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灵异 > 炼狱艺术家 > 第两百七十七章 神柱之说

第两百七十七章 神柱之说

    柳平出现在战场上的时候,战事已经结束。

    幽暗精灵、百兽和尸骸鬼的大军丢下了武器,全部跪在地上,不再企图做出任何攻击。

    “这是什么情况?”柳平问道。

    他注意到马人女酋长身边站着一名面相熟悉的女子。

    此女子头上长满翠绿树枝,有鲜花盛开,面容安宁平静。

    柳平心中猛的一跳。

    没有错。

    她正是林中女妖!

    当初自己封印熊猫的时候,她是那一套“流亡之地”卡牌的主牌。

    自己把熊猫埋在地之圣柱下,林中女妖便与整套卡牌一起回到了自己的手中,并且陷入了沉眠,一直没有苏醒。

    想不到在无比久远的过去,自己亲眼见到了她!

    这真是一件奇妙的事。

    “我来介绍一下,这位便是树妖们的王,其名号为‘林中女妖’,也是我们这几族之中,唯一晋升至奇诡层面的存在。”马人女酋长道。

    “你好,我是萨曼莎。”林中女妖萨曼莎微笑道。

    “你好,我是柳平。”柳平道。

    “年轻的人类男子,想不到你这么早就晋升到了这个层次,万族的争斗已经与你无关。”萨曼莎道。

    “其实我也觉得有些欺负人,但还是要给它们一个教训,省的以后欺负我身后的人类世界。”柳平道。

    “这也没什么,铲除威胁不过是生命的本能。”萨曼莎无所谓的道。

    “您来找我是有什么事?”柳平问。

    “我得知了马人的占卜占卜是唯一一种能沾染命运力量的术,再结合目前奇诡世界发生的事,你已经有了进入奇诡世界的必要。”萨曼莎道。

    柳平微微一怔。

    命运力量……

    他目光不着痕迹的扫了一眼身后的黑发美女。

    水树、花晴空、以及花晴空身上的灵正在这具义体中沉眠,据说是要探索命运的力量。

    也不知道她们什么时候才能醒来。

    “奇诡世界发生了什么事情吗?”柳平问。

    “恐怕是的,你战胜了血肉巨人,但第二场危机接踵而至,它其实是在奇诡世界之中爆发,所以你们不得而知。”萨曼莎道。

    她随手一挥。

    一扇光门在她背后徐徐展开。

    “跟我走吧,我们树妖是人类的盟友,而我也需要你的帮助。”

    “那我身后的人类世界……”

    “请放心,我已经通知万族,现在大家都知道人类出了一名奇诡者,再也没有谁敢去尝试侵略你们的世界。”

    柳平听完,回头看了一眼几位盟友。

    阿西莫从怀里摸出一枚戒指,塞在柳平手中。

    “后勤补给,管够。”

    他压低声音道。

    柳平拍拍他肩膀表示感谢。

    萨曼莎看着阿西莫,忍不住冷哼道:“阿西莫,你太不上进了,明明荆棘鸟是非常容易进阶奇诡的种族,可我等了那么漫长的岁月,好不容易等来一位奇诡者盟友,却不是你。”

    阿西莫被训的低下头,一句话也不敢说。

    柳平打圆场道:“他天天被刺杀,应该也在很努力的变强,大家都希望他快一点成为奇诡级别的强者。”

    黑发美女走上前来,拉住了他的手。

    “本义体无法评估那扇光门的安全等级,请你亲自带上她她说绝对不能离开你。”

    黑发美女的身躯顿时打开,显现出里面正在沉眠的女婴。

    “我答应过她,放心。”柳平道。

    他小心翼翼的将女婴抱出来。

    “你要带着这个还只能吃奶的女婴去奇诡世界?”阿西莫吃惊道。

    众人都有些讶异。

    唯独马人女酋长看着女婴,脸上渐渐露出凝重之色。

    “闭嘴,阿西莫,这位存在可不是你能调侃的。”她认真道。

    阿西莫只好闭上了嘴。

    “这是我的一个同伴,我要带着她,否则她会有危险。”柳平解释道。

    “没问题,走吧。”萨曼莎转过身,走进了那扇光门。

    柳平跟了上去。

    两人消失在光门中。

    这时候,阿西莫忍不住道:“酋长,咱们好歹是盟友吧,刚才我只是说了句话,你干嘛训斥我?”

    马人女酋长似笑非笑道:“阿西莫,你可曾讥讽过命运?”

    “疯子才讥讽命运,”阿西莫摊手道,“任何企图观测命运的人,其命运都会变得更加不测和不祥,更何况是讥讽它。”

    “所以,你应该感谢我的。”马人女酋长道。

    阿西莫想了想,忽然反应过来。

    他长长的叹了口气道:“人类出了一名奇诡者,而且还带着那样一个女婴这太恐怖了。”

    “恐怖?不,你该庆幸他们是我们的盟友。”

    “是的,是的。”

    ……

    虚空。

    黑暗的虚空中,有着一个世界。

    这是一个枝繁叶茂、满目苍翠的森林世界。

    “我们这是在奇诡世界?”柳平问。

    “这是我的私人世界,它是奇诡世界的一份子每一个奇诡者都应当有自己的世界。”萨曼莎微笑道。

    柳平抱着女婴,站在一棵树的顶端朝着世界之外的虚空望去。

    远远的,他能看到一根通天彻地的巨柱耸立在世界之外。

    “我现在看到的是虚空神柱?”

    柳平感兴趣的问。

    “是的,万族与亿万世界都存在于虚空神柱上,而我们奇诡者可以在神柱之外的虚空中创立属于自己的世界。”萨曼莎道。

    “虚空之中,只有这么一根神柱可以让众生繁衍?”柳平问。

    萨曼莎微微一笑,说道:“虚空神柱的上方是无法抵达之地,唯有众生与文明不断发展,神柱才会继续朝上延伸,至于神柱之下,连接着炼狱神柱。”

    “炼狱神柱?”柳平问。

    “是的,炼狱神柱上生活着魔鬼,它们负责监控炼狱神柱下方的永夜神柱。”萨曼莎道。

    “为什么要监控?”柳平问。

    “因为永夜是无穷无尽一切存在的安息之地,而在永夜的最深处,是虚空、炼狱、永夜三神柱的底端,它偶尔会接触到不可知的存在之物。”萨曼莎道。

    柳平道:“听上去有些像科技侧的相位飞船。”

    萨曼莎道:“但有什么飞船能大到如此程度?坦白说,魔法师们还觉得神柱是永恒魔法塔;修行者们觉得它是无上洞天;人人都觉得它是自己那一侧的,但它的力量超越了所有侧,能从奇诡之中汲取力量,孕育万物。”

    柳平静了一息,轻声道:“你告诉我了一个很重要的秘密……秘密是无价的,你想从我这里得到什么?”

    “时代的劫难才刚刚开始,我需要一个可靠的盟友。”萨曼莎道。

    “我一直喜欢交朋友,特别是互相帮助的那种。”柳平道。

    “很好,我认同这一点。”萨曼莎道。

    “永夜所接触的不可知的存在之物又是什么?”柳平问。

    “怎么说呢?不知道你见过涨潮没有,有一种超越想象的力量,它就像潮水一般,偶尔会将一些不可知的东西带进永夜世界毕竟永夜神柱是沉眠地,很容易吸引那些不祥的东西。”

    “我还是没明白什么是不可知的存在之物是尸体?还是死灵?又或复活的邪物?”柳平问道。

    萨曼莎斟酌片刻,继续道:“我们身为众生,总是有着正常的思维与价值观,哪怕是邪恶到了极点,做事情也有着一定的出发点和逻辑,你可同意?”

    “我同意。”柳平道。

    “所谓不可知的存在之物,它们颠覆了我们的想象、思维和一切,它们渴望让神柱毁灭偏偏它们还无比强大。”

    “对众生来说,它们就是噩梦。”

    柳平沉思了片刻,回想起当初自己在永夜中的所见所闻。

    那些太过稀奇古怪的东西。

    那些根本不知道是什么的存在。

    以及那个困在梦境序列中的噩梦之物

    难怪团长曾说过,他一直在监视着永夜神柱的情况。

    现在看来他说的正是那些抵达永夜的噩梦!

    “现在又是什么情况?”柳平问。

    萨曼莎的神情分外严肃,轻声道:“奇诡世界中的每一位存在,都是掌握了奇诡之力的高手,是万族之中最顶尖的存在。”

    “没有人类?”

    “一直没有,你是第一个。”

    “好吧,请继续讲。”

    “在奇诡世界之中,出现了一张噩梦卡牌,它每次会随机挑选一些人,进入某个不可知的地方。”萨曼莎道。

    “然后呢?”柳平问。

    “然后那些人就死了。”萨曼莎道。

    “没有例外吗?”

    “只有一个人活着回来了,但他失去了双手双脚,整个人已经疯了。”

    “没有人治好他吗?”

    “无法治愈。”

    萨曼莎似乎想起了什么,继续道:“几乎所有的奇诡者都试过了,没有人能治好他,也没有人能能让他恢复神智。”

    “柳平,你是一位新的奇诡者,有着我们都不知晓的能力,我想带你去试试。”

    “好,我也想去看看。”

    柳平答应道。
新书推荐: 我能查看人物属性 当医生面对怪物降世 赵氏虎子 万界:从问答开始 左舷 我娘子一个比一个诡异 关于我在机战世界冒险之事 从虎蛟开始 猛鬼收容系统 富贵养花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