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侠仙侠 > 问剑 > 第五章 学宫

第五章 学宫

    李昂的纠结并没有持续太久,他轻咳一声,转头对关丽姝问道:“婶,家里有布么?不要丝绸,普通的麻布和棉布就行。还有剪子。”

    “都有都有。”

    关丽姝点了点头,转身走进里屋,不一会儿就拿着一匹麻布和一把剪子过来。

    李昂让关丽姝把麻布和剪子放在庭院的石桌上,自己抄起剪子,剪下一块三角形的布。

    在一家三口好奇的目光中,李昂拿起布的一端,绕过小孩的脖子后方,垂到胸前。另一端则下拉到对方的手臂下方,用三角布的垂直线,包裹住刚完成脱位复原的手臂,最后将三角布的两端系在一起。

    骨折三角巾就这样完成了。

    李昂后退半步,观察了一下效果,满意地点了点头,说道:“这块三角巾需要带上一周,期间小儿手臂不能再受到牵拉,可以正常洗澡睡觉,要活动的时候记得把三角巾戴上。”

    他絮絮叨叨地向蒲留轩与关丽姝交代了一大堆有的没的医嘱,顺便嘱咐以后要尽可能喝煮开过的水,不喝生水云云。

    等说的差不多了,关丽姝便抱着昏昏沉沉的孩童回屋去了,留下师徒二人在庭院里。

    “滋溜。”

    口干舌燥的李昂,喝了口已经冷了的茶水。不得不说渠江薄片的味道确实不错,醇和浓厚,难怪卖得这么贵,两小罐估计要四五百文。

    看来得想个办法把宋姨的人情还了才是...

    “日升啊。”

    蒲留轩稍的声音,打断了李昂的思索。

    “先生您说。”

    李昂放下茶杯,正襟危坐。

    蒲留轩随意问道:“你的骨伤技艺,是从哪来的?”

    来了。

    李昂心底一动,这个时代医生的骨伤技术相当有限,他不可能说这是家传技艺。

    他清了清嗓子,说出早已准备好的腹稿,“是弟子自学得来的。”

    “自学?”

    “是的。”

    李昂平稳道:“这段时间学生一直在家守孝。一次喝鸡汤时,学生把每块鸡肉都吃的干干净净只剩骨头。学生本来想把这些骨头都丢了,却意外发现,许多鸡骨头的首尾两端,都有凹槽和凸起,彼此相互连接,形成整体。

    而那些独立在外的骨头,则通过筋膜、软骨、肌肉等连接。

    只要找到规律,就能把一堆零散鸡骨,重新拼凑出鸡的轮廓。

    于是学生就猜想,是否能用这种方式,也还原出其他生物的骨骼结构。

    学生从酒楼买了鱼、青蛙、鳖、蛇等制成的菜肴,经过分解与拆分,发现一些很奇妙的事情。

    比如,青蛙的舌骨为软骨,且不与其他骨头相连接;乌龟的背、腹甲有内外两层;无毒蛇的头骨一般呈卵圆形,有毒蛇的头骨一般呈三角形...”

    李昂顿了一下,缓缓说道:“而在对动物骨骼的一次次分析之后,学生认为,也许可以用动物骨骼的经验,推广到人身上。

    既然每块骨骼都有其形状、规律,那么遇到一些骨伤患者时,只要因症正骨,将骨骼恢复成原位,就可以医治伤痛。

    刚才治疗驹儿的手法,就是学生通过揣摩自己手肘骨骼,悟出来的。

    另外,学生还发现,只要用拳头轻轻锤击翘起来的腿的膝盖骨下方,就能让人不受控制地想要弹腿。

    虽然不知道这背后的原因,不过应该也和骨骼脱不了关系。”

    李昂翘起二郎腿,给蒲留轩表演了一下膝跳反应,其实膝跳反应是和神经反射有关,不过唬人嘛,不用在意那么多细节。

    蒲留轩下意识地也想翘起二郎腿,不过立刻反应过来,要维护师道尊严,掩饰尴尬地轻咳了一声,沉稳地点了点头,“不错,不错...”

    他点着头,沉默了一下,忽然间脸庞微微绷紧,严肃而认真地注视着李昂,“日升,你有没有想过...去学宫读书。”

    学宫?!

    李昂的眼皮猛地跳了一下,这个词汇对于任何一个虞国人都有着特殊的魔力。

    天下到处都有学宫,洛阳的丽正学宫,龙溪的松洲学宫,庐山南麓的白鹿学宫,然而能以没有任何前缀进行称呼的,只有一所。

    长安学宫。

    学宫的历史可以追溯到前隋文帝,当年隋文帝南下灭陈朝,终结了中原近三百年的分裂乱世,对外镇压四方蛮夷,对内初创三省六部,推行科举,削弱世族,并在长安城西面,建造了一所规模庞大的学院,吸纳天下英才。

    学宫不止教授儒学经典与诗词歌赋,更重要的是,学宫宗旨中的一条是格物致知。

    致知在格物,物格而后知至。

    在这条宗旨的引导下,学宫以研究天地之理为纲,以造福生民为准,研究天象,考察地理,收集生物,编纂图志,钻研数学,改进铁器锻造工艺、纺织工艺、染色工艺、榨油工艺、制糖工艺、造桥工艺、造纸工艺...

    正是有了学宫的存在,前隋才能延续百年,在其末代皇帝遇刺身亡、催生十八路反王六十四路烟尘之前,还拥有两万万人口。

    而在前隋灭亡之后,继承了前隋大部分遗产的虞国,也并没有废弃学宫,反而扩大其规模,让学宫成为虞国统治最重要的支柱。

    洢州城那从不堵塞的河道,行驶在河面上的重型货船,平民吃的糖块,家家户户用的煤炭,书生手里的册页书(前隋与虞国前期使用的都是卷轴书),精美轻巧的钱币,难以仿造的飞钱...

    虞国人吃的,用的,穿的,都和学宫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

    那座学院,是知识与理性的圣殿,是发明与创造的源泉。

    “想...是想过。”

    李昂说道:“不过,好像那很严格吧...看报刊上说,学宫每年只取数百人。

    虞国学子如果想要考入学宫,就得与十道六百余州府的所有同龄人竞争。每个州府,每年省试,只有前十才有资格晋级。

    而就算晋级了,还得去长安,与长安城中从小接受最好教育的王公贵胄竞争,争夺那十取一的入学名额。

    并且,学子一旦超过十八岁,就自动丧失考入学宫的资格。”

    虞国人口前些年就已超过六千万户,四万万人,而学宫每年只取数百适龄的少年少女。

    这种竞争难度...比李昂的异世界记忆中,高考生千军万马挤独木桥还要惨烈。
新书推荐: 最强骚操作 帝国重器 我真没有喷人啊 我在忍界搞咒术回战 重生之繁花似水 我在坟场画皮十五年 我的人生可以无限模拟 掌控时光之龙 诡异:我能模拟命数 武侠:开局龙象般若大圆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