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侠仙侠 > 问剑 > 第四十五章 纨绔

第四十五章 纨绔

      嗡嗡——

      香囊不断震动,敲打着旁边的玉佩,

      程居岫表情微变,解下香囊,从中取出一枚长方形镂空铜片。

      “怎么了?”

      丁景山的表情终于严肃起来,沉声问道。

      “公羊教授那边在召唤我,虽然不知道具体发生了什么,但看频率,情况估计很紧急。”

      程居岫深吸了一口气,“我要过去一趟。”

      “我也去...”

      丁景山刚开口就被程居岫打断,“算了吧,你还要在秘书省当差呢,这次不知道要去多久。”

      “我和你去吧。”

      韩卿云从软塌上站了起来,对程居岫淡淡说道:“你飞剑速度太慢了。”

      说罢,她从头发间拔出两根铁条,用指甲在铁条上轻轻弹了两下。

      铁条立刻摊开延展,顷刻间化为两柄宽阔铁剑,悬浮在河面一米之上。

      “麻烦师姐了。”

      程居岫感激地拱了拱手,转身对李昂说道:“日升,我要出去一趟,你跟着队伍在驿舍里先住着,明天就有人过来接你们。

      有什么事情的话,可以去找...”

      “找我。”

      丁景山说道:“我白天在秘书省干一些文书工作,晚上回家。去秘书省或者义宁坊丁府,找门房,报我名字就行。”

      “麻烦景山了。”

      程居岫松了口气,朝韩卿云点点头,二人乘上两柄铁剑,朝东方飞去。

      呼——

      铁剑急速飞行所卷起的强劲气流,吹得水榭隔岸竹林剧烈摇晃,无数竹叶碎裂纷飞。

      眨眼功夫,二人的身影就消失在视线范围内。

      “唉,这都什么事儿啊。说好的同游醉芳楼呢?”

      丁景山重重叹了口气,一拍大腿,转过身来看向李昂,爽朗笑道:“日升是吧?

      你是居岫师弟,以后就是我的朋友了,有什么事情只管说话。

      我丁景山别的不行,声色犬马、吃喝玩乐还是很在行的。”

      ...老兄为什么你要把自己是个纨绔子弟的事情说的这么自豪啊?

      难道您就是一边说着“十分钟之内我要得到这个女人的联系方式”,一边手指指向观音像的奇葩富二代?

      李昂眼角一抽,还是诚恳地拱手道谢,“那就谢过丁师兄了。”

      虽然不知道义宁坊丁府到底是何方神圣,但能待在秘书省秘书郎这个职位上的,绝不会是没有任何本事的纨绔子弟,否则程居岫也不会与其交往。

      “好说好说。”

      丁景山对于“丁师兄”这个称呼颇为受用,乐滋滋地搓了搓手掌,“嘿嘿,也就是日升你年纪小了点,要不然今天晚上我就能带你去‘风月花柳场,纸醉销金窟’的平康坊长长知识。

      知道平康坊在哪么?就在东市以西。

      整个平康坊按区域分三个曲,北曲、中曲以及南曲。

      醉芳楼就在最高档的中曲,保唐寺向东第七家。

      新人不能乱进,因为按规矩,面生的新郎君要收加倍的钱,所以得叫个老手领路才能不被宰...”

      “三郎,不好了三郎!”

      正当丁景山眉飞色舞地给李昂科普着长安城风月场所的时候,一名青衣小厮慌乱地沿着长廊跑了过来,压抑着声音叫道:“今天朝廷退朝退得早,主人要去秘书省看你周国史籍编的怎么样,正在往那走呢。”

      “什么?我爹要来?”

      丁景山惊得差点跳起来,连忙朝李昂一拱手,“不好意思了日升老弟,为兄有要事在身先走一步,改天再聊。”

      “啊没事,丁师兄你去忙吧。”

      李昂还维持着拱手的姿势,丁景山已经拉着小厮慌不择路地向着驿舍出口跑去,一边跑,还一边费劲地从腰侧剑鞘里拔剑,“会不会来不及?我先乘飞剑赶过去...”

      “三郎不能乘飞剑啊,乘飞剑岂不是所有人都看到了,还是骑马吧,我去给你牵马。”

      “对对对,还是丁小七你想得周道。骑马好,无马不行...”

      丁景山和小厮消失在长廊尽头,

      李昂站在原地挠了挠头,

      怎么感觉...这个丁师兄这么不靠谱呢?

      画风和程居岫差得有点远啊?

      难道长安的二代们都是这个德性么?

      李昂咂了咂嘴巴,转身向着厢房走去,脑海里还在想着刚才韩卿云的话语。

      “我灵脉的卦象为‘含妄断兌珏’,可能可以在学宫的《太虚妙林经》、《灵宝智慧观身经》两本书上找到这一卦象的详细说明。

      不知道普通人能不能进学宫看书...

      啧,早知道刚才就麻烦丁景山了。

      等下次见面的时候再提这件事吧。”

      李昂随意想着事情,回到走廊,却看到宋绍元、翟逸明二人正站在自己房间的门口,神情有些焦急地敲着门,他们身后还站着眉头微皱的纪玲琅。

      “宋大哥?”

      李昂稍显诧异地走上前去,“怎么了?有什么事么?”

      “日升你去哪了?”

      宋绍元开口说道:“和我们一起来的雍宏忠还记得么?他前几天一直眩晕恶心,刚才突然在大厅晕倒、呕吐了,不知道怎么回事。”

      “雍宏忠?是那个身形瘦弱、体弱多病的襄州太守家公子?”

      李昂回忆了一下,

      雍宏忠和他同龄,是襄州太守的儿子,虽然天生口吃,但六岁时就能作诗赋,写出过不少好文章,在当地士林颇有名气。

      由于襄州与洢州的车队同路,两州学子这几天待在一起,彼此之间比较熟悉友善,

      不过通常是宋绍元、翟逸明、纪玲琅等人和他说话,讨论诗词什么的,李昂对他并不了解。

      宋绍元点了点头,“对,日升你能医么?”

      “能引起眩晕、呕吐的病症实在太多,得看过了才知道。

      等我一会儿,我拿个药箱。”

      李昂挠了挠头,走进屋子里,叫醒趴在桌上睡觉的柴翠翘,拿出药箱,让宋绍元带路前往大厅。

      长安城外的这座驿舍占地面积广阔,结构复杂,几人快步奔跑,赶到大厅,

      发现大厅里已经聚集了不少年纪相仿的考生,都在探头探脑地向着大厅中间张望。

      “医师来了,麻烦借过一下。”

      宋绍元和翟逸明仗着身高优势在前面开路,

      李昂挤出人群,却看见雍宏忠脸色苍白坐在凳子,旁边坐着一位明眸皓齿的襦裙少女,正拿着金属刺针,严肃而认真地刺入雍宏忠的头顶。

      已经有医师了?

      李昂一挑眉梢,止住了前迈的脚步,站在原地不动,饶有兴致地观察起了少女正在施展的针灸法。
新书推荐: 帝国重器 我真没有喷人啊 我在忍界搞咒术回战 重生之繁花似水 我在坟场画皮十五年 我的人生可以无限模拟 掌控时光之龙 诡异:我能模拟命数 武侠:开局龙象般若大圆满 我的娱乐王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