是一个真虚一般的红尘炼心世界,在这里,苏离你可以释放内心的所有一切。

    但是离开了这里,进入了倩女世界就不能这么随意灭城灭族了,那样实在是太有伤天和了。”

    苏离诧异道:“这里只是真虚一般的虚幻世界?用来红尘炼心?所以我白白经历了?白白将六魂幡祭炼起来了?”

    诸葛浅蓝道:“是这样的,莫非你还没有懂天命师的奥义所在吗?你得好好总结一下,这样第三轮才能算是完美的通过。

    然后这最后的晋升,就是你自身的心结问题了。”

    苏离道:“这奥义,你具体和我说说吧,我好好体悟一下。”

    诸葛浅蓝道:“这个我说肯定也是没多少效果的,因为每个人的道都不完全相同,我的也未必适合你,但是我进来之后就有从天道的角度去考虑过天命师的奥义,所以也就有了一些感悟。”

    苏离道:“愿闻其详。”

    诸葛浅蓝道:“嗯,不用那么谦逊的苏人皇,我也就说说,无论好与不好,你也不要立刻就信了,要试试看是不是真的能适合你,关键还是要你自己能用心的去代入、领悟出来才行。”

    苏离道:“嗯,我知道。”

    诸葛浅蓝这才道:“天命师要代入,就要将自己当成是一名真正的天命师。那么,我们作为一名注定一生都会不祥的天命师,那么一生就注定是孤苦和孤独的。

    但是,我们一定不能自我放逐,一定要无比坚强的去面对所有的因果!

    特别是,作为天命师,我们一定要正视内心的黑暗和内心的心魔,而不能选择去逃避!”

    苏离闻言,深以为然,道:“的确如此,你之前还说这只是你的感悟,如今看来,却也无比的适合我,的确就是这样的,我很是赞同!”

    苏离直接赞同道。

    赞同就是认同诸葛浅蓝所说。

    认同就意味着,苏离落入了她的囚笼之中。

    她很是满意,心中更是笑道:“就是为你量身打造的啊,所以你认可了就好了,接下来你就一定需要去面对了!”

    诸葛浅蓝想着,俏脸上也多了一抹笑意,道:“嗯,能对你有帮助,那就是我的荣幸了,这样也是极好的。

    所以如果你也适合这个,并确定适合这个的话,那就说明,并不是天道卡着不让你晋升,而是你一定有一份因果没有触碰到!

    这才是你晋升的真正希望,不是吗?”

    苏离眼中显出了欣赏与赞叹之色,道:“不错,的确如此!而且其实我也已经想到了这一点,但是也不是非常的确定。

    如今有你这么一说,我就确定了。

    而这样一份因果,你应该也不陌生,定然就是我女儿炎炎的因果了。

    只是如今在这般世界,又该去如何应这样一份因果呢?

    所以,我考虑好了,不打算直接去找寻,而是先将这个世界所有的存在全部杀死,这样一来,我或许会触碰到对应的因果。

    就像是水落石出,我将水全部抽干了,那么石头也就都出来了不是吗?

    就像是大浪淘沙,我也不用淘沙了,我将所有的沙子干掉,那么其中的珍珠啊金子啊什么的也就都出来了。”

    苏离的语气很炽烈。

    这让诸葛浅蓝直接傻眼所以我特么说到现在,你也听进去了也认可了,然后你还要在这里狂杀,杀光所有的生命?

    这就是要将落霞小世界全部的用来喂你的六魂幡呗?

    诸葛浅蓝也是有些无语,是以心态也有刹那的崩乱。

    也就是在此时,苏离目光更加温柔的看着诸葛浅蓝,然后笑道:“所以,为了感谢你的指引和帮助,我决定先杀死你孤绝!剑魄!”

    刹那之间,苏离直接翻脸。

    盘古斧蕴含无尽仙魂,蕴含大轮回术等三千大道奥义,以天脉审判罪域灭神道的方式,杀出蕴含御雷神炎底蕴气息的极道孤绝剑魄杀机。

    这一击,因为非常突兀,而且恰恰是诸葛浅蓝大意的情况下,以至于苏离真正的偷袭出手一招就得逞了。

    诸葛浅蓝错愕的刹那,苏离一斧头劈中了诸葛浅蓝,直接如摧枯拉朽,将她的脑袋当场劈成了一片血雾。

    劈死的刹那,苏离的系统空间一卷,《帝气化龙吞天神术》也已经施展了出来。

    不给对方收回天道底蕴气息的机会。

    尽管加成不多,但是绝对是血赚的。

    没有一成,但是要复刻一个诸葛浅蓝损耗的底蕴怎么可能少?

    所以这一下,小倩显然又是要血亏的。

    不仅如此,在苏离一斧头砍死诸葛浅蓝之后,诸葛浅蓝的神胎竟是猛然炸开了,其神魂嘶吼着崩裂的同时,神胎之中猛然窜出一张无比巨大的鬼脸印记。

    但是这一刻因为苏离本身乃是先发制人,而且动用的还是无尽仙魂、蕴含的是三千大道之大轮回术大因果术等极道,再加上天克的御雷神炎天罚雷霆之力!

    这样的杀机在孤绝剑魄的衍化之下,以天脉审判罪域灭神道的方式杀出。

    直接一击就是苏离最强一击。

    所以,那巨大的鬼脸印记这一次被正面的劈中了!

    因为苏离无比怀疑,这巨大的鬼脸印记就是李娟的嘲笑丑脸!

    所以才弄成这么人不人鬼不鬼的!

    可惜,苏离越是这么怀疑,心中的痛恨就越是炽烈!

    就像是对于沐雨素的事情的一种疯狂的报复一样!

    而且苏离就显出了这样的一份疯狂的、歇斯底里的心态!

    “噗”

    巨大的鬼脸印记猛的被这样的一斧头狠狠的劈炸了。

    那炸开的瞬间,苏离清晰的听到了一个嘶哑、惨厉的惨呼声。

    那声音之凄惨,简直是让苏离无比的痛快,无比的解恨!

    无论砍到了谁,被天脉审判这样的手段结合御雷神炎、孤绝剑魄等手段砍了,那绝对是一斧头劈中了大动脉,不死也残!

    而其越是不死,就越是说明其底蕴强大可怕!

    这人若不是李娟,就一定是天道之灵小倩。

    无论是哪一个,砍了那就是血赚,对方痛苦之极苏离心中就无比痛快!

    “啊”

    惨厉之极的嘶吼声戛然而止,鬼脸崩灭,仿佛被彻底的杀穿了一般。

    但并没有。

    因为鬼脸所在之地,竟是有一尊金袍的虚影呈现了出来。

    那金袍虚影,是一尊准金袍王!

    这金袍王出现的刹那,系统信息直接贴脸输出一般,标注出了他的名字星无道!

    好家伙,这名字!

    系统面板呈现了出来,同时红色的光点消失了,这就意味着,苏离可以动用真虚道统的能力了。

    而且,系统面板出现,不朽浅蓝的身影却没有出现,也就意味着,李娟的什么监视暂时没有了。

    不过,苏离还是没有动用真虚道统的真虚之眼能力,因为系统已经给出了这准金袍王的身份。

    虽然苏离根本没有印象也不认识,甚至连听都没有听说,但是通过基本的信息,苏离算是记住了这个人物。

    以后若是再遇到了,哪怕这个人已经不再是这个人而另外一个,但是顶这样的名字的存在,苏离就知道他们的能力和大体的命格了。

    这就是顶名字的坏处因为要顶名字就要命格命运相同。

    再不济也要相似。

    不然是顶不了的。

    就像是换肾之类的,如果匹配度不高,这显然是换不了的不是吗?

    这一点,这个世界玩得是相当成熟的,所以系统呈现出‘星无道’的名字和一些基本的‘介绍信息’,其实是非常重要的。

    这延伸出来的能力就是系统的基础功能‘人生档案’,才是最重要的!

    苏离有了这‘人生档案’之后,所有存在,想顶任何因果,就要看看他这档案答不答应了!

    苏离在此时也更进一步的明白了系统的核心功能到底是什么了!

    也难怪,这样的系统会被命名为‘洪荒档案系统’,这就是要将洪荒所有的因果钉死在档案上你档案还能造假不成?

    说你是啥,你就是啥,不是也是!

    说你不是啥,你就不是啥,是也不是!

    苏离忽然意识到,还是系统牛啤!

    苏离一斧头劈死了诸葛浅蓝之后,巨大的鬼脸印记炸裂,其中牵引出了这个星无道准金袍王!

    而这星无道具体是谁?

    之前苏离不知道,但是有了系统给予的基本档案信息呈现之后,苏离知道,这并不是什么额外的存在,而是星九耀背后的存在。

    星九耀,所谓的天命星君,魔魂殿的那位副殿主!

    这样一位存在其背后的存在是什么存在?

    自然是更强者,更有资格成为金袍王的存在。

    星无道!

    星九耀的名义上的师尊。

    之所以是名义上的,是因为星无道从来没有真正的当星无道是弟子,但是有过指点。

    其态度表明星九耀是没有资格当他星无道的弟子的。

    这样的一位存在,此时,却被苏离一斧头砍了出来,而且显然已经中了一招,立刻落入了下风。

    苏离此时也更加确定,那邪恶鬼脸很有额可能是李娟或者是小倩其中一个。

    而在关键时刻,无论是小倩还是李娟,都直接将与她们合作的星无道拉了出来,用来顶死。

    同时,也为了让其来压制苏离。

    但是如今,星无道一区区金袍下界,能压制得了苏离吗?

    压制不了!

    除非真正的打开上限。

    但是打开上限不是想打开就立刻可以打开的!

    这是需要一个复杂的过程的!

    更遑论,一旦星无道打开了上限的话,那么苏离的上限是否也可以跟随开启一部分呢?

    没有人知道,但是这上限,显然还是要开的。

    所以,拖延时间就非常的重要!

    “苏人皇,住手,有话好商量!”

    星无道尖叫连连,同时收敛了所有的战意,不敢和苏离正面对抗。

    苏离一击之后,其实也有点儿乏力,毕竟全力爆发,加持了天脉战魂的确是会有一定的短暂时间里的虚弱情况出现的。

    这般事情也是很正常的,他也不会掩饰。

    “嗯,你想说什么?”

    苏离冷冷的开口。

    同时他收回了对于盘古斧的掌控,又直接激活了六魂幡守护,以防止星无道暗中下狠手。

    这样的警惕姿态,也让星无道哭笑不得。

    星无道叹道:“苏人皇这一次为什么要如此做呢?诸葛浅蓝根本没有做错什么,为何要如此?她不过是中了那神秘的鬼脸的侵蚀手段罢了。”

    苏离道:“对于我而言,无论是什么都没关系。而且你看,她都说了这世界是真虚,那么既然是真虚,我以希望以及天罚的雷霆手段灭了她,那也自然是虚的对吧?

    换句话说,她在我面前反复横跳,但是我在她的身上打入一道白光,这就意味着她的所有反复横跳都是‘白跳’。

    如果是真的,那么她就是在算计我,我这么做也没错!

    如果是假的,那反正也是假的,我这么做也没错!

    反正我考虑过,这样的做法是最合适的!

    反正真虚也是她说的,只是一个虚幻的世界,可以凭借本心而办事,没错吧?

    既然如此,你们何必一次次的咄咄逼人?”

    苏离的话,可谓是离奇之极,但是恰恰解释了他疯狂的某些原因。

    这话说得星无道竟是也无从辩驳。

    他既不能承认这是真虚,也不能否定这是假的……

    总之,这就很让他无言以对。

    苏离又道:“我说的话也是真的,我决定了将所有的生命全部杀光,到时候所有的因果自然就会呈现出来。

    所以不需要格外的费尽心机的去做什么了。”

    “因此,下一个,就是你了!”

    苏离说着,提起盘古斧,直接的指向了金袍星无道。

    这时候的星无道,金袍的气息已经浓郁了不少。

    但是还没有完全转化成为纯粹的金袍。

    苏离的战意,却并不会继续等待下去,立刻就凝聚了出来。

    “苏人皇,住手!”

    星无道还想阻止,但是只能干巴巴的说出‘住手’之类的话。

    但是这一次还怎么可能有效果?

    苏离都已经缓过劲儿来了。

    因此,又是极道的手段凝聚而出。

    “轰隆隆”

    一斧头劈出,自然也是再次的天崩地裂!

    “你当真是该死!”

    星无道也怒了。

    “轰”

    他浑身气血衍化,刹那之间,无尽道韵汇聚之后,化作满天星辰。

    璀璨的星辰刹那之间汇聚,如一簇簇的灵魂汇聚在了一起之后,形成了毁灭几的星辰之拳,朝着苏离的脑袋狠狠砸了过来。

    那一击,碎裂苍穹,破灭万道,摧枯拉朽,如能盖压世间一切。

    一击之威势,更是汹涌如狂,让天地变色。

    “雕虫小技!”

    苏离冷哼一声,身影陡然之间爆发。

    “轰”

    盘古血脉全部开启,天脉战魂爆发。

    苏离直接以盘古斧劈杀出天脉审判罪域灭神道!

    “轰隆隆”

    这正面对杀的一击陡然爆发之后,虚空炸开一片毁灭的能量蘑菇云。

    蘑菇云冲击天地的时候,更是直接崩裂了虚空,破灭了一切的道痕。

    这一战呈现的时候,就完全是毁天灭地的状态。

    但是这一战,也被锁住了虚空,所以似乎也只会分出生死,而不会有上限干扰。

    而这时候,苏离则忽然之间衍化极道的地仙境界,以及仙魂底蕴完全加持!

    “轰”

    又是一斧头劈杀而出,这一次,那星无道直接被一斧头劈得神体崩裂,双膝炸碎,跪在了苏离的面前吐血连连!
新书推荐: 我能查看人物属性 当医生面对怪物降世 赵氏虎子 万界:从问答开始 左舷 我娘子一个比一个诡异 关于我在机战世界冒险之事 从虎蛟开始 猛鬼收容系统 富贵养花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