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侠仙侠 > 问剑 > 第六十一章 蒟酱

第六十一章 蒟酱

    “嗯?”

    裴静眉头微皱,停下了离开的脚步,其他人也下意识地驻足观看。

    柳叶眉少女像是没有意识到自己是万众瞩目的中心一般,依旧面无表情地拿起短弓,笔直站立,搭上箭矢。

    “咄——”

    中靶声响起,白羽箭矢精准无误地命中了近程靶的靶心。

    “咄——”

    中靶声连绵不绝,柳叶眉少女有条不紊地连发十二箭,箭箭命中靶心,动作规律整洁得仿佛机械一般。

    “哦?”

    裴静一挑眉梢,以他的眼光,能看出对方用的是石数小的轻弓。

    能射的这么稳这么准,完全得益于技巧、经验以及...计算。

    啪!

    柳叶眉少女放下短弓,将长弓的弓尾插进泥土,并解下头上的丝质发带,

    用发带,将弓体中端和地上的木桩牢牢绑在一起,

    然后将箭搭上,半跪在地,双手用力拉动弓弦,双眼眯起,同时盯着木桩上随风飘扬的丝质发带以及远处的箭靶。

    “咄!”

    少女松开双手,弓弦骤然回弹,白羽箭矢急速蹿出,在空中划出弧形轨迹,精准无误地命中了远端箭靶的靶心。

    ‘由于力量较小,因此选择双手开长弓,以提高射程并降低风力对箭矢的影响...’

    李昂心中惊愕道:‘不过这未免有点不科学吧?真的能用丝质发带的飘扬轨迹,计算风速和风力修正补偿角?人形计算机么...’

    周围的人越聚越多,而柳叶眉少女依旧不急不缓,拉起长弓连发箭矢。

    三十发三十中,其中二十九支箭矢正中靶心。

    围在裴静周围的学子们,下巴都要惊掉了,全场只剩下那几位兵部推荐生大声叫好。

    一位学子喃喃道:“嘶,这成绩...在整个学宫历史上都能进前三吧...”

    “只算准度的话,历史第四。”

    拿着册子登记成绩的山羊胡学宫教习啧啧称奇道:“确实很厉害。”

    “二十九支正中靶心才第四?”

    有学子惊道:“前三都是箭箭靶心么...”

    “当然。”

    山羊胡教习撇嘴道:“历史上的入学初试射科前三,分别是两百年前的苏子,一百五十年前第一个探索完十万荒山的学宫司业,以本届学宫山长。

    三人均是三十箭,箭箭靶心,不过苏子更胜一筹——他为了让那些觉得他不经考试特招进学宫的同窗们服气,特地开的强弓,每一箭都贯穿了靶心。”

    “这...”

    一众学子瞠目结舌,

    而那位柳叶眉少女,则像是不太满意一般,默默站起,随手解下缠在木桩上的丝带,朝李昂看了一眼,转身离去。

    都看我干嘛,我脸上有花么?

    李昂撇了撇嘴,和宋绍元等人打了声招呼,将弓箭放回到架子上,便朝算科考场走去。

    ————

    “又看不到了。”

    望着李昂身影消失在楼阁中的柴翠翘,咂了咂嘴巴,歪着头默默计算了一下。

    李昂的经卷、策问成绩肯定没问题,御科从那匹枣红马的速度来看,也应该名列前茅。

    就算射科只有中游水平,综合来看,肯定是能通过初试的。

    接下来就看能从算科等可选科目当中,拿到多少额外分数,在晋级复试的名单上,能排多少名了。

    “能过就好,能过就好。”

    柴翠翘长舒一口气,精神一松,下意识地抽了抽鼻子。

    食物的香气...

    她转身看去,却见远端长廊尽头,推来一辆辆盛放着木质食盒的餐车,食物种类从毕罗、汤饼、点心,到肉食、素菜一应俱全。

    这些餐车由学宫供应,

    不少考生家属,已经开始掏钱,从餐车上买饭。

    正好有点饿了。

    柴翠翘掂量了一下锦囊钱袋,犹豫着要买哪一个食盒。

    “那个....”

    李乐菱的声音在后方响起,

    柴翠翘转头看去,发现李乐菱微笑着坐在两张长桌后面,桌上摆满了各式各样的小吃、面点、水果、饮品,“可以陪我一起吃吗?我一个人吃不下。”

    “呃...”

    柴翠翘眨了眨眼睛,按道理来说不应该吃白食,不过这里是学宫,全虞国最安全的地方,应该没事,何况浪费食物可是无法容忍的罪孽。

    “好吧,恭敬不如从命。”

    柴翠翘思考了几秒钟,就愉悦地坐到了李乐菱旁边,捡起一小块桂花糕丢进嘴里,随手指了下旁边一个装有玛瑙色鲜红果酱的小坛,“这是什么?”

    “这个是...”

    李乐菱想了想,“好像是南越国的蒟酱?家里拿来拌汤饼用的,你尝尝,稍微有点辣。”

    “蒟酱?好像听说过,很贵吗?”

    柴翠翘也不客气,舀了一勺鲜红果酱倒进碗里,“这味道怎么又甜又辣,还蛮好吃的。”

    “应该...不算很贵吧。”

    李乐菱歪了下头,她知道蒟酱是南越国献给虞国王室的珍奇贡品,市面上两千贯一小碗,而且往往有市无价,

    不过她不太确定的,两千贯的东西到底算不算得上贵——她几乎用不到钱。

    “改天让我家大郎也买几瓶回来。”

    柴翠翘对蒟酱的味道点头称赞,又看向另一盘绿色的凉拌蔬菜,“这个又是什么?”

    李乐菱回忆了一下,“这是浪穹波棱,出自周国南境的六个诏国里的浪穹诏。”

    “哦哦,味道还行。”

    柴翠翘赞许地点了点头,疑惑道:“不过浪穹诏人为什么要拿一个蔬菜当他们的国名,他们很喜欢吃这种菜吗?”

    “啼嘿,不是拿蔬菜当国名啦,”

    李乐菱被柴翠翘的奇葩问题逗笑,笑着解释道:“是因为波棱菜出自浪穹,所以才叫浪穹波棱的...”

    也许是因为笑得太过用力,李乐菱的脸色莫名一白,下意识地伸出左手按住桌面,支撑身体。

    一旁的侍女仆役吓得魂飞魄散,纷纷冲上前来,却被李乐菱急忙摆手散去,“我,我没事。”

    她坐在位置上小声呼吸了一阵,脸色慢慢红润起来,将背倚靠在椅背上。

    “你没事吧?”

    柴翠翘有些担心地看着李乐菱,“要去叫学宫的教习过来么?”

    “不用,我只是...天生身体不太好。”

    李乐菱勉强笑了笑,但眉眼间的哀愁伤感却始终挥之不去。

    “身体不好,有病就得医。”

    柴翠翘认真严肃道:“我家大郎是全虞国乃至全天下最好的大夫,不管什么病都能治得好,你来我们保安堂....

    咳,差点忘了保安堂还没开。

    总之我让他给你看看吧。”

    “真的不用,我的病...不是能治得好的。”

    李乐菱微微一笑,眺望远方那热闹嘈杂的草场,

    脑海中浮现御医们无可奈何的表情,以及父母一次又一次的叹息。

    先天心疾,药石难医,

    李乐菱也不清楚,自己昨天几次三番恳求母亲允许她出宫观看学宫初试,真的是为了提前观察学宫环境,

    还是为了看草场之上,那些朝气洋溢、能够自由奔跑跳跃的同龄人。

    随时,都有可能心裂而死么...
新书推荐: 最强骚操作 帝国重器 我真没有喷人啊 我在忍界搞咒术回战 重生之繁花似水 我在坟场画皮十五年 我的人生可以无限模拟 掌控时光之龙 诡异:我能模拟命数 武侠:开局龙象般若大圆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