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侠仙侠 > 仙宫 > 第两千二百九十一章 另寻出路

第两千二百九十一章 另寻出路

    “多谢大人救命之恩,大人您实在是太强大了,若非您在这里,恐怕我们几个都得死了。”

    “你们现在也得死!”

    “什么?”

    这几个魔螳高手还没有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就被叶天顺手给一起端了,没办法,蚊子腿再小也是肉,现在他可是一点也不挑。

    在解决了这里的混乱之后,叶天又开始将目标转移到其他地方,快速地去清扫一个个又一个个战场,就像是一个尽职的清道夫,将原本有些脏乱地街道打扫干净。

    只不过他这个清道夫打扫的方式就比较简单暴力了,也不管是哪个种族的阴噬兽,反正遇到他了通通倒霉。

    一时之间整片区域的阴噬兽都被吓住,它们不明白魔螳族怎么又出现了一个这样的疯子。

    还有不少强者不信邪,竟然主动过来围捕叶天,叶天也乐在其中,正好省了自己的力气去寻找高级阴噬兽追杀了。

    一片苍凉的星原之上,叶天静静地伫立在一座孤峰之巅,在他站立的这座山峰之下已经有密密麻麻的阴噬兽尸体堆积如山,除了已经堆积到了他的脚下,远处更是满眼的尸身。

    现在是由他一己之力推动了整整三大阴噬兽种族的全面大战,并且战场核心就在这片死亡荒原上。

    三种族里虽然魔蛛一族的老巢被端了,但是人家占据的地盘还是很宽广的,依旧还有很强的势力存在,现在的大战已经关系到了整个种族的存亡,所以哪怕是很多的魔蛛大将都已经阵亡之后,他们依旧会自发的组织起队伍展开战斗。

    只不过因为缺乏有威望和实力的高手指挥,因此魔蛛的队伍往往更加松散,缺乏有效的配合。好在这三族的文明还不怎么传播开化,基本上额度处于同一层次的大乱斗,因此魔蛛也不算太吃亏。

    看着外面已经打成一锅粥的战局,叶天也忍不住笑了起来,这样的形式越混乱,那他的威胁就越低,到时候三大皇者彼此之间都斗得不可开交,不管怎么说他叶天都没有突破到五级,所以基本没什么威胁性,皇者们又怎么会顾得上他呢?

    虽然外面是大乱斗,不过那些阴噬兽们都识趣地没有往中间的星原上靠近,因为黑云之下是叶天的地盘。

    实力差点的一二级乃至三级阴噬兽都在各自的范围内作战,只有上了四级的阴噬兽才有一个进入到广袤的荒原上,当然也不排除一些自认为很有实力的三级阴噬兽想要来这里闯上一番。

    这一次已经集结了十只气息强大的四级阴噬兽朝叶天扑杀过来,这十只阴噬兽竟然包含了三大种族的魔螳、魔蛛和骨鲲。

    原本这些傲气的家伙还想凭借着各自的实力单挑叶天,但无数次的事实残酷的证明了这种事只能是幻想而已,现在他们为了能够尽快的解决掉叶天,已经可以暂时放下阵营仇恨团结起来了。

    皮糙肉厚的骨鲲打头,两头壮实的骨鲲化作本体的模样蛮横地冲撞过去,而稍微靠后的则是魔蛛与魔螳快速的跟进。他们都是迅速的机动力量,短期爆发力极强。

    两头骨鲲联合在一起,身体的气息开始链接在一起,整体防御力量显著有了增强。

    其他的魔螳与魔蛛也彼此之间相互配合,攻击防御都有明显的提升,这也让叶天对他们更加了解,只不过这样的配合却只适用于这些高级的阴噬兽,普通的阴噬兽基本上看不到什么配合。

    虽然眼前这些阴噬兽已经非常强大,尤其是彼此配合之间做的也算不错,不过对于叶天来说却是和正常杂鱼没有多少区别,到了他这种程度,普通的数量的增加已经到对他没有什么意义了。

    面对着两头骨鲲的怒吼,叶天的左手食指与中指在右手横握的交锋上轻轻抹过,随后手中混沌之剑光芒大作,直接一剑斩出。

    这一剑,横劈整个宇宙,在他收剑的那一刻,原本已经爆发出气息的十只阴噬兽全都戛然而止,停留在原地再难前进分毫。

    不仅是他们,就连一大片在这道剑气上的的阴噬兽们也都停止了,就像是时空静止一样。

    叶天伸手对着前方一点,转瞬之间所有的阴噬兽就全部碎成了两半掉落在地上。

    远处的阴噬兽战场也出现了不小的骚动,还活着的那些阴噬兽全都被叶天的这一手镇住,全都开始往更远的距离转移,一时间整个战场都因他一人再次改变。

    见到这一幕,叶天心中表现得十分平静,在直觉上他已经感觉到了一股压迫感,仿佛世界末日的气息正在来临。

    叶天恢复了

    心神之后开始坐在山巅,然后将整个天空中所有的黑云全都吸入到自己的体内,浑厚的黑气不断滋养这他体内的血魔法则,让他的血魔境界不断地突破,隐隐的已经达到了四级巅峰的状态。

    现在叶天体内的两种法则都已经处于四级巅峰状态,本源创世法则法则没有任何突破的迹象,但血魔法则却此刻有了突破的冲动。

    叶天平静的内心隐隐有些激动,他没有任何犹豫地尝试着冲击五级至境,在两种法则的的融合交叉之下,他已经逐渐理解了五级境界的所有信息。

    只不过在一遍遍的冲击之下,叶天都在失败,整个天地宇宙配合着他的冲击,向大道发起挑战,每当他冲击境界之时,宇宙都开始微微震动,同时死亡星原上出现电闪雷鸣,一时间山河咆哮。

    “问题究竟出在哪里呢?”

    叶天冲击了几次之后便停了下来,因为现在他依旧陷入到了瓶颈之中,分明两种法则他都提升到了巅峰,而且也刺破了五级的迷雾,已经将五级境界感悟摸透了。

    如此程度的准备,无论怎样都应该是足以冲击五级至境了,为何就是不能成功?

    难道五级至境就只能天生而不可后天冲击吗?

    叶天不相信这个结果,就算没有那条路,他也要先走出来才行!

    反正开创性的东西他也没少做。

    叶天将自己经历的所有事情全都快速想了一遍,尤其是在自己进入到终极宇宙之后发生的事,想要从这里面来找出五级的线索在哪里。

    所有的事情都在飞速的过去,不过叶天一时间还是难以找到思路,心里也出现了一些焦急。

    突然,叶天停了下来,平静的看着远方。

    风声,一道微风吹了过来,将他的发丝微微吹起。

    “现身吧,让我看看是哪位大人物到了!”

    叶天并没有站起来,说话也像是在自言自语。

    “你觉得我会是谁?”

    一个身穿玄衣锦服的男人缓缓地从空中浮现,他出来的那一刻一切都静止了,远处数不清的正在战斗的阴噬兽们全都禁止在空中,而山峰之下堆满的阴噬兽尸体也在顷刻之间灰飞烟灭,一切都变得安静下来,只有叶天听得到自己的呼吸声加快了一点。

    玄衣男子虽然在微笑,但面容里充满了威严和压迫感,光是目光就让叶天感觉到皮肤上有些灼热,而在他方正的脸上还留着一道悄悄地伤痕。原本以这个男人的实力应该轻易就抹除这道伤痕才对,但不知为何他却一直让他留着。

    “骨鲲皇帝天刑,我想也只能是你了!”

    叶天站了起来,对于这样的对手他还是需要保持一下尊重的。

    若是别的阴噬兽如此傲慢,天刑估计已经轻易地将他捏死了,不过对于这个叶天,他却觉得是一种特色而已。

    “你难道不怕我吗?”

    天刑大步地走了过来,天然带着霸道。

    “怕和不怕有区别吗?不都是要和你们战一场吗?既然如此,那又有什么好怕的。”

    面对天刑的压迫感,叶天依旧平静地看着对方走过来,根本就没有后退的动作。

    天刑听了他的话之后顿时哈哈一笑。

    “真是个奇才,是你杀了红魇和黑三吧,那可是我的得力手下啊。原本我还挺愤怒的,打算亲手收拾了你。不过又听说连黑白双戟,蛛后以及天罚分身都因你而死的死伤的伤,这倒是让我惊讶啊。你真的有那样的本事?”

    “废话真多,我有没有那个本事你不是最清楚吗?既然是来找我麻烦的,那就动手吧,让我领教领教五级皇帝有什么不一样的地方。”

    叶天现在突破无果,已经处于停滞状态,没想到第一个来找他麻烦的竟然是天刑,这次让他挺意外的。

    不过这反而是给他一个机会,让他可以好好的和五级高手较量一番,虽然这个过程十分冒险,不过对他的成长性也是最大的,只有最艰难的险境才能最激发人的成长。

    “好小子,有胆色,我很喜欢。”

    天刑似乎是一个天生的豁达气质,举手投足之间充满了君王的风范,整个人比较豪放。

    “不过,我出手向来不会留情,你可要想清楚!”

    “你不会留情,难道其他两个就会对我留情了吗?你还是放马过来吧,说不定我还能赢你!”

    后面一句话叶天自然是知道基本不可能的,不过万事无绝对,万一自己突然就顿悟了,当真一剑将天刑杀了也说不定。

    “很好,若是你能在我手下走过三个回合,我就告诉你成为五级超脱境强者的秘密并且愿意和你合作,你看如何?”

    “此话当真?”

    叶天的眼神顿时就亮了,面对这个爽朗霸气的天刑,他并不觉得对方是在骗他。

    “我说话一向当真,就算最后我真被你一剑给劈了也是我技不如人。不过想要我告诉你这个秘密,前提必须是你能够接下我三招,否则你是无法得到我的认可的。”

    天刑身上的气息已经变得充满了杀意,仿佛一个战斗魔神正在觉醒,他知道叶天是不可能拒绝他的,因为对方只有这么一次机会。

    “好,那就让我来领教你的本事。”

    叶天深吸了一口气,浑身的力量正在急剧增长,哪怕天刑只对他出手三次,但这也是他有史以来面对的最强劲的对手了,一旦自己有一招没接住,恐怕瞬间就得烟消云散。

    若是自己能够找到突破的线索,叶天也不会选择如此冒险的方式了,现在想别的都已经没用,必须得全力以赴。

    “准备好了吗?”

    对面的天刑虽然气息上已经变得十分狂暴,但依旧表现得像个君子,丝毫没有耍阴招的打算。

    “来吧,天刑陛下!”

    既然人家尊重自己,叶天也不是不识趣的人,在决战之前总得体现自己的风度。

    “那就先接我这一招!”

    天刑的双眼之中瞬间散发着橙黄色炽热的火焰,浑身就如同在熔岩中爆发的绝世巨猿,挥舞着硕大的拳头对着叶天的脑袋就砸了下来,整体动作行云流水没有丝毫拖沓。

    天刑才刚刚弹起来,拳头还没有落下,叶天身后的星原乃至背后的数个宇宙就被散发出来的力量蹦得稀碎,处在叶天身后空间的那些密密麻麻的阴噬兽们也不管是哪个种族的倒霉蛋,全部都悄无声息地破碎成灰飞了。至尊皇者的实力是如此的恐怖!

    叶天已经在这道拳头之下感受到了死亡的威胁,也许对方这第一招只是热身而已,但自己却需要全力以赴了。

    “创世一剑!”

    叶天体内的万千宇宙法则疯狂涌动着,以混沌法则为中心,所有的旧时代法则缠绕在一起,又融合着本源力量,随后一把崭新的创世之剑出现在他的手中。

    这一剑,只有勇往直前,没有后退可言!

    在天刑的拳头落到一半的时候,叶天不退反进,双手举起创世之剑猛然跳了起来对着对方的拳头劈了下去。

    两道惊天动地的力量瞬间碰撞在一起,只是接触的短短一瞬,叶天就感觉自己的五脏六腑被一道熔岩烈焰冲进来拼命的灼烧,这种感觉就像是自己随时会被烧死一样。

    这种命悬一线的感觉已经好久不曾出现了,手上的力量也是让他虎口撕裂,鲜血流淌下来融入到创世之剑中。

    只不过创世之剑也难以承受如此力量,已经开始破碎了。

    “给我挺住!”

    叶天在心中拼命地呐喊了一句,现在自己经历了数不清的磨难才走到这一步,要是此刻泄了气可就什么都没有了,之前的苦也才吃了,这让人怎么甘心?

    流下的鲜血将创世之剑染红,原本纯白无瑕的创世之剑此刻变得通红起来,破碎的地方再次开始修复,而天刑那最狂暴的力量时段也总算是挺过去了。

    “给我破!”

    叶天的额头上已经出现了汗水,但他还是将自己所有的混沌力量都用了上来,浑身力量在双手之下倾力发出。

    “嘭!”

    叶天和天罚瞬间分开,震荡的力量从中心处向四周散开,又有不少宇宙崩塌了,远处的剩下的阴噬兽也也没能逃过灭亡的命运。

    叶天在空中翻转了几圈,落下之时脚下自动凝固出一大片陨石,而叶天就落在陨石之上。

    而天刑只是身形往后退了几步就停了下来,拳头上一道悄悄地白痕等到他站稳之时已经恢复正常了。

    双方的差距是如此的明显!

    “看来你是接不住我的第二招了,本以为你会和其他的废物不一样,原来都没有什么区别而已。”

    天刑连呼吸都没有变化,刚才那一招他根本就没用多少力量,但叶天却已经抽干了自己的所有力量,哪怕他在五级之下已经天下无敌,但面对五级皇者之时差距竟然是如此之大。

    到了这个地步就连叶天自己都忍不住有些动摇。不过他还是相信自己不会输,能够将本源从数不清的强者手里抢过来,这就是他证明自己实力的最好成绩!

    “还没有试试呢,你怎么知道我不行?再来!”

    叶天调整了一下呼吸,让自己变得平稳起来,同时手中的创世之剑已经被他转化成了一柄暗红色的血魔之剑,既然混沌法则已经用尽了,那他就试试血魔法则。

    随着身体内的血魔法则完全释放,叶天的整个身体也变成了暗红色,背后一双翅膀张开,俨然就是一个和红魇一样的血魔。

    “血魔法则,不过有点不一样,看来你加入了一点自己的东西。红魇的确是一个不错的领主,脑子后聪明。

    若是还活着的话我还是愿意教他一些东西的,只可惜他遇上了你。既然你学会了他的血魔法则,那就代表他来和我接一招吧,正好当初我也答应他会给他接我一招的机会!”

    天刑在看到叶天动用血魔法则之时竟然有了一些感慨,现在叶天既代表着他自己,又代表着红魇,这一刻他也算是明白了红魇死亡之时对他说的话,“你就是我!”

    “来吧!”

    叶天将自己的左手手掌放在暗红色血魔之剑剑锋上一抹,鲜红的血液就流淌出来融入到剑体之中。

    此刻手中的血魔之剑更加充满了血腥之气,微微的震颤里仿佛带着血魔的咆哮,无论眼前的敌人是谁都无法阻挡血魔的脚步。
新书推荐: 我能查看人物属性 当医生面对怪物降世 赵氏虎子 万界:从问答开始 左舷 我娘子一个比一个诡异 关于我在机战世界冒险之事 从虎蛟开始 猛鬼收容系统 富贵养花人