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侠仙侠 > 问剑 > 第八章 油灯

第八章 油灯

    “好。”

    看李昂态度坚决,于淼水倒也干脆,双手一拍椅子扶手,抄起折扇,起身向屋外走去。

    艾荣犹豫一下,还是收起了乙版契约,临出门前,轻声提醒道:“日升,于医师交游广泛,在当铺、钱庄、寺庙都有旧友。你还有一个多月就要参加省试了,还是不要分心为好。”

    “日升明白。”

    李昂点了点头,艾荣这句话是提醒他两点。

    一,于淼水在当铺、钱庄都有关系,别想着从其他地方借贷

    二,于淼水真正顾忌的,是李昂的士子身份。如果他没有州学士子这重身份,于淼水早就巧取豪夺,想办法抢占保安堂了。

    言尽于此,艾荣拱手离去。

    看着二人淹没于街道中的背影,柴翠翘气愤地咬着牙,焦急道:“少爷...”

    “急什么。”

    李昂摇了摇头,走上前去把正门关好,“他们手上有画押过的正经契约,衙门那里也有备份。

    程序、理由,都正当无比。

    总不能硬拦着不放他们走吧?”

    “可是...”

    柴翠翘一跺脚,“那是一百五十贯啊!”

    “我知道。”

    李昂搭上门栓,拍了拍手掌,转过身来看着自家女仆,笑着说道:“好了,这事情我自有办法。

    今天就这样吧,你先去烧火煮饭,准备做菜,我把这卷书放好了就出门买菜和水果。

    回来得急,答应你的奉化蜜桃还没买。”

    “...少爷您心真大。”

    柴翠翘真心说道,不过李昂的沉着自信倒是让她不再那么紧张,急忙叮嘱道:“奉化蜜桃要软而不烂的,太过软烂就不好吃了。”

    “知道了知道了。”

    李昂摆了摆手,打发小女仆去烧火做饭,自己将《上清灵感章》带到书房,和家里剩下的其他卷轴书放在一起,出门向北。

    一百五十贯。

    这确实是一笔不小的款项。

    在洢州城,可以修十五口水井,盖三间凉亭,买两匹上等好马,需要一个底层家庭不吃不喝辛苦劳作整整四年,才能攒到。

    李昂先去洢州桥桥头转了一圈,看了眼桥头处,木质告示牌上的一张张悬赏,又去城南码头观察一番,看了看那里辛苦劳动着的码头劳工,沿途漫不经心地思索着。

    一百五十贯减去四十一贯,还有一百零九贯的缺口。

    他并不打算麻烦隔壁宋姨,虽然宋姨她们家的兰生楼生意很好,一百贯凑凑也能凑出来,但平日里麻烦宋姨的已经够多了,父母葬礼的钱还没有仔细算过。

    他也不打算找蒲留轩。

    蒲留轩才刚接到学宫恢复教授职位的书信,而于淼水利用杏林会打算买下保安堂,目前用的还是正当理由,找不出干涉借口。

    至于自己利用学宫弟子的身份,对于淼水施压...

    好吧,李昂目前还不是学宫弟子,连预备生都不算,只是有举荐信而已。

    何况要是让外界知道自己利用学宫举荐信,去做一些事情,指不定会生出什么事端——说不定就有人出于嫉妒,或是为了抹除竞争威胁,而向官府举报。

    对方既然出招,那就接招好了。

    洢州城的一天观察下来,李昂已经有了把握。

    ————

    “服日月之精,奔二景之妙,妙极之宝,宝之最高...”

    “凡行妙化,当先化身,化身者先志道...”

    夜已深,李昂就着油灯的光芒,读着卷轴书上的晦涩文字,每读一会儿,就要停下来闭上眼睛休息。

    文字的玄奥难懂是一方面,油灯的昏暗则是另一方面——虞国原本使用的油灯,是像莲花造型的,分两个碟,下面的碟注水,上面的碟盛油。

    使用时,点燃油碟里的灯芯,由于下碟装有水,灯芯温度不高,燃烧速度自然减缓,从而减少油灯的油耗,延长燃灯时间。

    这种省油灯,是油料稀缺昂贵的被迫无奈之举,直到五十年前学宫改进工艺,发明了玻璃和新式炼油法,才有了新式的玻璃油灯。

    有玻璃灯罩防风,可以通过旋钮来控制灯芯缩短或延长。

    在省油之余,还能控制亮度。

    已经接近李昂记忆里的近代油灯了。

    “不过,还是太暗。”

    李昂揉了揉发酸的眼睛,将《上清灵感章》放在桌上。

    读不懂啊。

    跟天书似的,每个字都认识,连在一起就完全懵了。

    说好了看修行典籍,能感受到体内阵阵热流呢?

    李昂犹豫片刻,站起身来,在房间里轻轻跳了两跳,又摆了中小学生广播体操的造型,

    从《初升的太阳》、《雏鹰起飞》,到《时代在召唤》、《舞动青春》,

    从伸展运动,到拉伸运动,

    甚至还倒立了一下。

    完全没有热感。

    同屋不同床的柴柴早已睡去,听到动静又迷迷糊糊地转过身来,身子缩在被窝里,只露出一张白皙的小脸,闭着眼睛,轻声说梦话,“少爷...你要上厕所啊...”

    “会不会说话?”

    李昂脸一黑,从倒立状态恢复,拍了拍手掌上的灰尘,轻声道:“快睡快睡。”

    “哦。”

    柴翠翘如蚕茧里的蚕宝宝一般,扭着扭着翻过身去,不一会儿就传来了细微呼吸,以及小声梦话,“樱桃毕罗,嘿嘿,荔枝,嘿嘿,豆沙粽子,嘿嘿...”

    做梦都是吃的,这女仆没救了。

    李昂无奈地翻了个白眼,转头看向桌上半闭合的卷轴书,揉了揉生疼的眉心。

    说好了穿越者自带金大腿呢?别说金大腿了,给个金手指也行啊?

    难道是还没触发成功?

    李昂深吸了一口气,闭上眼睛,在意识海洋中默默念道,“系统?系统?”

    毫无反应。

    “深蓝?风灵月影?修改器呢修改器呢?救一下啊!”

    还是毫无反应。

    李昂睁开双眼,平息了几秒钟气息,在房间里凝重迈步,逆时针走正方形,同时嘴唇微动,“福生玄黄仙尊,福生玄黄天君,福生玄黄上帝,福生玄黄天君...”

    等待片刻,依旧...毫无反应。

    好吧,我就知道。

    李昂一拍脑门,无奈地接受了现实,将卷轴书用细绳系好,悬挂在床头,再关闭油灯,躺上房间里的另一张床。

    心底想着学宫、修行、水井、一百五十贯,昏昏沉沉睡去。
新书推荐: [原神]在毛子国送外卖的我被愚人众看上了! 从横滨社畜到首领情人[主文野] 当咸鱼穿到无限世界后 (重生)星际农场有点甜 死贫道不如死道友 我死后渣攻们都疯魔了 穿成渣男皇帝后与便宜脑婆一对一 双穿之团宠小夫郎 我与煞星相依为命 为了和平,兽王他自荐枕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