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侠仙侠 > 问剑 > 第三十三章 沙洮

第三十三章 沙洮

    魇人铃?

    李昂微不可查地犹豫一下,接过了程居岫递来的铃铛。

    那铃铛为青铜材质,古朴老旧,上面满是绿铜锈。本以为在触碰时,会将上面的斑驳铜锈轻易剥落,上手之后才发现,铜铃颇为沉重结实,仿佛有一股无形力量,在拉着它向地面贴近。

    异化物,李昂当然知道这是什么。

    学宫将各类妖邪分为四类,

    分别是动植物的“妖”,类人的“魔”,外表上没有生命的“异”,以及难以归类的“诡”。

    学宫和镇抚司,会对这四类妖邪进行信息收集、清缴追杀。

    这一过程中,有一些异类难以摧毁,或者摧毁后可能会造成巨大破坏,又或者是单纯利用价值,而被学宫和镇抚司保留下来,用妥善方式收容。

    必要时,学宫和镇抚司甚至可以利用这些已知的异化物,去对付未知的异类。

    魇人铃的编号,异——伍——陆柒肆,

    异代表其属性,伍代表其等级,陆柒肆则是其编号。

    在纸张下方,写着魇人铃的详细说明。

    【收容措施】:异——伍——陆柒肆·魇人铃,需放置在直径十寸的上锁铁箱中,储存于洢州城镇抚司机密库房内。魇人铃的使用,必须经过镇抚司团练使,或团练副使级别的同意。在团练使、团练副使无法行使权力的紧急情况下,可顺延至判官级别,但不可再向下顺延。

    【描述】:魇人铃有着类似于青铜铃铛的外形结构,材料为铜、锡、铅合金。该异化物在常规状态下处于长期休眠,但当被类人生物握持、按住铃铛顶部、持续摇动长达六次时,就会转化为激活状态,令距离使用者最近的一个类人生物陷入僵直停滞。

    持续摇动,则会一直保持僵直效果。

    僵直停滞的具体时间,取决于使用者与受试者的身体强度、心智坚韧程度、双方距离以及音波干扰。

    受试者体质越弱,心智越不坚定,距离越近,周围环境的音波干扰越小,

    则魇人铃的僵直效果越长,最长记录为三个时辰。

    据受试者(俱为死刑囚犯)描述,僵直状态下他们听到了从远方传来的缥缈铜铃声,心情陷入难以描述的宁静喜悦,有时,受试者甚至会要求再次对他们释放魇人铃,以沉浸在宁静祥和情绪中。

    多次实验证明,魇人铃的僵直效果,并不会对受试者造成难以逆转的负面影响。

    也不会受其他收容物,比如异——肆——玖贰捌·飨食编钟,或妖——肆——壹拾叄·默读桐的影响。

    在彻底探明其本质后,或许可以用于治疗遭受心灵伤害、陷入失魂病症者的长期计划中。

    【备注】:魇人铃于太平二年,发现于翀州城负责管理城隍庙的庙正——董丰茂家中。董丰茂一家五口,具死于魇人效果,现场未能发现打斗痕迹或异类气息。

    据推测,魇人铃可能与隋末乱世时消失的魔门教派——悟月寺有关,可能是该寺用于进行某种特殊仪轨的道具之一。

    仍需要进行进一步的调查。

    以上,就是魇人铃的所有说明。

    ‘真的是,异化物。’

    李昂握持着铜铃,下意识地咽了咽口水。

    既因为自己第一次接触到异化物,又因为纸张说明上,前一任铜铃拥有者董丰茂一家死亡的记载。

    “只要使用得当,再给你穿套贴身轻甲,就能应付绝大多数威胁了。”

    程居岫随意说道:“罗盘显示,沙洮村的妖魔气息并不算强,同样也是五级。

    镇抚司的一队甲骑具装士兵,加上我,再调用几十上百农夫猎户,完全可以应付。

    你只需要跟着我,治疗沙洮村的伤员就行。”

    “没问题。”

    李昂点了点头,“药箱也带来了。”

    “那就好,”

    程居岫提上铁箱,“牛判官,我们出发吧。”

    牛温书点点头,按照镇抚司的规章制度,调用弓弩箭矢、士卒马匹、嗅探猎犬,并留下文书证明,最后,领着一支四十人的骑马队伍,驶出城外。

    ————

    骑在战马上飞速奔驰的感觉并不算好,不断颠簸摇晃,不断强风扑面,根本不像想象中那么轻松。

    李昂拉着缰绳,努力回忆以前在州学里学到过的骑马技巧,勉强跟在队伍后面。

    十五里的距离不算近也不算远,越过桥梁,驶过山路,在日上三竿的时候,镇抚司队伍顺利抵达了沙洮村的村头。

    终于到了。

    李昂长松了一口气,背着药箱,从鞍鞯上翻身下马,暗自庆幸自己刚才没从马背上跌落。

    程居岫与牛温书跳下马背,动作干脆利落。众兵卒刚一落地,就开始警戒四周,观察道路地形,并由一名斥候骑马进入沙洮村。

    “这就是沙洮村么...”

    程居岫站在乡间土路中间,眉头微皱,观察着前方这座依山而建的平凡乡村。

    正值中午,村落里面却没有多少生火做饭的炊烟。

    田间地头,也看不到干农活的农民。

    片刻,斥候返回,报告沙洮村的村长周平春,已经将村里伤员集合了起来,等待救援队伍到来。

    “走吧。”

    乡间小路崎岖,腰侧系着长剑的程居岫走在最前面,带领众人步入沙洮村。

    村落中心的水井旁,站满了整个村子上百户村民,每个人的脸上都写满了惊慌失措。

    水井旁边,还铺着七张凉席,每张凉席上各躺着一名伤病。

    随着镇抚司队伍接近,一个体型中等、留着山羊胡的中年男子,急忙挤出人群——他穿着金钱图案的绸衣,和周围衣衫老旧的村民形成鲜明对比。

    程居岫随口问道:“你就是沙洮村的村长?”

    “是在下。在下姓周,名平春。”

    周平春的脸上挤出谄媚神情,无比恭敬地讨好道:“按照上官的吩咐,我把所有村民都叫了过来。

    判官您来了,沙洮村就太平了。

    判官您来了,青天就有了。”

    “我不是判官,他才是。”

    程居岫见多了这类谄媚乡绅,没有多做理会,而是转头看向李昂,“日升,这些伤员,能医么?”
新书推荐: 最强骚操作 帝国重器 我真没有喷人啊 我在忍界搞咒术回战 重生之繁花似水 我在坟场画皮十五年 我的人生可以无限模拟 掌控时光之龙 诡异:我能模拟命数 武侠:开局龙象般若大圆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