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侠仙侠 > 问剑 > 第九十二章 面圣

第九十二章 面圣

    “少爷”

    柴翠翘一脸担忧地看着李昂,立刻端来脸盆毛巾,用热水给李昂擦去脸上冷汗。

    她能看出李昂脸上的不适表情,不是为了院子里嘈杂的道贺声烦忧,而是物理意义上的疼痛。

    李昂用力揉着眉心,松了口气,从床上慢慢坐了起来。

    ‘潜伏在我大脑中的墨色丝线暂且称其为墨丝好了,起到了灵气桥梁的功能,连接着大脑两端断裂的灵脉。’

    李昂默默想道,‘正因如此,我才能绕过【颅中断剑】的卦象限制,完成灵气初导、突破至感气境。

    但问题在于,墨丝到底是什么?

    它有什么作用和危害?’

    墨丝是焦成从剑仙衣冠冢中拿出来的,焦成一群人全死于地窟之中,他们之前收集的资料不知所踪。

    ‘当时走的匆忙,根本来不及仔细观察整座地宫里还有什么,比如剑仙留下的书册之类。

    而现在,鬼市下面的那座地窟,肯定也已经被镇抚司发现,说不定已经在紧锣密鼓地挖掘当中。

    不可能返回那里,重新寻找线索。’

    李昂心思急转,由于前隋时期修士们滥用异类,不仅用异化物辅助修行,

    甚至还有魔道将异化物直接植入身躯、与异化物融为一体通过特殊仪式,能让人直接获得异化物的特殊能力,

    而且没有原本的限制,可以大幅度增强实力。

    唯一的负面作用就是,修士会逐渐丧失人性,被异化物感染同化,堕落为【魔】类。

    前隋末期,愈发肆意妄为的修士,对百姓造成了极大伤害,直接导致了前隋崩塌,开启了极端残酷的乱世。

    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

    学宫、虞国,对异化物的态度都极为谨慎,甚至可以说有些矫枉过正。

    任何将异化物植入身体的行为,都会与【魔】联系在一起,坚决不被允许。

    就算是腿断了,想要用异化物接上,都要受到高度怀疑。

    正因如此,虞国的人体医学才会进展缓慢修士很少生病,也很少会解剖人体,研究人体机能原理。

    如果让学宫发现了墨丝不知道会怎么处理。

    李昂深吸了一口气,松开了渐渐没那么痛的眉心,对担忧不已的柴翠翘笑了笑,“我没事。”

    柴翠翘依旧能看出李昂的烦忧,但李昂不想说,她也只好点了点头,“嗯。”

    “对了,这水怎么是热的?”

    李昂随口指了指脸盆里的热水问道,他们刚回家,还没来得及烧热水。

    “哦,热水是从黑木瓶里倒出来的。”

    柴翠翘从房间角落里,拿出了一个和李昂异界记忆中保温瓶有七八分相似的木质瓶子,“就是这个。琳琅小姐送的。”

    这个木质瓶子就是保温壶,是北芜的白民蛮族卖到长安的产品,能长时间保温热水,最少七贯钱,贵的十几贯。销路很好,想必背后肯定也有权贵支撑。

    李昂在洢州的时候就想买一个,他拿热毛巾擦了擦身上冷汗,不去再想烦心事,倒头就睡。

    转眼醒来时,窗外天色已是晚上,

    院中传来嘈杂声响,宋绍元敲门道,“日升,快起床,学宫放榜了,皇宫的马车估计快到了。”

    “这就来。”

    李昂吸了口气,在柴翠翘帮助下,换上崭新衣服,推门而出。

    院子里不仅有宋绍元、翟逸明等人,还有纪玲琅和杨域。

    “李兄!”

    刚一见面,杨域就眉飞色舞地拱手道:“杨某人能结识李兄,能沾上点李兄的福气,当真是三生有幸啊。”

    “七郎你考过了?”

    李昂看到杨域脸上的喜上眉梢表情,下意识问道。

    “七百二十一。”

    杨域一甩衣袖,正色道,“最后一名,堪堪压线。”

    “恭喜恭喜!”

    李昂真心实意地拱手道喜,转头看向淡淡微笑的纪玲琅。

    “四百零三。”

    纪玲琅微笑说道:“能过就好。”

    终考两千五百人只取六、七百。

    他们这群人里,参加了终考的李昂、纪玲琅、杨域成功考过,关系比较近的雍宏忠也顺利过关。

    杨域知道李昂想问什么,直接挥了挥手,让仆役拿来了一卷墨迹还未干的宽幅纸张。

    “这是刚刚从朱雀门告示牌上,摘录下来的具体名次。”

    杨域说道:“这个名次不仅仅是终考这一场,还包括了前面的两场考试。”

    纸张上,第一第二是洢州李昂与幽州何繁霜,长安裴静第三,雍宏忠第十四,除此之外熟悉的名字还有那位御医之女邱枫,

    没看到那位仇景焕,想来是落榜了。

    “学宫立校三百年,洢州从来没人拿到过状元,日升你也算是头一遭了。”

    纪玲琅笑道:“等会儿进皇城面圣,陛下按例肯定要询问你一番的,想好要作什么诗词了吗?”

    “这”

    李昂张了张嘴巴,差点忘了还有这一出。

    按照往年惯例,皇帝设宴接见学宫弟子的时候,是要挑状元和看得顺眼的学子上前询问的,让学子作几首花团锦簇的诗,吟几首恢弘大气的赋。

    如果皇帝本人性格比较随和,说不定还会拿过琵琶为之伴奏,以示君臣融洽。

    “作诗我不擅长啊。”

    李昂摇头苦笑,他是真不会,

    总不能上去吟“待到秋来九月八,我花开后百花杀。冲天香阵透长安,满城尽带黄金甲。”吧?

    这是否有点

    “实在不行还能表演其他才艺嘛,走个过场即可。”

    杨域思索道:“日升你会唱歌跳舞吗?”

    我会rap行不行。

    李昂挠了挠头,自己最擅长外科手术,要不然在殿前给皇帝表演个解剖小白鼠?

    “这有何难。”

    正当众人纠结之际,一旁的燕鳞嫡长子笑着从怀里掏出了一叠有些老旧的纸张,“李小大夫,这是你以前作的、托我帮你保管的诗。”

    “嗯?”

    李昂接过这叠纸,上面写着许多诗词,风格、字迹各不相同。

    他抬头看了燕鳞长子一眼,立刻反应过来燕府知道他不会写诗,就把国公府上文人平日攒下的诗句都送来了,如果殿前皇帝询问,随便报一首就行。

    都是自己人,也不会出去乱传。

    “多谢燕大郎。”

    李昂咳嗽一声,接过诗词仔细端详。

    “阿娘。”

    晚风略冷,光华公主李乐菱在宫女们撑起的防风帷幕下,来到太极宫两仪殿中。

    “乐菱,”

    正在和儿子李惠坐在两仪殿侧殿里聊天的薛皇后站了起来,走上前来,心疼地捧住李乐菱冰冷的手掌,“怎么才回来,邱医师说了,吹多了晚风对你身体不好。”

    “今天学宫终考嘛,多看了会儿放榜,还挺热闹的。阿耶呢?”

    李乐菱娇憨地在母亲怀里撒了会儿娇,才稍微端正一些,朝同父同母的四哥李惠行了一礼。

    “阿耶在正殿里和山长、阿兄、阿舅、大臣们商量呢。”

    四皇子李惠微笑说道。

    “不是马上就要办接见学宫弟子的晚宴吗?”

    李乐菱好奇地朝两仪殿正殿里张望了一眼,只见皇帝正一脸严肃地在桌面地图上用力指着,身旁站着山长、太子,以及中书令薛机(同时也是薛皇后的兄长)、门下侍中东方录、尚书左仆射裴肃等一干重臣。

    一群人沉声讨论着什么,隐约间能听到什么“用兵”、“疟疾”之类的词汇。
新书推荐: 最强骚操作 帝国重器 我真没有喷人啊 我在忍界搞咒术回战 重生之繁花似水 我在坟场画皮十五年 我的人生可以无限模拟 掌控时光之龙 诡异:我能模拟命数 武侠:开局龙象般若大圆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